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大叔,我看你也四十岁,为嘛还这么天真

云南居于中国的边陲,在北上广一线城市的群众看来是 " 礼失求诸野 " 的好地方,因此不但有人类学考察,更有大理疗伤的传说。《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直接从飞扬滇戏馆的 " 人间未可辞 " 的心境开始,时代巨变之中,地方剧种无以为继,当家人刘君山面临事业和情感的双重缺失,这是人生的极限施压。也许在人间四月天,段晓蓝再次来到了刘君山和戏院的身边。坦荡又腼腆、深沉又长情的刘君山,将《重楼别》将军与未婚妻的缘分故事在戏中和现实里演了一回又一回,最终在大理的桥上迎来了高光的逆袭,曲终人散之际揭开了面具、坦白了心底的爱,真情的力量才是改变现实的最大推动。

《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是第三部系列大电影,这一次情感中心侧重于如何在现代化浪潮中坚持传统艺术,戏中人对于戏剧的初心不改难能可贵。名为飞扬滇戏院,实则是困顿,勉为其难支撑下去,纯粹在于带头人刘君山想这盏灯亮的久一些,即便最终也是落幕,他在电影里所有的求索都找不到出路,也许彩蛋中的直播有可能别有洞天未可知。《重楼别》讲缘分,重人情,弓箭手段晓蓝射出的丘比特之箭击中了渣男的心,又因为误会在刘君山心里留下了涟漪。终究是要向自己的真心告别,刘君山拒绝了渣男大老板的投资,回到了第三回缘分的地方,投身于大理的河里制造了属于自己的涟漪。陈翔导演的这出戏,素朴而有激情,寄寓了美好生活的希冀。

之所以说《重楼别》只是希冀的艺术作品呢,电影本身也给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段晓蓝与渣男老板也是有真感情的,然而其迟迟不能离婚,她的游移不定让她失去了方向。在没有认出刘君山就是当年在公交车上误会的路人之前,就借了他一用,问了一个《东邪西毒》式的问题 " 大叔,我看你也四十来岁了。如果我嫁给你,我们能相守一生吗?"(大意)这个大叔自然是愿意的,因为他除了沧桑的年龄和一身功夫无处使的困窘,几乎是一无是处,房子和票子是绝对没有的。正是刘君山的天真,本片编剧导演陈翔给了他一个六点半的有酒、有传奇的故事。《陈翔六点半》系列电影的故事内核都是极为美好的,正如观众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这么多美好,电影给予了他们一场小小的梦。这场也许可能大概有概率实现的梦境中,人生总是有无限可能。

相关标签 5g概念股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