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滴滴调价背后:高峰两成订单没人接,已亏掉 390 亿

商界 07-18

滴滴叫车难,一直是北京上班族日常通勤的痛点。

7 月 11 日,滴滴网约车价格调整方案正式实行。并且最开始实施的城市就是北京。

根据此前滴滴发布的价格调整说明,调价之后,早晚高峰和夜间打车会更贵,但是在平峰期更便宜。

7 月 12 — 13 日,《财经天下》周刊走访发现,对于司机而言,早晚高峰时段虽然价格有所上调,但仍然难以抵消拥堵带来的损失。而对乘客来说,高峰时段叫车的难度依然有增无减。

司机高峰不愿拉客

按照滴滴的新规则,北京按照地理位置划分为 5 个区域,时间段则划分为早高峰、普通时段、晚高峰、夜间等四个时间段,实行差别计价。

以快车为例:早高峰时段 ( 6 点 -10 点 ) 起步价上涨 1 元、里程费每公里上涨 0.2 元,时长费不变 ; 普通时段 ( 10 点 -17 点 ) 起步价不变 ( 13 元 ) ,里程费每公里下调 0.15 元,时长费每公里下调 0.1 元 ; 晚高峰时段 ( 17 点 -21 点 ) 起步价上涨 1 元、里程费每公里下调 0.1 元,时长费不变 ; 夜间到凌晨 ( 21 点 -6 点 ) 起步价上涨 1 元,里程费每公里上涨 0.55 元,时长费每公里下调 0.2 元。此外,工作日和休息日之间的价格也有差别。

《财经天下》周刊对比发现,按照调价后的方式计算,不仅在 3 公里以内的路段,滴滴快车的价格已经 " 明码标价 " 超过了出租车价格。对于 7 — 10 公里左右的中距离路段,滴滴快车的价格也超过出租车的价格。

7 月 12 日下午 4 时,《财经天下》周刊选择从北京国贸出发,乘坐滴滴快车前往约 8 公里以外的朝阳大悦城。按照调整后的价格,在这一时段乘坐滴滴快车的车费金额为 23.35 元。而在当晚 8 时和 10 时,《财经天下》周刊再次在同等距离的路段搭乘滴滴快车,两个时段的车费价格分别达到了 32 元和 36 元。

而按照出租车的计费标准,在当晚 11 时之前,同一距离,同一时长的车费价格约为 26 元。

对于涨价的原因,滴滴在《说明》中作出了解释,即为了调节供需平衡,撮合司乘需求。滴滴方面认为,网约车价格机制既要满足乘客需求,也要让司机获得合理收入。

据滴滴方面介绍,自 2017 年 4 月至今两年多,滴滴网约车在北京的价格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但需求迅速增长,全天呼叫量增长了 44%,高峰期呼叫增加了 49%。平台通过各种补贴奖励、分时定价、热力图引导、排队、拼车优先等方式尽力平衡供需关系,但供需失衡依然严重。

目前,乘客总体叫车成功率较低。乘客会感受叫车越来越难。目前滴滴快车工作日早高峰 1/5 的叫车需求没有足够运力承接。

但在滴滴司机的眼中,受晚高峰道路拥堵的限制,调价给晚高峰带来的收益变化微乎其微。甚至在晚高峰时期,堵车厉害的话,收益还会降低。

按照调价后的司机计费标准,在高峰时段,司机的起步价收入由 11 元上调至 11.80 元。里程费是早高峰时段 ( 06:00-10:00 ) 1.35 元 / 公里,平峰时段 ( 10:00-17:00 ) 1.10 元 / 公里,晚高峰时段 ( 17:00-21:00 ) 1.15 元 / 公里,夜间凌晨时段 ( 21:00-06:00 ) 1.65 元 / 公里。时长费是平峰时段 ( 10:00-17:00 ) 0.3 元 / 分钟,高峰时段 ( 17:00-10:00 ) 0.6 元 / 分钟。

7 月 12 日,在北京跑了 2 年滴滴的周师傅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高峰期是真的不想在市区,说起来是高峰价格高了,但是时间都花在堵车接人上去了。接个人 10 到 15 分钟,送个人再十几分钟,还是个起步价。半个小时只能接一单,就给 11 块到司机手里面。"

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他们是短途行程。从公司或者家里打车到地铁站或公交站。距离几乎不会超过 5 公里。而司机却希望接 " 大单 ",能一次赚个够。所以对于高峰期的单,周师傅和他身边一起跑滴滴的朋友不愿意去接。但是由于滴滴平台强制派单的机制,让他们不得不选择在高峰期前往郊区。" 反正郊区的订单也挺多的 ",对他们来说,不堵车才是最重要的。

从叫车时排队的情况看,周师傅所言非虚。在《财经天下》周刊 7 月 12 日下午尝试用滴滴打车时,排队人数已达到 43 人,晚间的排队人数则更是超过了 70 人。

滴滴急寻扭亏捷径 ?

对出行便利有强烈需求的乘客来说,他们只能为滴滴调价而买单。调价前能够每天打车上下班的人群,在涨价之后也不会为了多几块钱而放弃打车,转向其他的交通方式。日常通勤便利,才是他们真正看中的。

而出行要求相对较低的乘客,就可能会因为出行成本增加而减少叫车的次数。从而缓解叫车难的问题。即使这个作用并不明显。

滴滴作为一家网约车平台,其盈利方式在于从车费中抽取一定利润。以价格调整后为例:从朝阳区青年路城市花园打车至建外大街中国中期大厦,乘客花费金额为 23.35 元,而司机收到的金额则为 18.31 元。滴滴公司从这一单中抽取了 5.04 元。

从另一个层面上看,当前滴滴面临的盈利压力有增无减。

据 2018 年滴滴发布的移动出行大数据显示,滴滴拥有超过 4.5 亿用户,在中国 400 多个城市开展服务,每天的订单量高达 2500 万。

滴滴作为国内网约车巨头,即使抽成的利润如此之高,也仍然在持续亏损。据新京报报道,2019 年 2 月,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 2018 年亏损 109 亿元。2018 年 9 月,滴滴出行创始人兼 CEO 程维发表的内部信提到,6 年来滴滴没有实现盈利,2018 年上半年整体净亏损超过 40 亿元,滴滴创业近 6 年合计亏损约 390 亿元。

尤其是当时滴滴唯一盈利的顺风车业务,由于 2018 年的两起恶性事件遭到下线后,滴滴的盈利能力越发变少。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有分析认为,虽然目前滴滴仅对北京市网约车价格进行了调整,接下来或将在其他城市跟进价格调整措施。究其原因,滴滴不可能一直亏损下去,而滴滴若想扭亏为盈,涨价是一条必经之路。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