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百度腾讯谷歌“被喷” 短期不被理解是转型期的必经之路

铅笔道 07-19 1

来源 | 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作者 | 曾响铃

吴军的 " 素质三连 " 将他推上了 " 舆论浪潮之巅 "。

《浪潮之巅》的作者、原腾讯副总裁的吴军,在媒体面前谈到老东家时也全然不留情面,即使面对谷歌,曾经任职谷歌资深研究员的吴军也毫不客气:" 谷歌管理很混乱,公司发展不行跟 CEO(桑达尔 ˙ 皮查伊)平庸有很大关系。"

无论是对谷歌平庸的质疑,还是对腾讯不具备 To B 基因的 diss,亦或是对百度没有未来的论断,事实上这样的类似言论只是捕风捉影式的 " 口嗨 ",但这一次,有着诸多互联网身份标签的吴军在媒体面前的 " 素质三连 ",使得三家科技巨头再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

腾讯没有 To B 基因?只是太阳黑子的光芒被掩盖

自 2018 年国庆前夕,腾讯对外宣布人事重大调整转型 To B 业务以来," 腾讯没有 To B 基因 " 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

对此,腾讯总裁刘炽平公开回应:" 很多人说我们只有 To C 的基因,没有 To B 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

那么腾讯到底没有 To B 基因?

1998 年 11 月,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在广东深圳市正式注册成立,成立初期,公司的主用业务是拓展无线网络寻呼系统,为寻呼台建立网上寻呼系统,当时这种网络通信系统的主要客户群体就是企业或单位的软件开发工程是所有中小型网络服务公司,但由于彼时国内 B 端市场尚未成熟,1999 年转型即时通信服务的腾讯才开始 C 端业务。

实际上,B 端业务是国内 IT 产业诞生的源头,以软件外包产业为例,1988 年,国内 IT 产业缔造者之一的刘积仁正是因为与日本企业阿尔派株式会社达成软件开发合作才正是开启了国内 IT 产业时代,而百度成立之初同样是以 B 端搜索业务开始,阿里也同样是由早期的 B 端业务转型至 C 端业务。

一言蔽之,诞生于 B 端,兴盛于 C 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历史的现实。

几千年前的古代中国,人们偶然发现在太阳表面会周期性的出现一些黑色的斑点,并引起一时的恐慌,现代科学研究发现,在太阳的光球层上,有一些看起来像黑色斑点的涡状气流,天文学家称其为 " 太阳黑子 ",而实际上,太阳黑子本身并不黑,只是因为这些旋涡状的气流温度比光球层表面的 6000 摄氏度要低一些而已。

腾讯没有 To B 基因?只是在 C 端业务的光芒下,温度低了些罢了。

互联网企业从 C 端到 B 端的巨轮转向,难免会遇到浪打船头的情况,而转向这件事本身也客观存在着适应阶段。

马克思主义哲学要求我们用辩证的思维去看待事物的发展,基于对企业转型阶段判断而结论的行为本身就是戴着 " 有色眼镜 " 看世界。

不能动不动就是基因宿命论。正如腾讯一位要求匿名的员工所言:" 关键要看观点思路对不对、批评得对不对,基因论本身就有问题,自己做得狗屎一样,留下一堆烂摊子跑了,不找自己的原因,最后一个‘没有做搜索的基因’,为自己开罪。现在又出来说没有做 to B 的基因,(腾讯)开始做游戏的时候也进展得不怎么样,怎么不说没有做游戏的基因?"

类似的还有微软。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硬件业务的失败使其走下互联网世界的神坛。2014 年 2 月 4 日,萨蒂亚 · 纳德拉(Satya Nadella)正式出任微软 CEO,之后,纳德拉对微软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以云计算和企业服务为核心业务,改革软件买断制度实行付费订阅并取得了巨大成功。

在纳德拉上任初期,业务重心的转变以及对 " 微软传统 " 的革新也使其遭受各界质疑,如今,微软市值重回 5000 亿美元,超过苹果重回全球市值第一。

谷歌平庸?伟大往往来源于看似平庸式的坚守

仔细分析谷歌,我们发现谷歌对趋势的把握极为准确。

让谷歌在移动时代领先的重要因素是其超凡的远见—— 2006 年收购了 YouTube,2005 年收购了安迪 · 鲁宾的 Android。如今,YouTube 在谷歌强大的技术、资金和推荐算法的加持下已成为全球网民的重要娱乐入口,也是谷歌展示广告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源源不断为谷歌贡献收入。

而 Android 系统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当年只花 5000 万美金收购不到 60 人的 Android 团队,为谷歌巩固移动时代的优势立下了汗马功劳。有了 Android 这个开放的系统,除苹果之外所有智能手机的默认搜索变成了谷歌,而为此 Android 不需要付一分钱。要知道据 Bernstein 研究公司分析师预计,为了让所有售出的 iPhone 的默认搜索引擎设置成谷歌,谷歌每年要付给苹果 30 亿美金。

AI 被称为互联网的下一幕,而谷歌就是那个拉幕的角色。2014 年 1 月,Google 宣布 6 亿美元收购这家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2015 年底,DeepMind 搞出了 AlphaGo。2016 年,AlphaGo 开始名满天下,也全面引爆了 AI,将此推向了向所未有的高度,持续至今。

自 1998 年问世以来,谷歌一直是科技行业的推动力,谷歌之所以基业长青,离不开对趋势的准确把握。近两年,谷歌给人平庸的感觉,也正是吴军此次抨击的重心,但是谷歌真的平庸吗?作为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Google 九成收入都来自卖广告。但在主营业务之外,他们又有一堆非常神奇且烧钱的 side projects,比如无人驾驶车、炫酷硬件、热气球,甚至是长生不老药。

我们再看 5G 时代,物联网时代,谷歌布局长远,未来仍有再次冲天的可能性。今年 I/O 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发布了 Fuchsia 系统的诸多想法,如今谷歌正式推出了 Fuchsia OS 开发者网站 Fuchsia.dev。网站上提供了大量关于 Fuchsia 的官方文档,来帮助开发者了解 Fuchsia OS 系统。

谷歌开发新系统或为提前抢占市场。物联网是未来互联网公司发展方向之一,随着 5G 时代到来,物联网的发展进一步加速,智能家居等产品都将包含智能终端,以实现物联网的统一发展。而智能终端都需要操作系统,这对谷歌来说是很大的一块市场,这次推出的 Fuchsia OS,其重大特征之一就是能够适配各种智能终端,谷歌上线官网预热或许就是为了未来物联网的发展。

大的爆发,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时机,一个点。PC 时代,是谷歌搜索的时代背景,移动互联网是谷歌安卓系统的赖以发展的土壤,时势造英雄。如今正处 AI 与 5G 时代大爆发的前夜,看似没有新奇发明,其实任何量变到质量,都是需要时间的,请给时间一点时间,慢慢来,路是对的,爆发可能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伟大正是从看似平庸的坚守中诞生的。

质疑百度?人家其实是在开辟新道路

要论未来潜力,成长速度,百度依然是最有望领跑中国科技企业,而非吴军所说的那样。

我们先看百度的当下:

2017 年 2 月 6 日,李彦宏在内部演讲中反复强调:" 百度从本质来讲,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在做内容的分发。" 这也是搜索的本质。2017 年,百度在内部已定下目标,要用 2 年到 3 年的时间,用信息流再造一个 " 搜索 ",届时信息流广告和搜索广告总额有望达到现在的两倍。对于用户来说,利用算法 + 人工智能推荐的信息流模式,本质是一种被动搜索,以百度的算法和数据基础想做并不难,事实确实如此,据 QuestMobile 数据,2018 年(手机)百度成为资讯信息流媒介平台日均活跃用户数最多的 App。

我们再看百度的 " 诗与远方 ":

从长远来看,没有一家企业是永恒存在的,任何企业都会经历一个从 " 起始期 "、" 成长期 " 到 " 成熟期 "、" 衰败期 " 的生命周期,其运动轨迹被称为 " 第一曲线 "。为了能够实现持续发展,避免衰败,企业需要在高峰到来之前,开辟一条新道路,这条道路发展的轨迹被称为 " 第二曲线 "。这就是第二曲线理论。

5 月 17 日发布的的 Q1 财报,已经预示了百度的转型路径——以移动为基因、以 AI 为支撑,从内容到技术多个维度落地到各种产业中。百度 AI 正在与产业进行更深刻地融合。从智能家居、智慧交通到智慧城市,百度正致力于以 AI 能力去改造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产业智能化 " 成为百度未来的爆发点,这也标志着百度的产业化向纵深发展。

在人工智能的布局上,百度 AI 已经形成了以百度大脑为核心,DuerOS、Apollo、智能云三架马车的布局。作为百度 AI 的技术平台,百度大脑已经推出 5.0 版本。在百度投入巨大的 Apollo 方面,L4 级自动驾驶乘用车已经可以实现量产。对于百度来讲,目前正处于转型期,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曲线,处于大爆发的前夜,其价值被大大的低估。不是没救了,相反是否极泰来,最有望一飞冲天。

写在最后:

当一家企业备受质疑之时,也是恰恰是其生态孕育之时,只要在阵痛过后量变引发质变,行业的未来也将就此改写。

吴军作为科技行业观察者,其多部畅销书着实为从业者带来了思想启蒙,但创业维艰,筚路蓝缕,行业、公司兴替有其固有规律,不在唇枪舌战,更不在书生空谈,创业注定是艰苦的马拉松长跑,而绝对不是百米冲刺,以偏概全,以一时观一世的虚妄结论,着实难以永驻浪潮之巅。

以上内容由"铅笔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