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我为什么说 B 站是最适合虚拟偶像生长的土壤?

作者 / 顾福昌

" 这是我参加过的气氛最好的 BML。全场下来的感觉只能用惊艳来形容,即便在最后一曲终了后,内场的观众们仍自发鼓掌。感谢你们,感谢各位 Vsinger,也要感谢各位观众,是我们一同让这 BML VR2019 不同凡响。"

大学生路非明在知乎 " 如何评价 2019 年的 BML VR 场?" 的问题中写下了这样的答案。

自 2017 年推出以来,今年已是 BML VR 举办的第三年。不同于一般的演唱会,BML VR 演出嘉宾均为虚拟艺人。其中既包含虚拟歌姬,也包括虚拟主播。通过 " 全息真实化摄影技术 ",这些虚拟偶像们能够真实出现在舞台,并与观众进行互动,从而达到与传统演唱会相似的舞台效果。这种呈现方式,也充满科幻感与未来感。

经过多年的发展,BML 这一由 B 站主办的线下活动,已经从早期 800 多人的小型演出发展为三天演出吸引数万人聚集的大型演唱会,毫不夸张地说,BML 已成为年轻人的一个独特文化符号。

今年的 BML VR 与往年又有所不同。无论是初代虚拟歌姬初音未来与洛天依的同台,还是绊爱、白上吹雪等 VTuber 的亮相,亦或是 B 站虚拟形象 "2233 娘 " 的现身,都让这届 BML 显得与众不同。在虚拟偶像越来越被大厂们重视的当下,B 站早已凭借优质的社区文化奠定了在虚拟偶像行业的领先地位。

一届特殊的 BML

当由洛天依出场演唱的《CONNECT~心的连接》前奏响起,BML VR 现场的数万名观众开始欢呼,在一片蓝色的萤海与应援声中,这届特殊的 BML VR 正式拉开帷幕。

今年的 BML VR 在嘉宾阵容上较往年有所不同。大致上可以分为以洛天依为代表的 Vsinger,B 站本家的 2233 娘,战斗吧歌姬,绊爱、白上吹雪等近年崛起的 Vtuber,以及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

其中最惊喜的莫过于初代虚拟歌姬初音未来首次登陆 BML,并与国内知名虚拟偶像洛天依同台献唱。自 2007 年诞生以来,来自全球各地的粉丝利用 VOCALOID 人声合唱软件为初音未来创作了诸如《甩葱歌》《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千本樱》等耳熟能详的歌曲。这位永远 16 岁的虚拟歌姬用十多年的时间重塑了 Z 世代对于偶像的认知:没有真实躯体的二次元偶像也可以像三次元偶像那样有血有肉,让粉丝为之疯狂。自诞生以来,初音未来的衍生品、相关漫画,游戏,早已通过不同载体渗透到互联网世界的各个角落。这样一位虚拟歌姬,与 BML 合作,对喜爱虚拟偶像的国内粉丝来说,不可谓不惊喜。

与前面几年不同的是,今年 BML 首次邀请到了 Vtuber,也就是最近两年大火的虚拟主播前来表演。即 Virtual YouTuber,利用 3D 采集技术进行动作采集,实时将真人转换成灵活的 3D 形象,在 YouTube 上发布视频或进行直播。

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人工智障羁绊爱酱,自 2016 年 12 月出道以来,爱酱已经积累了超过 230 万关注。这个拥有着 16 岁外表,自称只有 5 岁的虚拟少女,以搞笑游戏视频,在油管上迅速走红。

在现场演唱的歌曲中,不难看出,上海禾念为本届 BML 做的精心准备。演出曲目中既有人气极高的《心里有鬼》、《神女别》、《绝体绝命》,也有为本次演唱会特别准备的新曲。如洛天依 2019 生日会生贺曲《Starlight》,言和、乐正绫合唱赞颂美好友谊的《心电感应》,以及乐正龙牙与墨清弦人气合唱曲《不正常恋爱物语》等。Vsinger6 人带来的首只 6 人合唱单曲《Attack!》将现场气氛带至高潮。

面对这样一场阵容豪华的虚拟偶像演唱会,也难免粉丝们会产生路非明一样的幸福感了。

洛天依们是怎样炼成的?

随着初音未来在世界范围内的走红,中国也出现了第一批 VOCALOID 软件粉丝,第一个走红的虚拟偶像洛天依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批 VOCALOID 软件粉丝在作品上的支持。

2011 年 12 月 1 日,禾念推出了 "VOCALOID CHINA PROJECT 征集人物形象 " 评选大赏,动员中国插画师参与到这名 VOCALOID 家族第一个中国成员的形象设计中来。最终,国人绘师 ideolo 的投稿 " 雅音宫羽 " 在数千幅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经过修改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洛天依。

" 特征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洛天依是一个天然呆,偶然有点温柔细致的十五岁少女。拥有治愈系声线,来自与我们不同的世界的她,还是一位新人 VOCALOID。除了她的歌声以外,她的一切都还是空白。而与你的相遇,将会是她的故事与成长的开始。" 短短几句话,便是洛天依所属经纪公司上海天矢禾念在 2012 年公布其形象时对角色的全部设定。

随着粉丝们对洛天依形象、人设、作品的不断填充,洛天依也同初音未来一样,逐渐成为了国内虚拟偶像的标杆。在经过多年运营之后,以洛天依来代表的 Vsinger 开始举办以现场全息投影、实时动作捕捉、线上 AR 直播为卖点的演唱会。

2016 年 2 月,洛天依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歌手杨钰莹与洛天依合唱了一首《花儿纳吉》,这是一首由国内 Producer 为洛天依量身定做的歌曲,据数据统洛天依出场期间,湖南卫视春晚收视率飙升 1 倍;芒果 TV 洛天依出场期间在线人数高达 170 万;微博湖南卫视春晚最受期待节目调研中,洛天依得票第 1。不仅如此,洛天依还活跃在三次元之中。不但担任了好莱坞大片《忍者神龟 2》的宣传,也登上了娱乐圈盛事金鹰节。

至于 Vtuber,在日本,由于 ACG 文化的良好基础,Vtuber 的概念几乎是一炮继红。爱酱在几个月的时间就累积 200 万的订阅量。同期也有大量其他 IP 涌入市场,Vtuber 在日本已经已经拥有了专业的经纪公司,负责真人主播的遴选和虚拟形象设计。很多品牌也开始选择 Vtuber 作为代言,进行商业合作。

在国内,尽管 Vtuber 尚处于发展阶段,但已有不少虚拟主播在 B 站上开始进行尝试。

B 站,虚拟主播成长最好的土壤

无论是虚拟歌姬还是虚拟主播,B 站都拥有最好的土壤。

对 Vsinger 来说,他们真正的价值在于 UGC 聚合。换句话说,官方提供声库和初始形象、基本人设,后续人设主要靠 Producer 们不断补充。通常,Producer 大部分是虚拟歌姬的粉丝,官方虽然也会制作官方曲,但只占到了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这也正是 VOCALOID 的迷人之处,将粉丝们聚合在一起,赋予他们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而粉丝们又赋予了虚拟偶像性格、形象甚至作品。这样的虚拟偶像更像是万千粉丝共同创造出的孩子,在角色形象不断丰满扩充的同时,用户粘度也会维持在一定高度。

粉丝们在洛天依的发展进程中,不仅提供了具体形象,也为角色性格做出了补充。

B 站 UP 主 H.K 君所制作的《千年食谱颂》,融合了各地中国美食,带有浓厚的中国风。这支 MV 在 B 站上的点击量突破百万。成为了洛天依最具代表性的歌曲之一。以 H.K 君为代表的音乐制作人被称之为 producer。洛天依本人也因为这首歌被封为 " 天下第一吃货殿下 ",随后在其百度百科中,就多了 " 吃货 " 的备注。

在国内,为洛天依制作歌曲及视频的作者达到了数万人,洛天依的原创歌曲也达到了几十万首,这个数字是官方歌曲的几十上百倍。这一点在演唱会上有着深刻的体现:90% 的演唱会曲目是 Producer 制作的。

事实上,这些 Producer 多出自 B 站。B 站的 PUGC 社区氛围与 ACGN 文化内容,为 Producer 提供了舒适的创作空间与交流环境。

至于 Vtuber,根据去年年底国外调研社 USER LOCAL 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截止 2018 年,YouTube 平台 VR 虚拟偶像总数已经突破 6000 人,半年过去了,这个数量或许已经翻倍。在 B 站,虚拟主播的数量更加惊人,仅 2019 年第一季度,就有超过 6000 名虚拟主播在 B 站开播,观看人数达到了近 600 万。

从数据上看,Vtuber 在 B 站的量级强于 YouTube。这也是 B 站的 PUGC 社区氛围在发挥优势。国内也有出色的 Vtuber 代表,比如来自 B 站,以 UP 主身份自居的泠鸢,这个生僻的名字常被戏称为 " 冷鸟 "。

最重要的是,B 站具备将粉丝从线上聚集到线下的能力。2018 年 B 站 BML-VR 演唱会 20 分钟内即售出约 90% 的门票,平台标记想看人数 3 万左右,今年平台想看人数超过了 10 万,增长率超过了 200%。

依托成熟的 ACGN 文化与高粉丝粘性,虚拟偶像们正在 B 站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以上内容由"娱乐资本论"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