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董事长被揭“不光彩”创业史 “金主”临场生变 扬瑞新材 IPO 前途难料

叩叩财讯 07-18

导读:过去 13 年中,在陈勇发家史里,商人逐利的本质被放大,企业家精神被消磨入尘埃。纵然如此,陈勇还是没有想到,在其精心布局多年,即将迈入上市门槛之时,曾煞费心思绑定的 " 金主 " 却临门生变,这将让扬瑞新材 IPO 面临着 " 成也萧何败萧何 " 的未知前路。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 ) 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 @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对于企业投资价值而言,作为投资者的您,更看重的是企业掌舵者的企业家精神还是不择手段的利益追逐本性?

对这一命题的选择,也即将呈现在证监会发审委员们的面前。

2019 年 7 月 18 日,在证监会发审委 2019 年第 84 次审核工作会议上,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扬瑞新材 ")的 IPO 申请即将上会受审。

这是一家成立已经 13 年的企业,主业为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被应用于包括红牛、露露、旺旺、娃哈哈等知名饮料、啤酒、食品的金属包装。

虽然扬瑞新材把自己的目标瞄向的是上市门槛较低的创业板,但凡熟悉中国资本市场的人士皆心理清楚,在国内,一家企业能向上市发起冲击,便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算是行业的翘楚,而其实控人和掌舵者,也都可算是成功人士。

不过对扬瑞新材及其实控人陈勇那并不光彩发家史持何种态度,却将成为了评测在国内资本市场中对资本与道义孰重孰轻判定的天秤。

" 对老东家不忠,对中间商无情。" 这或是对扬瑞新材实控人、现任董事长陈勇最为贴切的描述之一。

在过去的 13 年中,陈勇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上演了一幕不顾契约精神、挖老东家 " 墙角 " 的不正当竞争方式创业之路。在这充满着 " 原罪 " 的发家史里,商人逐利的本质被成倍放大,企业家精神被消磨入尘埃。

纵然如此,令陈勇与扬瑞新材没有想到的是,在其精心布局逐利多年,即将迈入上市门槛之时,其曾煞费心思绑定的 " 金主 " 却临门生变,作为其近几年来的第一大客户——上市公司奥瑞金却突现业绩大幅变脸,更涉及影响其重大收益的诉讼案件,这让与其直接而深入捆绑的扬瑞新材 IPO 之旅也将承受着 " 成也萧何败萧何 " 的未知前路。

1)资本、道义与原罪

据扬瑞新材此次 IPO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陈勇,1968 年 1 月出生,持有扬瑞新材 60.10% 的股份,为扬瑞新材实际控制人。

1989 年 7 月,陈勇毕业于青岛化工学院,高分子材料系橡胶工程专业。1998 年 11 月进入苏州 PPG 包装涂料有限公司工作,2006 年 4 月起任苏州 PPG 销售总监,2008 年至 2012 年 1 月任苏州 PPG 中国区市场总监。

扬瑞新材的前身扬瑞有限则是成立于 2006 年 6 月 30 日,最初由陈勇等 5 位自然人共同出资 330 万元设立,其中,陈勇以 29.50% 的出资额名列第一大股东。

扬瑞有限成立之初,其业务和产品为研发生产碳酸亚乙烯酯,一种可以作为锂离子电池电解液的添加剂 , 也可以用于表面涂层的组成成分,这与苏州 PPG 的业务便具有有密切相关性。

实际上,早在 2007 年 1 月,为了防止出现商业机密的泄露与同业竞争,苏州 PPG 方面便要求时任苏州 PPG 公司销售经理的陈勇签署了有关保密和竞业禁止相关条款。

也正是因为有上述保密和竞业条款的存在,2007 年 3 月 10 日,陈勇与自然人王维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扬瑞有限 29.5% 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王维。

但多年后,在扬瑞新材 IPO 时,因股权确权的关系,陈勇也不得不承认,其上述股权转让实则为代持行为,王维为陈勇的弟媳,且王维并未为该次股权转让交缴任何款项。

当 2008 年陈勇正式升任苏州 PPG 中国区市场总监之后,其不光彩的创业故事便更一步一步展开。

或是最初创业之路一开始并不顺利,亦或是陈勇正式上位苏州 PPG 中国区市场总监而大权在握,于是从 2008 年开始,扬瑞新材主业正式转型为研究生产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产品,而这则与苏州 PPG 的业务几乎完全重合。

一边是陈勇 " 身在曹营 " 担任苏州 PPG 市场高层,另一边却 " 心在汉 " 通过股权代持做着同类产品的私人买卖。

2009 年,扬瑞新材研发成功并向市场推出粉末涂料,一改公司此前仅能客户供应简单的食品罐和杂罐涂料的局面,开始供应有更高技术含量的粉末涂料。而这种后来被其客户奥瑞金公司在制造红牛饮料罐中广泛应用的粉末涂料,也与苏州 PPG 公司产品大致相同。

直到 2012 年 1 月,在扬瑞新材无论是产值还是市场份额已渐成规模后,陈勇正式从苏州 PPG 离职。

按照上述时间表推断,在扬瑞新材设立后至少 5 年时间中,陈勇身兼两职,拿着老东家的薪水、利用老东家的资源," 暗度陈仓 " 用竞争者身份与老东家同业竞争,瓜分着老东家的市场来创业。

在扬瑞新材此次 IPO 招股书中披露的一起诉讼案件,亦是上述陈勇在其创业史里违反保密和竞业禁止义务、搞不正当竞争的佐证。

2014 年 3 月 14 日,苏州 PPG 作为原告向苏州市虎丘区法院提起诉讼。在这起由苏州 PPG 发起的起诉书中称,因扬瑞新材实际控制人陈勇从 1998 年 11 月起至 2012 年 1 月期间一直受雇于原告苏州 PPG,并从 2008 年起担任原告中国区市场总监,2007 年 1 月陈勇与原告签署了有关保密和竞业禁止的相关条款,但陈勇 2006 年 7 月作为发起人之一参与设立了扬瑞有限,被告扬瑞有限的业务和产品与原告相同或近似,因此苏州 PPG 认为陈勇为扬瑞有限谋取了属于原告的商业机会,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扬瑞有限及陈勇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向原告赔偿损失人民币 50 万元。

该案件在一年后的 2015 年 6 月 18 日以苏州 PPG 撤回起诉而达成双方和解。

这虽然对于陈勇及其控制的扬瑞新材并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硬伤,但其从业的职业污点、所违逆的企业家精神与创业发家的 " 原罪 ",却是难以清洗的。

2)" 金主 " 深度捆绑下的危机

在扬瑞新材和其实控人陈勇的发家史上,除了苏州 PPG 扮演着重要角色外,还有一家企业的作用同样举足轻重,这便是扬瑞新材的 " 金主 "、其历年来最大的客户——奥瑞金(002701.SZ)。

奥瑞金主营食品饮料金属包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2012 年 10 月 11 日登陆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

早在 2006 年扬瑞新材成立伊始,奥瑞金便成为了其客户,正如扬瑞新材在其招股书中描述的那样,早期扬瑞新材销售给奥瑞金的产品主要是食品罐和杂罐涂料,直到 2009 年,科瑞新材通过代理商开始向奥瑞金销售粉末涂料开始,其对奥瑞金的产品销售便产生实质性进展。

在其招股书披露的 2015 年至 2017 年间,奥瑞金一直雄踞扬瑞新材大客户首位,前两年的 2015 年和 2016 年,其来自奥瑞金的收入分别为 5052 万元、6969.2 万元,分别占总营收的 23.5%、28.81%,但到了最近一期 2017 年,其来自奥瑞金的营收更是一举突破 1 亿元达到 1.19 亿,占当年营收比重更是高达 45.03%。

为了更加牢靠地傍上奥瑞金这个大 " 金主 ",亦也或是为其 IPO 上市前冲刺业绩铺路,在 2016 年 5 月,陈勇通过其控制的关联公司山东博瑞特和扬州博瑞分别向奥瑞金的实控人和董事长周云杰、董事魏琼、副总经理赵宇晖等三人提供高达 7725 万的资金拆借。

除了大额的资金拆借,在扬瑞新材此次 IPO 前夕,还悄然通过股权转让引入奥瑞金关联公司突击入股,以绑定共同上市利益。

据扬瑞新材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6 年 9 月,扬瑞新材实际控制人陈勇将所持扬瑞新材 4.9% 的股权以 3822 万元的对价转让给一家名为堆龙鸿晖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由此,堆龙鸿晖成为扬瑞新材第四大股东。

据工商资料显示,堆龙鸿晖更像是一家专门为入股扬瑞新材 IPO 而设的企业,其成立于 2016 年 5 月 20 日,为北京奥瑞金包装容器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北京奥瑞金则又被奥瑞金全资持有。

通过资金支持和突击入股,达成深度捆绑的两者,在 2017 年,扬瑞新材对奥瑞金的销售额便一举突破 1 亿,同比增长近 100%。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 2017 年扬瑞新材对奥瑞金的销售额与 2016 年相比增加了近 5000 万元,但其当年的营业收入增长却仅为 2295 万元。也就是说 2017 年开始,扬瑞新材对其他客户的销售增长已经陷入了下滑之势。

深度捆绑 " 金主 ",在 " 金主 " 发展迅猛之时自然多有脾益,但当 " 金主 " 一旦失势,其带来的负面效应也将是直接而深刻的。

正在扬瑞新材此次 IPO 的关键时期,曾给其带来利润 " 庇护 " 的 " 金主 " 奥瑞金突然由于行业环境的变化,其自身不仅面临着 " 空前的挑战 ",业绩也出现了大幅变脸。

据奥瑞金有关财务数据显示,在 2016 年奥瑞金创下扣非净利润 10.76 亿元的高点后,2017 年便仅仅录得 5.97 亿元,同比下降 44.57%;但到了 2018 年,其扣非净利润更是飞流直下,同比下降达 79.27%,仅为 1.24 亿元。

" 下游消费市场的主引擎由数量增长编委结构化提升,大品类、大品牌市场增速普遍放缓,主要生产原材料价格屡创新高,总体涨幅远远超出产品价格提升的步幅。" 在奥瑞金的 2018 年报中如此写道:" 融资形式总体严峻,公司和控股股东面临大额短期到期财务需要偿还,资金压力增大。"

此外,奥瑞金于 2017 年 7 月 11 日发布公告,收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的通知,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向奥瑞金及其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事项涉及奥瑞金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合作事宜,该案件目前处于中止诉讼状态。由于目前奥瑞金对中国红牛的销售达到奥瑞金总收入的 60% 以上,中国红牛对奥瑞金业务具有重大影响。

扬瑞新材对奥瑞金出售的粉末涂料正好是被其大量用于制作红牛饮料罐,显然,在奥瑞金及其第一大客户红牛身陷跨国诉讼时,一旦判决对奥瑞金、红牛不利,也将势必直接拖累扬瑞新材的未来业绩。

由于扬瑞新材的招股书中未披露其 2018 年的最新业绩。因奥瑞金在其 2018 年年报中所指 " 主要生产原材料价格屡创新高 ",作为其生产原材料的重要供应商便是扬瑞新材,在双方已经就 IPO 捆绑成利益共同体的情况下,奥瑞金不知是否存在为了保证此次 IPO 的成功而以高价采购的方式 " 输送利益 "。不过仅仅是奥瑞金在 2017 年之后所面临的市场、财务和诉讼困局,显然已经足以让紧紧依附于它的扬瑞新材及其 IPO 之路变数多添了。

(完)

以上内容由"叩叩财讯"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叩叩财讯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背后的力量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