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花千元听一场相声,90 后撑起喜剧生意

投资界 07-19

" 唉,还是抢不到票。" 阿悦叹了口气,无奈的放下手机。

阿悦是一名 " 德云女孩 " ——这是一个近年流行的词,指的是那些喜欢德云社相声的女生,耳机里放的是相声,手里抄的是太平歌词,周末去的是德云社专场表演,像追爱豆一样追相声演员。7 月 28 号,是她心心念念的相声演员专场演出的日子。

为了能抢到票,她不仅在几个周前就掐点定好了闹钟,还发动了亲戚朋友帮忙抢票。即便如此,所有的努力还是在开票的那一瞬间化为了泡影。阿悦不死心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手机屏幕上各票档赫然标注着—— " 缺货登记 "。

阿悦的经历,只是当下喜剧行业火爆的一缕缩影。从 2014 年开始,喜剧热的火苗从线上烧到线下,《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吐槽大会》等节目层出不穷,成为综艺的重头戏;而在线下,德云社某相声演员就曾凭一己之力将相声偶像化,引得无数 " 德云女孩儿 " 竞相抢票。无论综艺还是相声,越来越多 90 后愿意花钱 " 买笑 ",撑起了一门日渐蓬勃的喜剧生意。

" 北派 " 四大组织

把人逗笑是一门好生意吗?

说到喜剧市场,就不得不提行业里的四大组织——本山传媒、德云社、开心麻花和大碗娱乐。它们,席卷了中国喜剧市场,在北方甚至是家喻户晓。

2003 年 4 月,在春晚站稳脚跟的赵本山,出资 200 万成立了辽宁民间艺术团,在这之前,他干过运输、卖过果茶、倒腾过木材、钢材,小赚了一笔之后,赵本山开始考虑盘活二人转。艺术团是成立了,人呢?为了挖掘优秀人才,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共同创办 " 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 "。此后几年里,赵本山不仅凭借个人影响力捧红了小沈阳、丫蛋儿和宋小宝等小品演员,还接连拍摄了《刘老根》、《乡村爱情》系列国民乡土电视剧,本山传媒也形成了演出、影视、教育全产业链发展的模式。

同年,郭德纲还拖家带口的在北京漂着。他的相声依然不卖座,最惨的时候,曾在商场的玻璃展示柜里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了 48 小时,也曾落魄到需要当掉自己的怀表去换两个馒头。风雨飘摇之际,老郭正式将创立的 " 北京相声大会 " 改名为 " 德云社 ",开始在天桥乐茶园演出,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 年之后,德云社事业升温,逐渐打开市场。

也是这一年,开心麻花在京成立,并首创 " 贺岁舞台剧 " 概念,盘点调侃年度热点人物和事件,十五年垂直耕耘喜剧。无人问津时一场话剧在北京只卖出 7 张票,是靠着免费拉观众听话剧打磨笑点同时积攒口碑,将话剧推向了市场。2015、2016 年,开心麻花分别获得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和微影资本的投资,后挂牌新三板,估值达到 50 亿,但由于各种因素,2018 年净利下滑 71.76%,开心麻花在今年 5 月摘牌。

而大碗娱乐的核心贾玲彼时刚从相声专业毕业,成名前在北京漂了 6 年,没有稳定收入的她甚至冬天不舍得开暖气。2005 年,贾玲拜入冯巩门下,后数次登上春晚获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2016 年贾玲投资成立大碗娱乐并拿到北京文化的 1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融资后,贾玲占股 35% 为第一大股东,北京文化占股 20%,值得一提的是,占股 25% 的第二大股东孙集斌正是东方卫视热播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的幕后编剧、导演,大碗娱乐就是凭借这档节目逐渐在行业站稳脚跟的。

整体来看,喜剧市场业务涉及漫画、影视、短视频、综艺、相声、话剧等种类。除四大组织之外,市场中的其他玩家也在发展多种形态的喜剧内容,各自集聚力量,比如陈翔六点半,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 酱,还有因《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名声大噪的笑果文化,而米未传媒的《奇葩说》更不必提,马薇薇、邱晨、陈铭、颜如晶,随便一个名字都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流量。

90 后爱上幽默段子

资本热捧过后,如今还投不投?

喜剧市场是如何爆发的呢?

表面上看,当下大多数 90 后面临着来自工作、家庭等各种压力,听相声看喜剧成了年轻人放松解压最方便直接的方式。数据显示,年轻态喜剧受众大多收入可观,购买力强,加上这两年广电总局对海外版权引进综艺和真人秀节目的管控愈加严格,这些都构成了喜剧行业发展的肥沃土壤。

而资本也嗅到了这门生意。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13 家偏头部喜剧公司里,除本山传媒和德云社两家老牌喜剧玩家暂无融资需求外,其余机构几乎都拿到了投资机构的融资,红杉中国、真格基金创新工场险峰长青、天图投资、盛大资本等众多明星机构均有出手。

据统计,2012 — 2017 年,暴走漫画连续获得光信资本创新工场、永宣创投、长安基金、景林投资等机构的 5 轮融资;高晓攀领衔的嘻哈包袱铺也分别于 2015 年和 2017 年完成了 A 轮、A+ 轮融资;笑果文化自 2016 年成立开始,也获得 4 轮来自天图投资、南山资本普思资本等的投资。

2014 年开启了喜剧类综艺集体井喷的 " 元年 "。数据显示,喜剧行业的融资大多集中在 2015-2017 年。2018 年,喜剧行业融资数量明显减少,公开报道显示只有单立人喜剧和米未传媒拿到融资;到了 2019 年,只有笑果文化在 3 月份获得了来自游族网络和普思资本的投资。而从融资轮次来看,喜剧产业还停留在较为早期的阶段,主要集中在 A 轮。

隐忧浮现

同质化、IPO 难、尺度如何把握?

喜剧市场仍然火爆,但资本现似乎冷静了下来。大浪过后,困扰行业发展的诸多待解问题浮出水面。

就喜剧综艺来说,同质化问题严重,来来回回设计得都差不多,并且,综艺有很强的名人效应,沈腾、贾玲、岳云鹏等几人来回串场,结果导致观众看几个综艺都像在看一个综艺。换汤不换药的套路难免令人审美疲劳。

喜剧团队转战大屏幕也并非易事。2015 年,《夏洛特烦恼》上映,1000 万的投资换回了 14.4 亿票房,投资回报 143.9 倍,堪称惊艳,但后续推出的《李茶的姑妈》、《人间喜剧》双双遭遇滑铁卢。

2018 年是影视行业的转折点,市场监管的力度越来越大。此外,随着 "IPO 被否三年内不得借壳重组 ",主板和创业板的新申请 IPO 公司年利润门槛提至 8000 万和 5000 万元等规定,喜剧产业公司冲击 IPO 无异于登天。

还有一个常见问题是题材和包袱尺度的把握。典型的案例是德云社的某相声演员,不久前因演出节目内容涉嫌危害社会公德 , 被青岛市执法部门通报批评。此前贾玲也因在《欢乐喜剧人》中的恶搞表演公开致歉,脱口秀综艺《吐槽大会》和《火星情报局》也都曾因为节目问题下线整改。

结语

如今的喜剧行业,冰火交织,头部玩家积极探索,中小玩家不断涌现。同时,喜剧年轻态,90 后受众涌现。对比之前只能在春晚和曲苑杂坛上看到小品和相声的年代,现在喜剧品类和展现形式可触及性大大增加,相声走进了市井,艺人更加年轻化,IP 化。

一个走偶像派的相声演员,将整个德云社推向 90 后, 年轻观众对喜剧产业有了新的认知。喜剧演员个人的带 " 票 " 能力也越来越强,票面价 1299 元的演出,被黄牛炒到 3300 元依旧销售一空,粉丝掏钱眼都不眨。

价格有些令人咂舌。但对于喜剧行业来说,只要能持续让观众发笑,自然就有人买单。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 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以上内容由"投资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