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男子天黑下河耍酒疯 民警不会游泳毅然下水救人

" 天都黑透了,什么也看不见 ……"

望向黑咕隆咚的河中心,邹连博看不到人影,只听见那里传来呼叫:" 警察,人在这儿呢!"

怎么办?邹连博有些迟疑,因为他并不会游泳,而在这黑夜中下到不知深浅的河里,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醉后发奇想,黑夜跳下河

25 岁的石某在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一家饭店打工,饭店的生意不是太好,有时石某就和店里几个人或是朋友喝上几杯。

7 月 15 日晚,石某又和几个朋友喝上了,可是他的酒量并不好,没喝多少就醉了。几个朋友也差不多吃饱喝足,大家一起出门,一边溜达一边送石某回家。

夏夜,从小市镇中流过的汤河河边是市民晚饭后消暑的好地方,凉风习习,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石某一行人,就穿行在滨河路和汤河之间的河边公园和小广场上。

然而,当他们走到横跨汤河的状元桥上游不远时,醉酒的石某突然来了精神,非得要下河游泳。几个朋友一听,这那行啊?" 天都黑了,你又都喝成这样了。"

可是朋友的劝阻不仅没能让石某清醒,反而耍起了酒疯,几个人连拉带拽,石某是连打带踹,撕扯了好一会,谁也劝不住石某。无奈,几个朋友报警求助。

而就在等待民警到来的时候,平静了一会的石某攒足了劲,一下子挣脱了朋友的拉扯,跳进河里,迅速游向河中心。

没等救上岸,他先睡着了

观音阁派出所民警邹连博说,接到报警已经是晚上 8 时许," 报警人说他们一起喝酒的人情绪失控,在河边要跳河。还说这个人喝多了,但水性比较好。"

邹连博和同事邓宇连忙带着两名辅警赶往现场。

" 这中间也就几分钟的事,可是我们到达时,对方已经跳下去了,而且游出了挺远,在岸上根本看不到人影。"

邹连博告诉记者,石某跳下去的地方在一处橡胶坝上游," 其实坝下水并不深,可是坝上憋的水就深了,我不会游泳,也没下去过,也不知道河底下都有什么。"

邓宇等人也不会游泳,邓宇还是个近视眼、戴着眼镜。

因为河里看不到石某的身影,邓宇说,他带着一名辅警绕到河对岸," 想看看他是不是游过去了。"

" 石某并没在对岸,而且那边水不深,都是水和稀泥,离得更远、更看不见。" 邓宇又绕了回来,正赶上河中心传来喊声:" 警察,人在这呢!"

原来,有两名群众(可能是石某的朋友)水性也挺好,急于找到石某,也跳下了河。不过两人不是游泳,而是爬到橡胶坝上走向河中心,一边走一边寻找石某的身影。

邓宇告诉记者,状元桥距离河面 10 多米高,桥上路灯几乎照不到河面,而河中心距离岸边 50 多米,手电筒照过去也没有啥用,因此在岸上看不到河中心的情况。

听到喊声,邹连博和邓宇对视一眼," 虽然都不会游泳,可邓宇是个近视眼,还不如我呢 "。

邹连博解下配枪交给邓宇," 可别再把枪弄湿、掉到河里,那就麻烦了。而且,枪必须在民警手里,我俩就只能下去一个。"

一下河邹连博就有些打怵,因为河水一下子就到了他腋下:" 这才是岸边,到河中心得多深?我不会游泳,怎么过去呢?" 可总不能看着群众有危险不去救啊!

邹连博往前蹚了两三米,河水加深了。

好在离橡胶坝不远,邹连博又往下游走了几步,爬上了橡胶坝," 橡胶坝上水能到小腿肚子,我就在这上面蹚水走向河中心。"

走了大约 50 多米,邹连博看到了石某," 脸冲上在河里,俩胳膊漂在水面,看不见身子 ……" 邹连博和一名群众下到河里,河水到了脖子,3 个人合力把石某拖上了橡胶坝。

邹连博说," 直到从橡胶坝上拖到岸边,石某都没啥反应,看看呼吸啥都正常,可能是酒劲又上来了,竟然是睡着了。"

醒来耍酒疯,铐上救脱险

为防止有人攀爬,橡胶坝和河岸是不能直接来往的。

邹连博几人只能又下到水里,试着把石某推上岸。可是两米多高的河堤,睡着了的石某根本推不上去。

几人又把石某弄到橡胶坝上,侧身拍打后背,想让他醒酒。

" 石某吐了几口,醒了。" 然而醒过来的石某并没有配合邹连博等人上岸,反而又耍起了酒疯。

" 对我们几人连打带踹,推搡,还要往河里跳。"

毕竟是在水中,石某的疯狂攻击不仅给自己带来危险,也让邹连博 3 人陷入险境,邹连博果断掏出手铐,在另两人配合下铐住了石某,石某这才老实。

接着,岸上救援人员又顺下绳子,几人把石某绑好托起,岸上救援人员把石某拽了上去,送上了等候的救护车。

回到派出所的邹连博满身污泥,衣服、鞋都已经湿透不能穿了,还是借了同事的衣服鞋坚持值班,第二天就发烧去了医院。

得知邹连博不会游泳就摸黑下河救人,妻子非常后怕,邹连博说:" 可是,我穿着警服、顶着国徽,100 多名群众的眼睛看着,怎么能不救人呢 ……"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 记者 金松

以上内容由"辽沈晚报·ZAKER 沈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