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IPO 在即,WeWork 创始人套现逾 7 亿美元

猎云网 07-19

【猎云网(微信号:)】7 月 19 日报道(编译:罗彬杰)

知情人士表示,WeWork 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在公司 IPO 前通过出售股份和债券的方式套现了至少 7 亿美元。考虑到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通常都是等到 IPO 后才将其持有的股份变现,这一套现数额之大非同寻常。

知情人士说,诺伊曼多年来出售了他在公司的部分股份,并以部分股份作抵押来借款。诺伊曼是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巨头的首席执行官,目前仍是该公司最大的单一股东。

目前还不清楚诺伊曼在 WeWork 的确切持股规模。据称,他最近成立了一个家族理财工作室来投资以获取收益,并开始聘请金融专业人士来管理。

初创公司的投资者通常不赞成创始人在上市前将大量股票套现,因为这会让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产生质疑。但在另一方面,与诺伊曼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以部分 WeWork 股票作抵押的借款行为表明,他看好该公司的长期前景。

据公开记录和知情人士透露,自 WeWork 九年前成立以来,诺伊曼一直在房地产领域大举投资,至少花了 8000 多万美元购买了五套房产。他的其他投资包括商业地产和初创企业的股份,其中包括一家医用大麻公司。据知情人士透露,他还捐出了 1 亿多美元,但他们拒绝透露具体受赠人的姓名。

私人企业很少在公开上市申请前公布其高管的股票处置情况。但在美国初创企业高管出售股票的已知案例中,按美元计算,诺伊曼的交易总额位居前列。

WeWork 在 1 月份的最新一轮投资中估值 470 亿美元。该公司表示,去年年底曾秘密提交 IPO 申请。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上市。

现年 40 岁的诺伊曼自 2014 年以来在大多数融资轮中都卖出了股票,不过今年 1 月他并没有套现。不仅如此,他还以 WeWork 股票为抵押,贷款了数亿美元。

一些知情人士还说,他利用部分收益通过提前行使股票期权购买了更多 WeWork 的股票。他们表示,通过这样做,诺伊曼押注 WeWork 股票的价值将会上涨,同时将他的税负降至最低。而且,他的大部分财富仍与 WeWork 有关。

诺伊曼通过 WeWork 的发言人表明其拒绝对此置评。

知情人士说,摩根大通一直是帮助诺伊曼用 WeWork 股份借款的主要银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该银行一直在与 WeWork 单独合作,拟定一项债务协议,在 IPO 前融资约 30 亿至 40 亿美元。

从历史上看,风险投资家一直对他们所支持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销售公司股票变现的行为持怀疑态度,他们更愿意让这些内部人士在公司上市前将自己的财富与公司的命运挂钩。Benchmark 的合伙人、WeWork 的投资者 Bill Gurley 去年批评了这种股票出售行为,称这是市场出现泡沫的迹象。

Gurley 在一次活动上说,这种做法是由投资者推动的,他们 " 进入公司后期,恳求创始人吸收流动资产,因为他们想获得更多的所有权 "。不过 Gurley 在本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说的是泛泛之论,而不是针对 WeWork。

后期投资者往往愿意向初创企业提供比传统风险投资家更多的资金,从而使企业能够在更长时间内保持私有。这使得创始人更容易接受向这些较大的投资者出售少量股份(通常从几百万美元到数千万美元不等),尤其是在一家公司已经私有化近十年的情况下。在一些情况下,风险投资家也会在随后的几轮融资中出售部分股份。

曼哈顿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 Andrea Walne 说:" 在过去五年里,风投界对创始人出售资产的行为越来越放心。"

在 WeWork 之前,还有其他一些广为人知的在 IPO 前抛售股票的公司。社交游戏公司 Zynga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 Mark Pincus 在该公司 2011 年 IPO 前同意减记超过 1.09 亿美元。Groupon 的执行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 Eric Lefkofsky 在 2011 年 IPO 前卖出了 3 亿多美元的公司股票。当时,这两笔交易都招致了批评,尤其是在两家公司的股票后来以较低估值交易之后。

更近一些的例子。Snap 披露,该公司联合创始人 Evan Spiegel 在该公司 2017 年 IPO 前出售了约 800 万美元的股票,并从该公司借了 2000 万美元。Slack 的首席执行官 Stewart Butterfield 在 2016 年 9 月至该公司今年 6 月上市期间出售了 320 万美元的股票。

虽然 WeWork 没有披露诺伊曼的确切持股比例,但根据去年一笔债券发行的相关证券文件,其所控制的公司 We Holdings,包括他的联合创始人持有的股份在内,截至 2017 年底已经持有 WeWork 约 30% 的股份。这些股票的投票权是标准普通股的 10 倍,这让诺伊曼在投票权上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最近,他聘请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前雇员 Ilan Stern 成立了一个家族理财工作室来管理他的财富,其中包括来自 WeWork 的逾 7 亿美元资产。Stern 也曾在风险投资公司 General Catalyst 工作过。该工作室被命名为 166 2nd Financial Services,以他和妻子 Rebekah Paltrow Neumann 共同居住的公寓命名。他的妻子是 WeWork 的首席品牌官。

自 2013 年以来,诺伊曼已经在纽约市内外买了四套房子,去年还斥资 2100 万美元在旧金山湾区买了一套面积 1.3 万平方英尺(约合 1200 平方米)的房子,还带有一个吉他形状的房间。

知情人士说,他利用 WeWork 贷款的部分收益,将数千万美元投资于商业地产,其中包括 WeWork 在加州圣何塞市中心和纽约市的几处房产。WeWork 一直计划在圣何塞建立一个城市园区。他的四处房产租给了 WeWork 公司。考虑到 WeWork 每年需要付给他数百万美元的租金,这一做法颇具争议。WeWork 最近表示,诺伊曼打算以成本价将他持有的房产转移到 WeWork 运营的一个基金名下。

以上内容由"猎云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