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打“飞的”不再是句玩笑话

雅斯顿 07-20

雅斯顿原创文章 | 哈尔

在多数人还在讨论下雨天、上下班高峰期打车难的问题时,美国纽约已经开始上线打 " 飞的 " 服务了,而且这不是句玩笑话。

据外媒报道 7 月 9 日,Uber 在纽约上线测试直升机 " 飞的 " 服务(Uber Copter),从曼哈顿下城至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间只需 8 分钟,每位乘客票价 200-225 美元(约 1375-1547 元)不等。如果是打车的话,即使是在不拥堵的情况下大约也需 40 分钟,拥堵时用时可长达 2 小时,从时间成本来看," 飞的 " 服务更好的解决了需要经常往返机场的商务人士需求。

1打 " 飞的 "Uber 并非首创

当然这一商机也并不是此时才被发掘的,Uber 也并不是第一个提供这项服务的公司。在纽约使用直升机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 1965 年,当时它们被用于在大都会人寿大厦(当时的泛美大厦)和肯尼迪机场的泛美航站楼之间航行。

不过真正被进行商业化运作,应该是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末,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商人时,就曾买下一家航空公司,用来提供纽约曼哈顿商业区到周边机场的短途航班服务。当时打出的宣传语是 " 六分钟从华尔街到机场 ",从这句简单的标语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商业头脑与野心,只可惜后来因经营不善、油价暴涨等原因导致该公司落得被银行收回转卖的下场。

现如今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发达国家,商务人士乘坐直升机往返机场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根据经济发展公司(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的数据,截止 2010 年,直升机从纽约起飞了约 8 万架,目前,每年有超过 1.6 亿人次乘坐直升机往返于该市周边机场。而且过去十年纽约的平均地面速度从 11 英里每小时(17.7km/h)降至 7.8 英里每小时(12.6km/h),道路拥堵情况正越演越烈。

地面交通环境的恶劣与空中飞行需求的增长都刺激着这一领域的发展。在今年 3 月,直升飞机租赁公司 BLADE Urban Air Mobility 便推出了曼哈顿往返纽约三大主要机场(肯尼迪机场、抓瓜迪亚机场、纽瓦克机场)的服务,行程仅需 5 分钟,费用为 195 美元(约 1341 元),特别是在交通密集时,其乘坐成本甚至低于一些精英汽车服务费用。譬如在高峰时段,优步的顶级黑色 SUV 服务通常超过 200 美元,时间可能需要 1 小时,甚至 2 小时。

BLADE 还表示,它们的客户平均年龄为 38 岁,其中 55% 是男性,95% 的客户在移动应用上预订,超过 75% 的初次使用客户以前从未乘坐过直升飞机,可见不管是出于出行需求需要还是初次尝试好奇心的驱使,BLADE 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效。而 BLADE 认为它们的运营模式将来也能进一步降低成本与价格,因为与包机不同,直升机可以更可靠地在两个方向上运送乘客,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资源浪费。

据悉,BLADE 公司并不拥有直升机,它与空中客车公司(Airbus)、洛克希德 · 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贝尔直升机德事隆公司(Bell Helicopter Textron)合作,为 30 多家提供飞行员的航空运营商安排航班。航班每 20 分钟一趟,从周一到周五上午 7 点到下午 7 点,以及周日下午和晚上。如果您预订的飞机航班延误了,可以免费乘坐下一班新的直升机。

2" 网约飞的 " 没想象中方便

如此看来,美国的 " 飞的 " 业务就像一个巨型蛋糕对资本充满了诱惑。根据德勤发布的《移动出行之未来飞行汽车》报告中预测,2040 年,仅美国的 " 空中出租车 " 市场规模就可达到 170 亿美元。那自然各方势力都想分得一杯羹,特别是早就已在飞行领域耕耘多年的航空制造商。

空客旗下的 Voom 就计划在今年秋季于美国推出短途航线服务,目前正处于测试阶段。Voom 并不拥有或经营任何直升机或停机坪,只提供类似 Uber 的手机按需呼叫服务,自 2017 年起它就在巴西圣保罗运营市区到机场的短途航线,将原本需要 1-2 小时的车程缩短至 15 分钟左右,单人单次收费大约 150 美金。

Uber 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肯定也不会放过这一机会。根据 Uber 提供给《深网》的资料显示,Uber 的 " 网约飞及 " 服务目前只开放给 " 白金 " 和 " 钻石 " 用户及部分合作伙伴。要满足 " 白金 " 等级,其六个月之内积分需达 2500 分,这意味着六个月之内在专车上花费 1250 美元(约 8609 元)。" 钻石 " 等级则是六个月之内积分达 7500 分,也就是六个月之内在专车上花费 3750 美元(约 25830 元)。

满足以上条件是不是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打 " 飞的 " 了呢?并不是。飞的看似比打车省时,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方便。譬如 Uber Copter 的每驾直升机最多只可以容纳 5 名乘客,因受到搭载空间的限制,每名乘客只能携带一件背包和不超过 40 磅(约 18kg)的随身行李。其他直升机服务也基本都是如此,机上乘客只允许携带小件行李,但打车就不会有此顾虑,所以飞的业务只适合出行简便的商务人士或高净值旅行者。

其次,和普通飞机一样,直升飞机也有自己的专属停机坪,即使是网约车 Uber 的直升飞机也不可能像快车一样停在你家小区门口或哪个路口。这也就意味着消费者需要先乘坐 Uber 提供的车辆抵达直升飞机场乘机,降落之后还要坐车或步行到目的地机场,不过这期间的用车费用都在 200-225 美元里。

最后就是我们都知道现在无论是坐飞机还是坐高铁,都要通过严格的安检,那坐直升飞机肯定也逃不过安检这一项,所以对出门携带的物品也就有了限制,但打车基本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不过话又说回来,飞的业务现在往返的地点主要以机场为主,所以如果直升机上不可以带的物品,机场肯定也无法通过安检了。

但真正让人感到担忧的还是安全性问题。今年 6 月,受恶劣天气影响,一架从曼哈顿下城起飞的直升飞机因能见度低叠加技术故障,闯入纽约人口密集的禁飞区。这架直升飞机最终在曼哈顿一处高楼楼顶 " 硬着陆 ",驾驶员当场身亡,机上当时没有乘坐乘客。不过意外撞机曾引发附近高楼中人群的紧急疏散,导致当日地上交通的混乱和拥堵。

事故发生后,美国国会议员 Carolyn Maloney 表示,所幸失控直升机并未掉落在人群中,但不能忽视这种可能。纽约市长白思豪和议会议长科里 · 约翰逊也均质疑,Uber 是否应该继续推进 " 网约飞的 " 服务。显然无论在哪个国家,出行领域的安全问题才是最应该解决和被重视的。

以上内容由"雅斯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