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京东健康才起步,方向已经想得挺明白了

八点健闻 07-24

2B 的业务都在做,最终要赚 C 端健康管理的钱。

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里,一句台词让很多人印象深刻:" 人活在世上,有的人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 ",潜台词是:一些不动声色者,才是真正的高手。

在推崇自带流量、孔雀型领导者的互联网企业中,也有这样的 " 里子 " 公司。

当京东在 2019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透露,旗下京东健康完成 10 亿美元 A 轮融资额的时候,不少业内人士才惊讶地关注起这家平台子公司。不少互联网医疗的深度观察者对八点健闻表示,这些年来,对京东健康所知甚少。

与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相比,京东健康甚为低调,前二者分别在 2017 年、2018 年借壳上市和 IPO 登陆港股。其他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也早在 D 轮融资徘徊多时,而京东健康在 2019 年 5 月才刚刚完成了超 10 亿美元的 A 轮融资。但一出现便高居年度融资额之首,第二名是碧桂园创投、腾讯等领投的企鹅杏仁集团(2.5 亿美元)。

这轮融资与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主要依靠集团金主爸爸输血不同,京东健康获得的是来自于中金资本、霸苓亚洲、CPE China Fund 等机构的外部资金支持为主,估值近 500 亿元人民币。

京东健康作为京东集团旗下唯一经营大健康相关业务的子公司,整合了现有医药健康电商、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智慧解决方案等数个业务板块,是继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之后,京东集团打造的第三只独角兽公司。

京东健康板块从 2013 年起步于保健品等非药品类零售的电商业务,随后数年在互联网医疗、智慧医疗方面逐步落子布局。真正全面发力是在 2016 年,距今不过三年,远不如上述几家平台人所皆知。但在关键处,却时而占有先机——

例如,京东 2016 年在山东淄博完成了中国最早的院外处方流转平台;2019 年,在刘强东的老家江苏宿迁,实现了中国最早的医药电商在线医保支付等等。在线医保支付是非常核心的一步,类似的合作 2018 年也已经在泰州、合肥、西安、抚州等城市签署了协议。

融资消息宣布两个月后,7 月 17 日,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生活服务事业群总裁辛利军被任命为京东健康的首任 CEO,全面负责京东健康的战略、管理、业务发展等工作。京东零售集团轮值 CEO 徐雷担任京东健康董事长。7 月 21 日,辛利军在苏州举行的全国医院药学信息化建设研讨会期间,接受了八点健闻的独家专访。

只盯着赚医药、医疗和医保的钱,格局就非常小

辛利军早年的第一份工作就在苏州当老师。他认为,医疗、教育与其他行业的逻辑、规则都不一样,医疗和教育都是带有社会公益性的行业。在为京东效力之前,他曾创过业,此番出任京东健康 CEO,并不把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他认为,创业者的心态才会把目光放的更长远。

与已经上市的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一样,医药电商是京东健康成立伊始的主要营收来源。但与前两者相比,这个从未披露过的起点很有竞争力。

辛利军告诉八点健闻,京东健康目前已经是中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公开数据显示,线下连锁药店排名靠前的老百姓大药房、大参林以及益丰药房,2018 年营收都在 70-90 亿元之间。京东健康药品零售的年营收规模目前已经明显超过了这个数值。

京东的药品零售以线上自营部分为主。这一营收规模,也已远远超过了此前市场关注度更高的阿里健康与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 2018 年度财年营收近 51 亿元,其中医药自营业务约为 42 亿元。更早些披露 2018 年业绩的平安好医生,其健康商城业务(即医药电商)收入为 18.6 亿元。

京东健康的医药部分还不止于此,它还有针对中小药企的药品批发平台业务,为这些企业提供 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ERP ( 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基于企业财务的信息系统)等服务,提供药事服务与线上问诊服务,这些业务也能够带来可观收入。

辛利军认为,整个药品零售领域的规模在 1.5 万亿元左右,但是健康领域的空间 " 足够大 ",如果只聚焦于医药,那么 " 格局就非常小 "。

对于医药电商的现状,二级市场目前还是偏保守的态度,但是一旦网售处方药放开并有接入医保的可能,则会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位券商首席分析师告诉八点健闻,二级市场目前还看不清医药电商的估值逻辑,但是美国的 PBM 邮购处方业务已经有超过 20% 的市场份额,这一业态与国内的网售处方药趋势有可比性,资本市场对此是看好的。

但网售处方药与接入医保都有非常大的挑战,例如,是否能保证药品安全可靠,是否能保证不同一般商品要求的储存与物流,以及如何解决线上套保的可能性?

珍立拍创始人 Dr.2 则认为,医药电商的问题是 B2B 貌似量大但不太挣钱,B2C 由于竞争压力毛利率也很低,而且获客成本高。京东健康目前这种以电商基因为抓手反向重构医患与大健康领域的商业模式,路径会比较曲折,高举高打想快速复制会交大量学费,过于稳健地发展又不符合京东的胃口和巨额投资者的期望,这非常考验操盘者的智慧、全局观和实战经验。

八点健闻:京东健康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你怎么看目前的市场地位?

辛利军:这得益于消费者对京东的信任,我们能够保障药品的质量安全性,提供可靠的购药和用药服务。此外,线上流程全数字化,更透明、可监管,这是线上相比线下传统模式的优势。所以过去几年我们在药品零售领域成长非常迅速。

但是,这也是因为互联网容易产生规模效应,消费可及性比线下强太多,因此也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地方。我们只做了三年,真正发力是在 2016 年,这是一个自然成长的结果,我们希望未来的发展空间会更大。

八点健闻:京东健康在国内、国外对标的企业是哪些?

辛利军:这个领域非常大,能对标的企业非常多。中国老龄化趋势只是刚刚开始,而年轻人对健康的需求也会越来越高。所以,中国的健康领域至少还有 50 年的黄金期。但是,我们没有一家能与欧美国家媲美的健康管理公司,比如美国最大的连锁医疗机构 HCA(美国医院集团公司),市值已经超过 3000 亿美元。中国的健康管理与国外有非常不同的地方,因此我们可以去对比他们的规模与市值,以及对用户服务的一些细节,但是很难去照搬他们的业务流程和商业模式。

八点健闻:10 亿美元 A 轮融资将主要投入哪些方面?

辛利军:我们需要投入的地方很多,比如 AI 医疗、智慧医疗,这些需要大量创新科技的领域还在投入期。我们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健康管理和服务也需要投入。还有大药房、零售业务、2B 的合作业务都需要扩大业务规模。可能到明年,应该能看到我们投入后的一些成果出来。

八点健闻:京东健康与阿里健康、腾讯健康或平安好医生相比,优势在哪里?

辛利军:整个互联网医疗领域,目前创新的公司很多,但实现盈利的公司很少,都是在探索。政府更希望让老百姓在医疗的获得感提高的前提下,在降低不合理费用支出的同时,扩大医疗保障的范围。所以你要在降低支出的条件下提高你的科技能力,然后再有获益。

每个公司追求的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是不一样的。京东的优势是品牌的认可度和信赖度、用户的服务体验、药品的供应链能力,以及技术的能力。比如在药品零售领域,我们可能有对手,但是整个药品零售领域也就 1 万多亿,和整个大健康 10 万多亿的体量相比,非常小。

如果我们仅仅聚焦于医药领域的话,那格局就小了。

用户的健康管理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京东健康的互联网医疗确实是较晚起步的。

2019 年 1 月,又是晚于行业数年,京东互联网医院正式上线,开始切入线上问诊业务。京东的策略是只做付费问诊,根据医生的背景而不同,入驻问诊平台的医生约 3 万人,用其工作之余的时间回答问题。

除了在线医药和医疗,京东健康第三个重度切入的环节是医保。但是京东健康有两个原则,一是不能从医院赚医生的钱,二是不能从医保赚钱。相反,京东健康试图通过技术手段帮助医生增加阳光收入,帮助医保省钱。

在苏州的研讨会上,京东人工智能事业部总裁周伯文对外公布了京东健康基于 AI 能力,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简称北医三院)共同开发了人工智能医学知识图谱 "PharmCoo"。这款产品是基于药学知识库和真实世界数据,结合人工智能技术构建的药学知识图谱,提供的是合理用药和智能处方审核的服务。

它对互联网医院的未来意义重大——只有证明线上处方是合理安全的,处方流转、在线医保支付才有真正推动的可能,而只有这些关键性的节点打通,互联网医疗才能形成自己的闭环模式。

即便如此,京东健康对于互联网经济规模的热忱还是让位于对医疗现实处境的考虑。

当大多数互联网医疗在探索如何盈利的时候,京东健康想的是如何在合理控费的大框架下走出可持续的路径。

辛利军认为,医疗、医保与医药这个范围对京东健康这样的公司来说,范围还不够大,真正驱动企业的动力还是要回到用户这个 C 端来,京东健康的终极目标是要做一家针对用户的健康管理企业。

八点健闻:我们讨论医疗行业都会讲一个三角关系,医疗、医保和医药,如果医药对你只是一个起点的话,那最终推动力是不是保险?

辛利军:我们确实经常说 " 三医 " 联动,但是这个范围还不够大,真正驱动我们的是对用户的健康管理,真正驱动企业发展的要回到 C 上面来。

医保支付去年全国也就是 2 万多亿,很多企业都说谁是支付方谁就是老大。我不这样认为,我们不去与政府的支付方谈利益关系,我们帮助他们控制费用,我们更多的是用科学的手段赚健康管理的钱。

八点健闻:那京东健康的路径,你想明白了么?

辛利军:我们的商业模式有些已经想明白,有些还在探索。医疗领域的条块分割特别严重,有特别多的相关方,所以创业者只能在被切割的小范围内去做,真正要寻找突破,要能力也要有魄力,还需要一些创新的方法。

八点健闻:大多数创业者的思维都是我怎么去盈利,那京东健康的思考逻辑是什么?

辛利军:京东健康和职业经理人管理的公司不太一样,职业经理人更关注短期业绩,他们看短期的压力比长期的更大,这种压力主要来自于他们的职位要求。创业公司则要活下来,他们也很难长线考虑,很难去想怎么为医保控费。因为在费用压缩的时候,他们很难赚到钱。

京东健康不太一样,目前体量够大,经营状况也好,所以我们愿意看五年、十年甚至更长远发展。我们会关注两点:一是为提升老百姓的就医体验做了什么,二是助力政府医改方面做了什么。这两点做到了,自然而然就会有回报。

八点健闻: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维?

辛利军:我也不是马上有这样的思维的,而是我个人经历。我最早在苏州当过老师,做老师的训练方式,就是会从社会,从更广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八点健闻:医疗与教育,是少数有社会性、民生性的行业,他们的规则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

辛利军:对,医疗和教育,都是带有社会公益性质的行业。所以一开始我们就明确了想要做的两件事,第一是帮助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二是利用技术能力和服务优势协助政府开展医改。京东健康作为企业,营收来源是在医疗本身和医保费用之外的,比如通过为消费者提供更好医疗服务和健康服务,来赚取服务提供和技术输出方面的收入。

八点健闻:最近国务院发布了健康中国 2030 的落地政策,即健康中国行动。京东也有健康城市的业务板块,未来会否在健康促进上布局?

辛利军:我们非常关注。这次发布健康促进行动,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四个病种的管理。有些领域我们已经深入进去,比如糖尿病管理。

八点健闻:京东健康是国内第一家做院外处方流转平台的公司,也是第一家实现医保购药在线支付的公司,未来是否会扩大合作城市的范围?

辛利军:现在一些地方在先行先试。医保在线支付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它是医药电商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能够很大程度地提升患者体验,改变传统的就医购药模式。消费者是很希望在复诊和续方的时候不用再舟车劳顿,特别是外地的患者,排一天的队看三分钟,就诊体验是很不好的。

八点健闻:京东如何助力政府医保支付很难管控的痛点?

辛利军:政府医保支付的管理痛点是多方面的。我们与北医三院合作的人工智能药学知识图谱,可以通过合理用药的干预审核,预计能够拦截至少 30% 的不合理用药处方。

不过说今天任何一家公司能改变所有的现状,都不太现实。中国的基础医疗还有很大的提升和改善空间,我们希望走正确的路,引领一个行业向一个正确方向发展。

季敏华 | 撰稿

微信号:janejiminhua

子木 | 责编

微信号:19898989

1 亿中国人在慢性疼痛,他们为何宁愿忍痛、自杀也不去疼痛科?

投资 45 亿却是非营利医院,院长陈仲强如何操刀北大国际医院?

我们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王吉陆 | 授权转载

微信号:wangjilu006

商务合作

上海:leslee 13916263824

北京:Jessie 13911125922

以上内容由"八点健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八点健闻

八点健闻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