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今年最好的欲望大片,难怪《南方车站》都输给它

电影头条 07-19 1

痛苦与荣耀

导演 : 佩德罗 · 阿莫多瓦

编剧 : 佩德罗 · 阿莫多瓦主演 : 安东尼奥 · 班德拉斯 / 阿谢尔 · 埃特塞安迪亚 / 佩内洛普 · 克鲁兹 / 胡丽叶塔 · 塞拉诺 / 莱昂纳多 · 斯巴拉格利亚

阿莫多瓦自传式电影。

安东尼奥 · 班德拉凭此片获影帝。

72 届戛纳场刊最高分主竞赛影片。

最近条姐我真的推荐了很多类型片啊,《恶人传》《极速备战》《扫毒 2》

不知大家看过之后,有没有爽到呢?

不过,今天条姐打算给大家来换换口味,介绍一部艺术片——《痛苦与荣耀》

这部影片的大名应该还是归功于今年的第 72 届戛纳电影节

要不是横空出世的《寄生虫》,就凭阿莫多瓦的地位,还有《痛苦与荣耀》这部影片的高水准,拿下金棕榈是一点悬念都没有。

话说阿莫多瓦还真是不怎么走运,1999 年《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参加戛纳电影节,败给了达内兄弟的《罗塞塔》,只拿下最佳导演奖。

2006 年《回归》再次败给了肯 · 洛奇的《风吹麦浪》,拿下最佳编剧和最佳女演员奖。

至于 2009 年的《破碎的拥抱》又败给了迈克尔 · 哈内克的《白丝带》。

再加上今年的《痛苦与荣耀》,阿莫多瓦四次入围主竞赛,一个金棕榈最佳影片都没拿到。

不过所幸,阿莫多瓦始终没有放弃,才能使我们影迷看到如此精彩的影视佳作。

说回电影,《痛苦与荣耀》之所以能在场刊评分拿到3.3 的高分,多半还是归功于阿莫多瓦出色的电影技巧。

不要以为文艺片一定都很闷,很无聊,催眠效果甚佳。

其实《痛苦与荣耀》在文艺片中,绝对属于易看的一类。

首先,色彩就是阿莫多瓦的拿手好戏。

大色块的碰撞,强烈的对比色就很抓人眼球。

其实条姐私心想过,阿莫多瓦的道具师一定觉得他很难搞。

看看这家具的色彩和服装的搭配,两个字:完美

而且全片不只有一些固定场景,是导演的精心安排,一些移动画面的颜色搭配都很有心机。

不管是同色系,还是撞色,一切都能让观众觉得舒爽。

除了色彩,另一个抓人的元素,就是阿莫多瓦超乎常人的节奏感

如果说类型片的强节奏是一种死板教条的存在,那么阿莫多瓦的节奏感绝对是身为艺术家的天分。

这里说明一下类型片中,为了满足观众的爽感,从剧本创作到剪辑都是有着严格的守则,可以照着模板复制的。

比如多少分钟一定要有一个冲突炸点,以及爽点的分配也是有讲究的。

但阿莫多瓦的节奏感,体现在影片中,却极度自然。

这大概就是艺术家的天赋,比如现实时间线回忆时间线的切换。

阿莫多瓦从不会等到你已经厌烦这条故事,再进行切换,也不会一段事情还未讲清便强行跳转。

他总是随性的讲述自己的故事,必要时插入一段回忆。

两种时间线的整合,绝不是为了讲清故事而狂堆信息量,最终导致整个结构垮塌。

他的叙事就像是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当然,最后还有不得不说的镜头

就拿影片最高潮的一段举例,这是整部影片中最最吸睛的一大段独角戏

其实条姐看过很多精彩独角戏,其中大部分的拍摄方法要么是一镜到底,要么是简单的特写切换。

自以为这样就可以凸显出人物,更真实的传达角色情绪,表现演技。

但是条姐在《痛苦与荣耀》中看到了一种更高级的做法

镜头的推进拉远。

变换场景,通过不同的视觉强调,同样可以拍出一场精彩的独角戏。

另外,条姐在这里想说明一下,所谓的长镜头(一镜到底)并不是什么比蒙太奇(剪辑)更高级的存在。

它们本身都只是影像表达的一种手段而已,只有使用恰当和不恰当之分啦。

所以不要一看到长镜头就觉得好高级,实际上条姐真的看过很多不合时宜的长镜头。

它的存在根本没必要啊,甚至还会有打乱影片原本节奏的弊端。

而阿莫多瓦的影像表达就贵在一切都是那么恰当、符合时宜。

看阿莫多瓦的电影,他从不会给观众带来一丝窘迫。

《痛苦与荣耀》就像一位熟练的工匠,打磨出的一颗无比光滑圆润而又异常精美的玉石。

没有一粒扎手的疙瘩,每一寸都精致的恰到好处。

这就是大师对于技法游刃有余的表现。

说了这么多,其实并没讲尽这部电影的精彩看点(比如精彩的配乐和演员演技)。

主要还是希望大家更多了解到艺术片也有很多除却剧情,可以更多注意的点。

不过按照惯例,条姐还是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吧。

影片讲述了一个电影导演 Salvador Mallo 的晚年生活。

母亲离世、健康危机、情感空虚这一切都使这位曾经才华横溢的导演,失去创作状态,无法继续工作,拍电影。

但有一天,突如其来的一个电影资料馆的邀约找到了他,希望他和曾经合作的演员 Alberto Crespo 一起出席他作品的重映。

可是二人却在影片重映当天,d 品吸嗨了无法出席,甚至在现场电话连线时大打出手。

Salvador Mallo 的状态跌到谷底,创作毫无头绪,疾病带来的身体疼痛也日渐恶化。

但巧合的是,就在这时,Salvador Mallo 的同性初恋情人找上门来。

他们经过一夜长谈,导演似乎找回了些许激情,开始寻求医生帮助,戒掉 d 瘾。

又在回忆里,从与妈妈的点点滴滴中,得到丰沛的能量滋养,自己的创作也渐渐恢复。

一切都在向更好地方向发展,而故事到这里也就进入了尾声。

其实这么看了,将《痛苦与荣耀》说成是导演的一部自传电影,也不为过。

她表现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困苦,也许就是源于心灵的空虚。

一旦他们的心被爱填满,充足的灵魂养分,就一直能滋生源源不断的作品。

责任编辑:洋洋

以上内容由"电影头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