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么硬的华语片,可惜电影院里看不到

肉叔电影 07-22

今年北影节,有部华语片呼声贼高——

有血肉,有惨烈,有江湖。

仿佛当年的《艋舺》,勇夺台湾贺岁档冠军。

北影节展映时,口碑爆棚,一度传出要在大陆上映:

它真比矫揉做作的《悲伤》更值得

不卖关子了,就是它——

寒单

片名有点古怪," 寒单 " ——

源自 " 邯郸 " 的误传。

邯郸爷,武财神赵公明的别称。

台东有 " 炸寒单 " 的民俗。

年年元宵节,年轻男子扮邯郸爷肉身,打赤膊站在神轿上游街,接受信众们的鞭炮洗礼。

他们相信,皮开肉绽的血肉献祭之后,福愿会被保佑,罪恶会被救赎。

这一年炸寒单,把两个人的命运牢牢焊接在了一起——

学习优异的穷孩子,阿昆(胡宇威 饰)。

街边混子,阿义(郑人硕 饰)。

阿昆,阿义

故事的起因很俗套,三角恋嘛。

阿昆暗恋多年的邻家妹子萱萱,是阿义的女朋友。

阿义呢,为了好勇斗狠逞英雄,年年做邯郸爷肉身挨炸。

这年,阿昆在巷尾,目睹阿昆和萱萱亲热,阿昆羞辱捡破烂家庭出身的阿义:

捡破烂的,口水擦一下嘛!

阿昆脑子一热,炸寒单的时候,看阿义站在鞭炮堆旁。

于是,扔了一把火。

没想到。

身边冲出去的是萱萱。

漫长的爆炸。

和更漫长的烟消云散后。

萱萱死了,阿义残了。

这段三角恋,全片展示了也就 20 分钟吧。

能拿票房冠军的,肯定不是因为狗血,更痛的在后面——

只有死人萱萱和活下来的阿昆知道,这把火是阿昆放的。

但阿昆选择了沉默。

所有人都以为是偶然事故。

阿义为了放下,选择了吸毒,做一具行尸走肉,活得浑浑噩噩。

阿昆为了赎罪,选择了自残,做一具邯郸爷肉身,炸得皮开肉绽。

两个人都试图用折磨自己肉身,去完成救赎。

有用么?

有用 ……

才怪,看海报,邯郸爷法相狰狞的双目下,有一行小字:

心牢不破,罪孽不赎。

导演黄朝亮,台东人,从小就在街头看炸寒单。

《寒单》开拍前,他先花了两年时间拍 " 炸寒单 " 民俗的纪录片,就想知道一个问题:

什么人,会自愿做邯郸爷肉身,心甘情愿被炸?

有些人觉得他自己曾经做错过什么,人家知道或是不知道的,或是接受过法律制裁,或是对不起亲人,他们认为我上去炸,当神明的替身遭受炮火的洗礼会减轻他的罪恶感,身体越痛,心里越舒服。

越拍他越知道。

所谓肉身献祭,都是自欺欺人。

区区皮肉之痛,怎么可能减免心识之苦?

不管是吸毒还是挨炸,只要心牢不破," 爽 " 一下之后,就是坠入无边黑暗,痛苦沉沦——

阿义吸毒搞得家破人亡,唯一的亲人阿嬷自杀身亡。

阿昆办了休学,自毁前程,在乡下开了垃圾回收站,沉默地咀嚼痛苦。

隐藏了秘密的阿义,看不下去阿昆的自我放逐,帮他强制戒毒。

两人合伙开了间 " 昆义 " 回收站。

两人一度成了兄弟——

霸占垃圾回收业的黑帮豪哥,找上门来想拆散他们。

重金收买阿昆:

其实我很欣赏你,头脑好,是个人才

不如你来跟我

你也不用再为这个耳朵听不到的给拖累

阿昆一把抓过阿义的手,在两人手上割划一刀。

血滴进酒杯。

郑重地看着阿义,说:

阿义是我的结拜兄弟,昆义回收场,永远是我们两个人的

两个人。

红着眼眶看着对方,血酒一饮而尽。

一个仿佛已经放下,一个仿佛已经赎罪。

仿佛兄弟。

但 ……

其实两个人都知道,他们心里还藏着结。

萱萱 ……

对,我是捡破烂的

但我搞不懂,你哪一点比我好

其实两个人也都知道,不管是炸寒单,还是歃血。

他们都不会是真的兄弟。

如果我们真的是朋友就好了

喏。

所谓,心牢不破,罪孽不赎。

至于他们到底怎么完成自我救赎,肉叔只用加缪的一句名言剧透:

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

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我们接着聊——

那是什么人会去信," 身体越痛,心里越舒服 " 这种鬼话?

肉叔个人觉得,这两年最好的台湾电影,一个是《大佛普拉斯》,另一个就是《寒单》。

两部电影,不管是套在 " 信释迦 " 黑色幽默套子里的《大佛普拉斯》,还是借用 " 信邯郸爷 " 残酷青春壳子的的《寒单》,其实内里都是相通的。

两部电影中都有割裂的两群人——

富豪。穷鬼。

《大佛普拉斯》里,富豪老板黄启文,表面上做着佛像的买卖,虔诚至极;实际呢?

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五戒都犯全了。

穷鬼肚财和菜脯倒是信,可信来信去才知道:

这神噢,有时候也会挑人耶 ~

《寒单》里面同样也是。

导演黄朝亮接受采访时说:

台东是这么风光明媚空气清透的一个世外桃源。

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这些中下阶层的老百姓有很多生活的承重。他们的生活的经济收入难以支持自己,(只能)削减他们所有的好的生活。

所以,你得小心,《寒单》真正的刀子,并不是刺穿两个年轻人的惨痛,而是一群人的。

电影里,第一次花钱雇 " 寒单庙 " 来表演炸寒单的,是 " 豪哥 "。

他有多喜欢看炸寒单?

看图:

嗯,看都不看。

所有人都跑去围观炸寒单时,他在给陪酒女妈妈桑发红包。

什么赎罪啊。

电影开片就说了,邯郸爷,武财神,是保人发财的。

赎罪,只是富人求富贵的正义幌子。

唬人的。

信那两个鲜红色大字 " 赎罪 " 的,是谁?

是阿昆。

爸爸台风天抢收西瓜,亲眼看着他被大水冲走;又因为妈妈是捡破烂的,从小被霸凌。

是阿义。

从小看着滥赌的老爸家暴妈妈,以至于拔刀冲向老爸。

还是被家暴的妻子,失去丈夫的寡妇,被继父强暴的陪酒小妹。

只有他们,才是遍体鳞伤的那群人。

即便如此,还得苦中作乐,管炸烂的皮肤叫 " 月球表面 ",笑割腕后的伤疤是 " 地平线 "。

富人呢?

豪哥在烟雾缭绕中就完成了生意,哪里用得着糟蹋肉身。

全片出现 4 次炸寒单。

第一次,豪哥在陪酒小妹店前包场;后面三次,都是在萱萱的骨灰前,阿昆和阿义分别包场。

炸寒单。

对富人,只是可有可无的游戏。

只有穷鬼,才把它当信仰。

黄朝亮说他好奇的是:

在风光明媚之下看这样一个沉重故事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的确,在叙述这个惨痛的故事时,他的镜头有一种奇特的游离感,高饱和的画面里,全是台东湛蓝的海水,碧蓝的天空。

仔细看,秀丽的风光里,藏着那群人信仰 " 身体越痛,心里越舒服 " 的真正答案——

火车。

黄朝亮说,火车对台东人来说特别重要。

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不管是出去念书还是工作,都是以坐火车为主,往北去台北,往南去高雄、台中。

开头,是萱萱坐着从台北开回台东的火车归乡。

结束,是阿义坐着离开台东前往台北的火车离乡,途径阿昆的工作地。

火车,以工业化现代化的文明符号,摇晃,震荡,轰鸣,生生闯入台东的风景。

发生过一连串爱恨纠葛,碾碎了它曾经带去大城市的人后。

又匆匆疾驰而去,带着另一些人继续前往大城市,再甩下一群手足无措的人,等着下一次的再被带离——

阿义追随着萱萱的遗愿去了台北。

阿昆会不会再下一个故事里,追随着阿义的遗愿继续去辉煌的都市?

你看。

《寒单》真正的惨烈,既不是肉身之痛,也不是精神之苦。是在烟火绚丽爆炸时,呛鼻的硝烟退散后,你才想起来——

噢,那哔哔啵啵的炸声。

不是什么赎罪的代价。

那就是你越是坚定追梦,越是容易听到的 ……

梦碎之声。

编辑:意安安

希望良心华语片越来越多

以上内容由"肉叔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邯郸台北吸毒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