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网售处方药乱象,真的是叮当快药们的锅吗?

IT爆料汇 07-01

撰文 / 猪九诫

出品 / IT 爆料汇(ID:baoliaohui)

2018 年 4 月,我刚来北京时,还不知道可以通过外卖平台买药,一次小小的感冒,楼下药店给我开了 200 块钱的药。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有着一样的经历,常常被药店导购员弄得晕头转向,一瓶维 C 都恨不得能卖你个一两百。

不过俗话说得好,互联网就是传统暴利行业的粉碎机。

随着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的不断发展,如今我们通过外卖平台和电商平台就能轻松买到许多常用药,而且还能 24 小时配送到家。

当我第一次从外卖小哥手里接过自己买的感冒药之后,我便开始确信,互联网医药必将摧毁一条从药企到药店的巨大利益链条。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先跨过网售处方药乱象的这道坎。

Part.1

叮当快药们的阵痛

最近几天,医药电商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风波的起源,是一条狗。

根据人民网报道,有记者最近使用一条狗的照片当做医师处方在各大网上药店尝试购买处方药,结果居然顺利通过了丁香医生等 5 家平台的在线审核。

狗子虽好,但肯定是不能当处方用的,所以这也反映了目前互联网医药行业存在的一个最大问题:处方药销售混乱

后来记者又做了实验,发现在叮当快药等平台开具的在线处方,还普遍存在着审核不严现象,平台所开具的电子处方根本未经药师审核签字。

那么到底互联网医药平台该不该出售处方药?在出售的过程中又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这成为了一个迫切需要讨论的问题。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的区别。

处方药(Rx)就是指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开具处方才可购买的药物,而非处方药(OTC)则是不需要处方即可自行判断、购买和使用的药品。

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处方药通常具有一定的服药禁忌、毒性或者不良影响,用药方法和时间上也有特殊要求,因此必须在医生指导下购买和使用。

例如我们常用的头孢类药物,如果在服用期间饮酒,便可能出现休克、昏厥甚至是生命危险。

正是因为处方药的特殊性,所以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要求开具处方购买。而目前叮当快药等互联网医药平台所面临的最大争议,便在于监管的问题:形同虚设的处方审核,真的能保障用药安全吗?

为了验证目前网售处方药存在的问题,我亲自试了试在网上购买处方药,发现确实存在着很大的监管漏洞。

例如直接在百度搜索头孢购买,马上就能跳出不少网上药店的链接,登记以后就能直接购买,所谓的审核也非常不严格。

比搜索引擎更容易买到处方药的是各大电商平台,在淘宝和京东等平台直接搜索处方药名后,提交需求即可购买,基本不会详细看你提交的处方。

除此之外,大部分互联网医药平台的自有 APP,也都支持购买处方药。

当然,也有买不到的地方,比如各大外卖平台。不管是在饿了么还是在美团,搜索处方药均无显示,进入药店内搜索也没有结果。

所以是这些外卖平台更有良心一些吗?

当然不是,而是外卖平台作为第三方,和药店电商自营有所区别,而处方药销售混乱的这个锅,其实也不应该完全由互联网来背。

Part.2

网售处方药的滴滴式困局

2018 年,国内曾经出台了多份文件鼓励互联网医药行业的发展,并且明确指出指出,医师在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可在线为部分患者开具处方购买处方药。这也是目前网售处方药的合法性来源。

原本网售处方药的前途一片光明,但是却偏偏出了点意外。

2018 年 5 月,一名 21 岁的江西女孩因网购处方药 " 秋水仙碱片 " 后服用过量,抢救无效死亡。六个月后,又有一名 22 岁的上海女孩同样因网购的 " 秋水仙碱片 " 后过量服用死亡。

两个花季少女的逝去,就像当年的滴滴案件一样,在引起舆论反转的同时,也改变了官方的态度。

今年 4 月,最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草案提出:" 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这被认为是官方收紧甚至全面禁止网售处方药的信号。

但是就和网约车与出租车之争一样,处方药购买的混乱现象,其实并不是互联网医药平台导致的,而是国内医药行业一直存在的行业顽疾。

作为一个常年生病的用药大户,我曾经在不少药店购买过处方药,比起互联网,线下药店的处方药销售乱象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多时候,即使是在没有执业医师的药店,没有处方你也可以购买到处方药。大部分药店的默认潜规则是,如果不凭处方购买处方药,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开具发票

更重要的是,在传统的药品销售模式下,处方药完全是被动消费,吃哪个厂家哪种药,完全由医生决定,这里面就存在很大的回扣和腐败空间。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北大医学院人文学院院长助理王岳便表示,药品是少有的越竞争价格越高的商品,因为药厂关心的不是吃药的患者,而是开药的医生,价格越高,就越有空间给医生回扣。

但是在网售处方药的模式下,消费者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对药品价格、疗效和不良反应的横向对比将树立真正合理的药品销售秩序。

其实站在我们消费者的角度,有时候购买处方药确实太难了,门诊挂号往往就需要几十块,而且还可能面对医生开出的各种 " 天价处方药 "。

所以如果不是真的被线下药店坑得体无完肤了,又有谁真的必须要到网上购买处方药呢?

如今互联网医药平台所面临的处方药购买争议,其实问题并不完全是出在平台本身,只不过是一直以来就在线下存在的处方药销售乱象转移到了线上。

相比线下的混乱,处方药的线上销售反而显得稍微有序一些,所以将处方药购买的乱象完全归咎于互联网医药平台,未免有些过于武断了。

Part.3

叮当快药们的未来

无论线下市场如何混乱,都不能成为网售处方药乱象频发的借口,只有认真解决问题才是正道。那么面对如今互联网平台上混乱的处方药销售乱象,叮当快药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我认为应该从下面两个角度入手解决。

首先,是电子处方开具流程的标准化和监管措施的完善。

这一点主要是约束平台,一方面在于通过在线诊疗等方式开具真正有效和负责的电子处方,另一方面则在于对电子处方和线下处方进行同等严格的审核机制,通过这两个措施,基本就能保证我们每个人都能通过网络合法安全地购买处方药。

其次,则是建立处方药实名购药机制。

这一点主要是约束患者本身,患者应该严格按照处方要求购买和使用药物,本人购药本人使用。在医师明确告知药品毒性、不良反应、用药禁忌的前提下,如果患者自行更改药物用途用量,造成的后果应该自行承担,这一点和线下购药应该一视同仁。

总而言之,一刀切禁止网上购买处方药,并非治本之策,背后的监管措施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网上药店的普及,其实就和网约车、外卖一样,是利国利民的举措。有了网上药店以后,起码我们再也不担心半夜买不着药,在外卖平台花个几十块钱就能给你送药到家。

而且在我看来,互联网医药在便利和安全之间是并行不悖的,并不存在以安全换取便利的问题。只不过在互联网的放大效应下,我们得以更好地观察到目前处方药销售所存在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是互联网导致的,也不会因为互联网而消失。就拿去年的两起案子来说,难道通过线下药店购买的处方药,就不会服用过量致死了吗?

所以在整治处方药购买乱象的这个问题上,其实更需要的是监管、平台和患者之间的合力,这一点线上线下完全是平等的。而一些人不断打着安全的幌子污名化互联网医药,其实不过是内心对其抱有更多的偏见而已。

今天早上,某科技博主发帖称,网售处方药频繁违规触及监管红线,屡教不改,而且盈利模式难以突破,盈利前景并不乐观。但是在我看来,只要有源源不断的消费者支持,养活国内的主流线上医药平台根本不是问题。

不说别的,单单是从不少药师嘴里掏出来的回扣,恐怕就能养活好几个叮当快药和丁香医生。

而这位博主所不知道的是,在北京上海的许多大医院,常常有来自周边和偏远省份的慢性病和重病患者不远千里去挂专家号看病,在看完病之后,他们后续每次拿药还得回到医院重新开处方才能购买,非常麻烦。

所以未来如果有几个真正靠谱而安全的网购处方药渠道,可以让这些患者在家就买到自己想买的药,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要说叮当快药们的未来将会怎样,其实我并不确定,可能一家平台会死去,而另一家平台会活下来,但是不能改变的,是互联网对整个医药行业的颠覆。

对了,那个博主能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我想他家里一定没有一个需要网购处方药的老人。

IT 爆料汇原创出品,转载请留言

以上内容由"IT爆料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处方药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IT爆料汇

IT爆料汇

专注互联网圈的内幕爆料、干货分享。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