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5G 都来了,及时出台 2G 退网政策刻不容缓

创事记 07-19

文 / 老解 1972

来源:ICT 解读者(ID:Communication_xie)

日前,中国联通针对关闭 2/3G 网络的回应上了微博热搜。

针对媒体有关 " 联通逐渐关闭 2G、3G 信号服务 " 的报道,中国联通官方微博回应称 " 客户使用 3G 手机仍无法通话使用 " 的情况为手机制式问题,而 非 " 关停 "2G 或 3G 网络所致,同时也表示 2G 网络退出服务是大势所趋,中国联通将采取优惠措施协助 2G 用户向 3G、4G 网络升级。

正如中国联通回应所说,2G 网络退出服务是大势所趋,特别是工信部已在今年 6 月 8 日向三大运营商颁发了 5G 牌照,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了 5G 时代,在移动通信网络技术继续新一轮的升级换代之际,老旧一代的网络制式退出历史舞台已势不可挡。

从国际市场来看,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等 20 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内的运营商已在 4G 时代就着手关闭了 2G 网络。而我国的 2G 牌照发放于 1994 年,当年建设的第一批 GSM 基站如果还没有退服的话应该已在网运营 25 个年头了,因此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 4G 用户市场,在向 5G 演进的过程中,尽快实施 2G 退网已是业界共识:

2G 尽快退网对于我国的三大运营商而言,是一项减负工程。5G 商用牌照发放后,我国的三大运营商已经背上了四张网络并行、四代用户兼营的运营包袱,尽快实施 2G 退网,将 2G 用户迁移到 3G 或 4G 甚至 5G 业务上去,将有效减轻运营商的经营压力,包括降低针对 2G 用户的维护成本,和减少针对 2G 网络的运维支出等,由此可以使得运营商将有限的投资和精力集中到 4/5G 网络建设和业务开展中去。

2G 尽快退网对于我国三大运营商而言,也是一项增益工程。在我国三大运营商的网络中,2G 业务占用的均是优质的频谱资源,虽然三大运营商此前通过频谱重耕、NB-IoT 升级等项目已经基本完成了原有 2G 基站硬件设备的改造和部分频谱的释放,但唯有尽快实施 2G 退网,运营商才能将资源紧张的 900MHz 和 1800MHz 频谱更充分更有效地应用于更有价值的 NB-IoT 和 VoLTE 语音业务上去。

2G 尽快退网对于广大手机用户而言,也是力促三大运营商进一步提升服务能力和水平的倒逼工程。目前我国的 2G 手机用户主要集中在偏远的农村地区,尽快实施 2G 退网后为满足通信普遍服务的政府要求,三大运营商必须要加大在偏远地区的 4G 基站建设从而进一步提升我国的 4G 覆盖率达到更高水平。此外,2G 网络也是传统话音业务的主要承载网络,尽快实施 2G 退网,也将倒逼运营商加快高清语音 VoLTE 业务的发展和品质提升。中国移动自 2016 年启动 VoLTE 商用已三年时间,但 VoLTE 用户占比仅 53% 左右,仍有近半数用户的语音业务要回落到 2G 网络上;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 VoLTE 业务更是迟至今年才揭开正式商用的序幕。

虽然 2G 尽快退网的大势所趋已成业界共识,但由于通信主管部门并未针对 2G 退网出台政策并向社会公布相关规划,因此三大运营商虽早已着手实施 2G 网络调整却仍然处于秘而不宣的状态,而这也是中国联通被客户投诉 " 关闭 2G、3G 信号服务 " 而引发社会关注的原因。

通信主管部门迟迟未能出台 2G 退网相关政策,主要是顾虑影响面大。按照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的统计报告,截止到 2019 年 5 月底,我国现网存量的 2G 用户基数仍接近 2.38 亿,在所有移动电话用户中的占比达到 15%,远远超过了 3G 用户。

按照分省情况来看,有 8 个省份的 2G 用户数超过 1 千万,其中四川的 2G 用户最多,高达 2220 万;2G 用户占比最高的 8 个省份中,同样是四川的 2G 用户占比超过 23%。

2.38 亿 2G 用户比很多国家的总人口数还要多,在 4G 开展近 6 年时间并成为绝大多数用户选择的主流业务之后,特别是在进入 5G 元年之后,还有这么大基数的用户停留在 2G 网络上不愿向 4G 迁移,必然有其特有原因,或者是年龄大不愿意或不适应使用新式智能手机,或者是因为 4G 网络信号没有覆盖到位而被迫继续使用 2G 手机,也或者是因为 4G 手机价格贵或流量资费高等等,不一而足。因此,面对这么庞大的特定人群的个性需求,通信主管部门难免畏首畏尾,难以做出果断决策。

然而,因通信主管部门犹疑不决而无法尽快出台 2G 退网决策所造成的后果,就是社会公众和市场参与方对于 2G 业务何时会终止缺乏统一的预判,作为运营商的一方只能秘而不宣地进行 2G 网络调整,而不知情的公众用户却仍然在继续加持 2G 业务。

按照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的统计,从今年 2 月份到 5 月份的三个月时间里,虽然全国范围内的 2G 手机用户总数从 2.58 亿下降到了 2.38 亿,但仍然有四川、安徽、上海、福建、贵州、北京这六个省市的 2G 用户数出现不降反增的反常情况,特别是四川省在三个月时间里竟然新增了 196 万 2G 用户。对这些省份而言,2G 用户基数的继续扩大无疑将为后续 2G 退网工作的开展进一步增加了难度。

除了 2G 用户数在部分省市出现增长之外,作为通信市场重要参与方的手机生产商也还在源源不断地在市场上推出 2G 手机。根据中国信通院的权威数据,2019 年上半年我国国内市场 2G 手机的出货量仍然高达 810 万部,并且在上半年共计 246 款手机上市新机型中,2G 手机还占了 47 款之多。

逐月来看,除了 2 月份因为春节因素出货量较小之外,其他月份 2G 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均超过了 100 万台。在 3G 手机自 2018 年起被 4G 手机完全替代之后,2G 手机仍然保持着月均百万台以上的出货量,固然是因为特定市场尚存在部分需求,但源源不断的 2G 手机供应从另一方面也会拉动新增 2G 需求,在为 2G 最终实现退网增加困难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存在着资源浪费的风险。

因此,在 5G 牌照发放之后,顺应技术迭代的大趋势,通信主管部门尽快出台 2G 退网规划已经刻不容缓。为了避免出现一刀切政策给公众造成的困扰,通信主管部门应该尽早向社会公布 2G 退网的时间表规划,通过设定 2G 退网最终期限来控制 2G 用户的新增量,在明确禁止运营商 2G 业务放号的同时,也同步要求运营商加大力度完善 4G 网络在行政村和偏远地区的覆盖,并且继续优化 4G 业务资费,通过引导用户向 4G 迁移来逐步减少乃至消除 2G 用户存量。

此外,对于手机生产商也要按照 2G 退网的时间表规划来明确禁止 2G 手机在国内入网的时间点。正如针对 5G 手机,明确 NSA 的单模手机自 2019 年 1 月起不允许入网一样,通信主管部门也要针对 2G 手机入网制定类似政策,从源头上切断供应以加快 2G 退网进程,同时也避免社会资源浪费在已经过时的技术和产品上。

结语

正如当年小灵通用户退网,部署 1900-1920MHz 频段的清频工作历时三年才得以完成一样,预计推动 2G 用户退网将会经历更长的时间。

随着 5G 商用牌照的发放,及时且尽快地实现技术迭代,将资源投入到更能创造效益的新业务中去的市场需求会越来越迫切。所以,对通信技术发展和信息社会进步承担着引导责任的通信主管部门,更应尽早出台 2G 退网政策规划!

以上内容由"创事记"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