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周杰伦 PK 蔡徐坤,没有胜利者,只有渔利者

ZAKER吉林 07-22 2

虽然至今没搞懂微博超话是个什么玩意儿,但看着周杰伦粉丝赢了蔡徐坤粉丝,我竟然还有点儿感动。这场战役有一点农民起义军前赴后继打赢了正规军的感觉。

但这种以弱胜强的战绩也就偶尔出现一次,其他老明星的粉丝就不要妄想复制了。能打赢正规军的始终只有正规军,还是把战场交给吴亦凡、朱一龙、王俊凯的粉丝吧,他们才是蔡徐坤粉丝真正的对手。

有趣的是,尽管打赢了战争,但周杰伦粉丝一脸疲惫,纷纷表示不懂、不会、扛不住。尽管大家都在追星,但追的方式已经截然不同。过去我们追星方式,是买唱片、买海报、买演唱会门票,如今的粉丝追星,都玩什么刷榜、控评、应援、fanmeeting…… 这都是什么?

前些日子去一位朋友家做客,在他的书架上翻到了那本《娱乐至死》,朋友评价说,尽管这本书描写的是电视时代的问题,但用它来解释互联网时代,一点儿都不过时。的确如此,虽然说时代变了,平台变了,玩法变了,但人的观念并没有多大变化。

《娱乐至死》那本书里,谈到了作家赫胥黎对未来的担忧,他担心人们会被海量的信息所淹没,担心人们会为微不足道的事物而痴迷,担心人们会沉迷于几近无限的消费取乐的欲望,担心人们会毁于自己所迷恋的东西。互联网时代,赫胥黎的担心一一应验。

所以对问题的理解仍然是老生常谈,我们面临的始终还是在消费主义环境下,人的异化问题。啥叫人的异化?有一句话概括得特别好:当你手里拿着个锤子,就看什么都像钉子。

喜剧大师卓别林拍过一部电影叫《摩登时代》,他在里面扮演了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拧螺丝。单调枯燥的劳动最后把他折磨得人戏不分,在生活中见到圆的东西就想去拧。

这部戏是在控诉约翰 · 福特发明的流水线作业把人变成了机器,但讲的其实就是人的异化问题。这种异化在生产领域很好理解,但在消费领域难道人们还会失去自主权吗?会的,而所谓消费主义干的就是这个事情。

什么是消费主义?举个例子,最近看韩剧,几部剧里都出现了同一款产品,3000 块钱一把的吹风机。别管剧里的女主角都穷成啥样了,这款吹风机不能少。这就是消费主义时代的洗脑方式,通过各种疲劳轰炸和潜移默化,让你心里长草。逃不掉的,你以为你在享受生活,其实却成了消费的奴仆。

消费主义就是市场和企业创造出各种文化符号和标签,变着法地让你花钱。你是中产阶级吗?那你就得按照中产阶级的方式生活。你得买万把块钱的西装,你得住带落地窗的大房子。你是文艺青年吗?那你就得按照文艺青年的方式寻找诗和远方,你得去西藏洗涤心灵,你得去大理和丽江流浪。你是谁,你在哪,由消费主义决定。

到了大数据时代,消费主义有了新玩法,流量。流量这东西,本来是衡量事物的工具,但谁能料到,它竟然异化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

举个例子,很多人都玩微信运动,这本来就是告诉你每天运动量的工具,但自从有了微信运动排行榜,每天的步数就变成了人们追逐的目标。为了能上封面,有人直接走进了医院,有人不惜作弊。一个工具,最后居然把很多人给 " 绑架 " 了,这不就是典型的人的异化吗?

很快,商家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发出了更多类似的玩具,而微博上的那个 " 超话 " 就是其中之一。在过去,衡量明星的标尺是作品,而如今,衡量明星的标尺是流量。而粉丝们的行为模式也跟着发生了转变,重要的不再是看电影、买唱片,而是刷榜、控评。

粉丝们化身为流量,就像流水线上拧螺丝的工人。区别在于,工人能意识到这份工作的无意义,而粉丝们却意识不到,他们把流量当成了追求的目标,把游戏当成了真实的生活。然后他们就变成了卓别林扮演的工人,彻底人戏不分了。

而最大的赢家,当然是这些游戏的开发者,他们现在都不需要生产产品了,只需要弄几个排行榜,然后把偶像的价值与流量挂钩,粉丝们就会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地为他们提供漂亮的数据。而周杰伦的粉丝们之所以玩一次就累了,或许正是因为来自三次元的他们,玩一次就意识到这个二次元游戏毫无意义。

或许就像豆瓣网友门柱所言:" ‘临时起义’的‘周杰伦作战’,用号召来自‘真实世界’的用户参与游戏的方式,击碎了‘微博游戏玩家’的小世界的边缘,而且这种‘击败’的目的不是参与,而是宣示了一个姿态,告诉对方‘别把这游戏当真’。然后离场。从发起到结束都很有艺术感。但我觉得可惜的是,这种行动只能是短效的,因为社会网游化的后果已经无法阻挡了。"

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