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澳军前锋,后发先至: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

原标题:澳军前锋: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

设计想定:填补空白

就国土安全环境而言,澳大利亚有着天然的地利优势,任何想要对澳大利亚形成威胁的敌对武力,在实施打击前都必须首先跨越遥远的太平洋。其周边国家又缺乏远洋海军作战实力,唯一近在咫尺的邻国新西兰等同于兄弟之邦,不具备威胁性。因此,澳军方早期的作战想定,多以海上远程巡逻和阻绝任务为主,在武器装备的购置上,也以远程海上打击为主要考量。

最早,澳军两栖舰船的主力是从英国那里租借来的 6 艘登陆舰,在其于上世纪 50 年代逐渐退役后,澳军并未急着淘换新舰以补充战力缺口,而是选择了从美军手中购置二手 LSM-1 中型两栖登陆舰。此后,到上世纪 70 年代,澳军才开始自行建造巴里巴板级重型登陆舰,以作为两栖登陆的运输主力。而在大型两栖登陆舰方面,澳海军的动作更为迟缓,不仅到 1982 年才自行建造贝迪维尔爵士级坦克登陆舰,还从美国购买了 2 艘已经退役的新港级坦克登陆舰聊以充数。

从两栖舰艇的种类及规模可以看出,澳军过去并不重视两栖作战能力,因此也没有将预算花在看起来无足轻重的两栖舰艇上。但在 2000 年的东帝汶维和行动中,距离最近的澳海军在动员速度、作战实力和非传统任务处理能力上都存在明显不足,不得不仰赖美军太平洋舰队的兼程驰援,这使得澳军开始认识到两栖战力在未来区域作战任务中的重要性。此后,随着其他国家竞逐海上优势的交锋愈演愈烈,澳军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现有海上武力的作战缺口,开始有意识地增强自身两栖作战实力,以填补南太平洋地区的战力真空。

鉴于现役两栖舰艇都是服役近 30 年的老船,性能上早就不能满足作战需要,因此澳军针对新一代大型两栖攻击舰的引进事宜,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同时,由于澳军 " 墨尔本 " 号航母早在 1985 年就卖给了中国,为了有效应对未来两栖战队在舰艇防空和两栖作战支援方面的需求,澳军将短距起降战机操作能力也列入了招标规范。

尽管澳海军野心勃勃,但由于预算有限,加上关系最亲近的英美都没有同级舰艇可供澳军采购,因此澳海军转向欧洲船厂进行招标,最后由西班牙国营纳凡提亚船厂夺标,负责船体建造和轮机安装。至于上部构造和武器系统,则由英国航太集团的澳洲分公司负责。由于此前纳凡提亚船厂曾为西班牙海军建造过规格相近,且具有短距起降战机操作能力的胡安 · 卡洛斯一世级两栖攻击舰,为了降低设计风险和额外支出,这便成为澳海军新一代大型两栖攻击舰——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的原型。

舰体构造:合理适用

为了更好地满足舰载机操作需求,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编注:以下简称堪培拉级)采用全通式甲板设计,并在舰艏设置了滑跃式甲板。飞行甲板下方的 01 甲板,是主机库和登陆部队的临时集结点。登陆部队的住舱位于机库下方的 02 甲板,车辆和重装备的储放货舱则位于临近坞舱的 03 和 04 甲板。为了方便登陆部队集结登机或换乘登陆艇,堪培拉级载货舱甲板、飞行甲板和舰艉船坞之间都设有直通栈桥,车辆装备能自行驶入驶出,免去了额外使用起重机的时间。

为了增加在近岸狭窄水域的操作性能,堪培拉级不仅刻意减少了吃水深度,还采用独特的燃气轮机与柴电复合推进系统。以往,舰船传统的推进方式都是由动力系统通过大轴带动螺旋桨,但堪培拉级因装有电动推进系统,电动马达和螺旋桨采用一体式吊舱设计,当船舰要转向时,只需转动吊舱就能直接改变螺旋桨推力方向,海上机动能力大大提高。这一设计不仅增强了舰船的操控灵活度,缩小了回转半径,而且由于大轴不用贯穿船底,因此也缩小了舰艇遭遇水下攻击时的危险系数,提高了舰船的生存力。此外,从结构设计看,由于不需要安装复杂的减速齿轮箱,也使主机的安装位置更为自由、充裕。

堪培拉级的动力系统包括:1 台输出功率为 19 兆瓦美制通用电力 LM2500 燃气轮机和 2 台输出功率为 7.3 兆瓦德制 MAN16V32/40 柴油发动机主机。当舰船以中低速巡航时,主要由柴油发动机负责发电,而全速行进时,燃气轮机也开始工作。另外,舰上还备有 1 台输出功率为 1.3 兆瓦的备用柴油发动机,以备不时之需。

由于柴电复合推进系统格外省油,因此堪培拉级能以 15 节的巡航时速,持续航行 1.7 万公里。此外,由于其最低速度只需 8 节,配合舰艏两具侧向推进器,堪培拉级完全能在狭窄海湾内行驶,无需拖船协助就可实现自行调度。最高航速可达 20 节左右,视载重不同略有变化。这一速度虽然相较于动辄 30 节的护卫舰略显不足,但两栖攻击舰本就不以速度取胜,因此对于其战力并没有太大影响。

作战能力:均衡装载

堪培拉级采用萨博集团设计的 9LV MK.4 作战系统,主要传感器包括 " 长颈鹿 " 海空两用搜索雷达和红外线光电搜索追踪系统。考虑到自卫需求,舰上还装有 4 门法制 25 毫米 " 台风 " 系列自动炮和 6 挺 M2 型 12.7 毫米重机枪。在防御系统方面,堪培拉级除了装有常见的干扰弹发射器外,为了预防柴电潜艇的近岸埋伏,还加装了美制 AN/SLQ-25" 水妖 " 拖曳式鱼雷诱饵。

从武备方面看,堪培拉级算不上威武,但考虑到其主要任务是充当两栖部队的浮动基地,以进行跨区域武力投送,因此有效载荷才是其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堪培拉级能容纳 1046 名全副武装的官兵及其所需装备,如有需要,还能额外挤进 1600 名官兵。换言之,其在战时完全能装载 1 个旅级战斗单位。因为采用全通式飞行甲板,堪培拉级理论上能保证 7 架中型通用直升机同时进行起降操作,足以运送 1 个加强连和所需装备执行垂直登陆任务。为了配合堪培拉级入役,澳海军还在 2012 年底调拨 2 个步兵营进行两栖特战训练,预计未来这两支部队将成为澳大利亚两栖部队的兵力骨干。

除人员外,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的车辆甲板空间总计可容纳 110 辆各式地面车辆,如澳陆军现役主战坦克、履带装甲车和轮式装甲车等都可承载。而在执行运输任务时,车辆甲板能装载 196 个海运货柜,方便执行人道救援任务。舰艉船坞主要用来操作 4 艘 LCM-1E 机械登陆艇,能在 4 级海况下执行登陆艇回收和泛水作业。除登陆艇外,舰艉船坞还能容纳 4 艘 RH1B 橡皮艇,以供特战与登船临检任务使用。

航空战力:潜力巨大

为避免升降机操作影响甲板飞行作业,堪培拉级的 2 具升降机分别位于飞行甲板尾端和舰岛前方,这样的设计让左侧的飞行甲板能全部作为直升机和短距起降战机的降落点。而之所以不采用舷侧升降机的原因,主要是考虑恶劣天气环境有可能会严重影响升降机的使用。其中舰岛前方的升降机供中型机使用,而甲板后方的升降机则能承载大型机进出机库。另外,在甲板侧面还装有专供弹药装填使用的小型升降机。

堪培拉级在飞行甲板的左前方装有倾斜角为 12 度的滑跃式甲板,可供短距起降战机使用。其飞行甲板可同时起降 4 架 CH-47" 支奴干 " 重型运输直升机或 6 架中型通用直升机,或是 " 虎 " 式武装直升机。目前,澳军已计划以 NH-90 中型通用运输直升机全面取代陆军的 UH-1 和 S-70A 通用直升机,而海军也打算同步跟进,以达成机种的单一化降低后勤保障成本。

堪培拉级的机库可容纳 11 架中型通用直升机,而在车辆甲板上还可再容纳 7 架。换言之,最多可装载 18 架中型通用直升机。目前,澳海军计划在舰上常驻的是由 NH-90 通用直升机和 S-70B 反潜直升机组成的混合舰载机联队,澳国防部曾宣布未来将引进 F-35B,作为该舰的短距起降战机。

堪培拉级虽然在舰载机战力上不能跟大型航母相提并论,但较之无敌级之类的轻型航母却绰绰有余。特别是在引进 F-35B 之后,该舰将具有一定的舰队区域防空和对地支援能力,不仅能保护两栖战队,还能替登陆部队提供其迫切需要的空中支援,在滩头阵地立足未稳之际,有效阻绝敌岸守部队的反击。

澳海军对于 F-35B 的服役时间不断推迟虽颇有微词,但在空军也打算引进 F-35C 的情况下,具有一定程度零部件共通性的 F-35B 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当然,更现实的原因,还是因为目前国际军火市场上的短距起降战机凤毛麟角,很难有更多的挑选余地。

潜在优势:后发先至

从目前看,不论是后勤保障还是 C4ISR 系统,F-35B 都有着巨大的优势。毕竟,随着美澳同盟关系的日益升温,堪培拉级未来都极有可能与美军特遣舰队并肩作战。因此,即便服役时间悬而未决,澳军方高层仍旧将其作为首选。

随着堪培拉级入役和两栖专业部队的筹组,澳海军战略规划的调整轮廓也已浮上台面。尽管无法与美海军或是东亚其他国家分庭抗礼,但从其自身所处的地理环境来看,未来澳海军将拥有南太平洋地区数一数二的海上跨区域武力投送能量。相较于需要额外航行才能赶到的其他国家海军而言,澳海军两栖战队势必将在第一时间,借地利之优势,作出最快的反应。这对于非传统安全任务或是低强度区域冲突来说,将是难以取代的优势,足以让澳军两栖战队后发先至。

堪培拉级和麾下的两栖战队具有内线作战优势,在战力补给和增援上所需的时间,都比在该地区没有海外后勤基地支援的其他国家舰队要短。而且就算在舰载机战力上技不如人,澳军仍可退而求其次,后撤到陆基航空兵力掩护范围内进行作战。在辽阔的南太平洋海域中,这种看似不起眼的战力差距对于制海权争夺战来说,却往往有令人想不到的关键性作用。

相关标签 秦海璐黄晓明
军事频道

军事频道

环球军情 时刻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