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微软 10 亿美元投资 OpenAI,但 AI 仍然和“天网”无关

李北辰 07-25

过去数年,"AI 威胁论 " 在全球有三位最著名的鼓吹者:物理学家霍金,微软创始人比尔 · 盖茨," 钢铁侠 " 埃隆 · 马斯克。而就在不久前,后两位在 AI 领域发生了一次意外的间接关联。一颗重磅炸弹,砸向最近波澜不惊的 AI 江湖。

微软正式宣布,将向埃隆 · 马斯克参与创立的 AI 研究机构 OpenAI 投资 10 亿美元:双方将联合开发新的 Azure AI 超级计算技术;OpenAI 也将在 Azure 上运行自己的服务,进一步推动 " 通用人工智能(AGI,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 的研究;此外,微软还将成为 OpenAI 新型商业化 AI 技术的首选合作伙伴。

在一些人看来,OpenAI,AGI,微软,超级计算技术……这次合作的几乎每个关键词,都在撩拨整个 AI 业界的心弦。

1

业内无人不识 OpenAI。

众所周知,过去许多年,从能源枯竭到气候变暖,从人口压力到交通繁难,埃隆 · 马斯克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揪出一个 " 人类公敌 " 示众,然后提出一套让人类大呼 " 哇哦!" 的宏大解决方案,最终,促成一笔大生意。

OpenAI 就是马斯克为应对 "AI 威胁 " 提出的解决方案。2015 年,他与 YC 创始人山姆和投资人彼得 · 蒂尔一起创立 OpenAI,直接对标谷歌 2014 年收购的研究机构 DeepMind,OpenAI 的初心是预防 AI 带来灾难,推动 AI 发挥积极作用。

什么是 " 积极 " 作用?简单来说,就是倘若 AI 在未来失控,能让它们互相掣肘。

在 OpenAI 的逻辑推演——或者说 " 故事模板 " 里,避免 AI" 毁灭 " 人类的最好方法,就是避免 AI 的 " 饲养权 " 只掌握在谷歌等极少数巨头手里。

最 " 危险 " 的就是 DeepMind。

据说,一位 DeepMind 的投资人曾在一次会议后开玩笑说,他应该当场杀掉 DeepMind 创始人哈萨比斯,因为这或许是 " 拯救人类 " 的最后机会。

马斯克也与哈萨比斯有过一次探讨。马斯克说,他创办 SpaceX 的目的是想帮助人类星际移民,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项目。哈萨比斯说,他也在开发世界上最重要的项目,那就是超级 AI。马斯克说,这恰恰是人类需要移民火星的原因之一,假如 AI 反叛,人类至少还有地方可逃。哈萨比斯笑着说,如果真是那样,AI 一定会跟着人类来到火星。

总之,为了降低 AI 风险,OpenAI 请来一大批科学家坐镇,最近几年也有不错的发展,比如最为人所知的成就是用 AI 击败了《Dota2》游戏的前世界冠军。

这点也和 DeepMind 的 AlphaGo 很像。

但遗憾和荒诞的是,如今马斯克已经退出 OpenAI 的董事会,理由是 " 利益冲突 "。常被媒体提及的例子是,OpenAI 的许多科学家都曾说,马斯克经常让他们给自己的各家公司出谋划策,俨然快要变成 " 钢铁侠 " 的外部谋士,这对 " 非营利 " 的 OpenAI 是不公平的。

而 OpenAI 这边,为了更好地维持研究,今年 3 月 OpenAI 宣布重组,正式成立了一家名为 "OpenAI LP" 的营利公司。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除了巨大算力,AI 研究更需要庞大资金,而非营利组织获取资金最有效的方式也许就是改变架构。

这次拿到微软 10 亿美元投资,算是 OpenAI 在重组后的最大动静。

2

值得一提的是,OpenAI 收到的这笔投资,主要将用于开发他们一直心向往之的 " 通用人工智能(AGI)"。

如你所知,迄今为止,在深度学习的辅佐下,人类对专注于某个特定任务的 AI 训练已经得心应手,AI 在自动驾驶,翻译,医疗,保险等各领域不断摧城拔寨,但由于被锁死在给予的知识围拢内,人工智能一旦横跨领域,瞬间表现得像个婴儿,Facebook AI 首席执行官 Yann LeCun 就说,在通用智能方面,人类甚至无法开发出像老鼠一样聪明的东西。

而 " 通用 AI" 是比 " 专用 AI" 更高阶的存在,它能在不同领域间建立关联,举一反三,解决跨领域的复杂任务,更接近人脑的全盘思维,也更接近上世纪 80 年代所谓 " 经典 AI" 尝试解决的问题,所以在不少未来学者眼中,通用 AI 是人类通向未来的必经之路。

但在更多人看来,人类与 AGI 之间,也许还隔着许多个 " 深度学习 "。

作为这一轮 AI 浪潮最大的助推器,深度学习其实严重依赖于数据堆砌,在本质上是用统计方法增加预测的准确度——而哪怕将这一逻辑推演至极致,大概率上也不足以诞生通用 AI。

譬如哈萨比斯就曾表示,就像人类智慧是由大脑不同模块涌现而来,深度学习只是解决通用 AI 的一个组成部分," 大脑是个综合系统,但大脑的不同部分负责不同的任务。海马体负责情景记忆,前额叶皮质负责控制,等等。你可以把目前的深度学习看作是相当于大脑中的感觉皮层的一样东西:视觉皮质或者听觉皮质。但是,真正的智能远不止于此。你必须把它重新组合成更高层次的思维和符号推理。"

但这谈何容易,即便是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技术乐观分子,《奇点临近》的作者雷 · 库兹韦尔也曾表示,直到 2029 年,人类才有超过 50% 的概率开发出通用 AI。iRobot 联合创始人 Rodney Brooks 的判断则是 2200 年……

而在更悲观者眼中,上述这些时间节点,只不过是一时呓语,因为通用 AI 的实现,本身也许就是个妄念。

3

事实上,在不少人看来,微软投资 OpenAI,除了彰显某种未来野心的示范作用,还可以借助 OpenAI 既有的技术资源改进 Azure 平台,更好地完成商业化。

众所周知,包括微软在内,全球科技巨头此刻正在 " 云端 " 激烈开战,且战况不断升级。微软这边,最新财报显示,微软第四财季营收为 337.17 亿美元,包括 Azure 云计算业务在内的智能云部门营收为 114 亿美元,同比增长 19%,其中 Azure 营收同比增长 64%,而包括 Windows 业务在内的更多个人计算业务营收为 113 亿美元,同比增长 4% ——要知道,这是微软智能云部门营收首次超过更多个人计算业务营收。

AI 有助于继续增强微软云的厚度,这笔投资后,微软会成为 OpenAI 的独家云供应商,OpenAI 也会与微软合作开发 Azure AI 超级计算技术,并授权微软使用其部分技术进行商业化。

而在商业之外,诚如纳德拉所言:" 人工智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变革性的技术之一,有潜力解决我们这个世界上最紧迫的挑战。通过将 OpenAI 的突破性技术与新的 Azure AI 高性能计算技术结合,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人工智能的民主化,同时始终保持人工智能安全,这样人人都能从中受益。"

但问题是,究竟什么是 " 世界上最紧迫的挑战 "?

这正是世界复杂的一面,没人拥有笃定的答案,所有因素都被巨大的不确定性笼罩。表面上,人类要做的事有许多,整合经济资源,弥合政治分歧,愈合观念裂痕……但实际上,似乎又很难找到着力点。

而就像哈萨比斯所言,面对这种不确定性危机:要么指望人类行为的指数级改进——更少的民族主义和短期主义,更多的分工协作和共同利益;要么指望技术自身的指数级改进,从而防止像灾难性气候等缺少利益相关的棘手问题。

从目前迹象看,后者似乎更可靠一些,哪怕,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于《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致力于持续提供文字优雅的原创科技文章

长按关注,跟紧未来

我的文章还出现在钛媒体,虎嗅,澎湃,界面,雪球,人民网,蓝鲸,i 黑马,创业邦,DoNews,艾瑞网,亿欧网,亿邦动力,品途,新浪创事记,搜狐科技,驱动中国,中关村在线,投资界,天极网,同花顺,格隆汇,云掌财经,中金在线,观察者网,砍柴网,OFweek,站长网,金评媒,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数字商业时代,领英等数十家财经科技媒体。

合作交流请加个人微信:libeichenniubi,请注明身份来意。

李北辰

李北辰

国内40余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