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沉寂多时,“中植系”悄然再战江湖:资本市场最后的“派系”能否再度“覆手为雨”

叩叩财讯 06-26

导读: 在刘士余掌舵证监会时,其时常匿名批判 " 资本大鳄 "、" 害人精 ",这让 " 中植系 " 一度恐慌异常,但随着刘士余卸任证监会后并主动投案自首,资本市场的监管似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尤其是随着日前监管层针对民营企业在金融层面的多项支持政策的出台,以 " 放贷 " 和 " 资金拆借 " 闻名于市场的 " 中植系 " 又开始向资本市场试水。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 ) 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姚 毅 @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在经历了近一年屡屡 " 踩雷 " 的阵痛之后,虽然监管对国内金控平台和所谓的 " 金融大鳄 " 敏感的态度尚未彻底改观,但原本已经以业务收缩为主基调的 " 中植系 ",在近期似乎正在悄然改变其在国内资本市场的战略部署。

日前,虽然一边厢," 中植系 " 还在康得新百亿巨款之谜所引发的纷争中与曾经的合作伙伴斗法斗得难分难解,另一边厢,其再次重归其曾深谙资本运作之道的二级市场中,悄然展开了又一轮的资本狩猎。

6 月 25 日晚间,宝德股份 ( 300023.SZ ) 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实控人赵敏和邢连鲜拟将所持公司 10% 股权,协议转让给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 首拓融汇 ")。

与中新融创、中融信托、中泰创赢、中泰创展等早已被二级市场熟知的 " 中植系 " 持股平台相比,首拓融汇是一个陌生的存在。

但穿透首拓融汇的股权结构," 中植系 " 掌门人解植锟通过上海首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关联企业成为首拓融汇的 99% 股权的持有人,另外 1% 的股权则在 " 中植系 " 老将刘悦名下。

在通过首拓融汇接盘宝德股份 10% 的股权后,加之之前 " 中植系 " 另一平台重庆中信融创原本持有的宝德股份 18.17% 的股份," 中植系 " 在宝德股份中的持股将上升至 28.17%,与宝德股份实际控制人赵敏等人的持股比例缩小在 10% 左右。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桩股权转让并非孤例,在 " 中植系 " 进一步拿下宝德股份话语权的背后,是原本已经沉寂多时的 " 中植系 " 在近两个月以来,以一种更为隐蔽、低调的方式频频落子国内资本市场。

过去这一年多的韬光养晦,虽然 " 中植系 " 伏低做小,惴惴而行,但相比 " 海航系 " 已经分崩离析、" 宝能系 " 成为明日黄花和 " 先锋系 " 的山雨欲来,同样以 " 金控平台 " 闻名的 " 中植系 " 还依然能续写着国内资本市场最后的资本派系传说。

" 在刘士余掌舵证监会时,其时常匿名批判‘资本大鳄’、‘害人精’,这让‘中植系’一度恐慌异常,但随着刘士余卸任证监会后并主动投案自首,资本市场的监管似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尤其是随着日前监管层针对民营企业在金融层面的多项支持政策的出台,以‘放贷’和‘资金拆借’闻名于市场的‘中植系’又开始向资本市场试水。" 一位接近于 " 中植系 " 的资本元老级人物透露。

1)近期频频落子二级市场

2019 年,距离 " 中植系 " 全面正面出击国内资本市场已经过去 4 年之久。

虽然在 2015 年前," 中植系 " 已经存在多年,且已经通过恒天集团等央企搭建起了中融信托、恒天财富等众多 " 金融资金 " 平台,并已经先后通过定增进入多家上市公司,但此前一直惯于隐身在上市公司幕后的 " 中植系 ",真正在国内资本市场中的名声鹊起,还是来自于其在 2015 年之后高调而凶猛的一系列资本掠食。

从宇顺电子到美尔雅,从莲花味精到荃银高科,从佳都科技到大名城,在过去的几年中,国内资本市场中,被 " 中植系 " 染指者众。

月满则亏。

2017 年下半年,随着众所周知的监管风向的趋紧," 中植系 " 也为自己前些年的 " 风头过盛 " 而付出代价——除了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监管危机外,更有来自于野蛮生长后市场中风险的聚集。

收缩、收缩、再收缩,成为了 " 中植系 "2018 年的关键词,而不断陷入 " 地雷阵 " 踩入资本雷区,更成为了贯穿其 2018 年始终的梦魇(详见叩叩财讯报道" 中植系 " 缘何踩入地雷阵:从乐视、中弘、ST 长生、" 阜兴系 " 到 2019 年债市第一雷)。

尤其是在 2018 年 9 月,与 " 中植系 " 及解植锟关系及其紧密的央企恒天集团原董事长张杰的突然落马(详见 独家重磅:央企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被调查 或涉恒天财富融资案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案再追踪:案情比想象中复杂,让很多人惴惴不安),更被外界视为 " 中植系 " 大树将塌的前奏。

在那一段时间中,外界看到的除了 " 中植系 " 的沉默低调,大幅减缓资本运作外,同时也看到了众多 " 中植系 " 资产默默的处置或 " 非关联 " 化。

于是,2018 年初,有着 " 中植系 " 钱袋子之称的中融信托相关股权计划转让,而 " 中植系 " 旗下最重要的 PE 平台之一中新融创在 2018 年 10 月末悄悄的迎来了新的大股东—— TCL 集团(详见:独家重磅 ||" 中植系 " 悄然再售核心金融资产 TCL 缄默接盘中新融创)。

" 我们这一年的工作基本就是在整理内部财务和要账。" 一位 " 中植系 " 的高管向叩叩财讯透露,因为此前资金拆借和投资等遇到多起违约或 " 爆雷 " 事件。

但进入 2019 年 5 月以来,已经低调多时的 " 中植系 " 开始有了复苏并再战资本市场的迹象。除了宝德股份外,仅仅一个月内," 中植系 " 魅影再度在至少两家上市公司中闪现。

5 月初,北京第二中院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深圳五岳乾坤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 *ST 美丽(000010.SZ)4285.54 万股股票,占其总股本的 5.23%。据 5 月 8 日 *ST 美丽发布的有关公告显示,相关股权已拍卖成交,而受让方为一家名为红信鼎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红信鼎通 ")的企业。

该股权受让后,红信鼎通及其一致行动人江阴鑫诚业展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 " 江阴鑫诚 ")将合计持有 *ST 美丽股票 8365.55 股,占其总股本的比例为 10.2%,由此,红信鼎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成为该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没错,红信鼎通和江阴鑫诚的背后,站立着的皆同为 " 中植系 "。

据企查查工商资料显示,红信鼎通为岩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100% 全资控股公司,而岩能资本则是中植企业集团的全资企业。

红信鼎通还作为 LP,则持有江阴鑫诚 80% 股份。

在接盘 *ST 美丽相关股权不到一个礼拜,5 月 14 日晚间,皇庭国际 ( 000056.SZ ) 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收到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的回函,深圳市康顺晟源实业有限公司 ( 下称 " 康顺晟源 ")日前增资皇庭集团获得其 20% 股权。

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康顺晟源 100% 的股权,而中海晟融的背后则是解植锟 100% 持股的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海晟丰持有中海晟融 99.93% 的股权,剩余的 0.07% 则由解植锟直接持有。

更早之前的 2019 年 4 月 16 日,中南集团与首拓融汇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南集团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将其所持 3.52 亿股 ST 中南的股份 ( 占公司股本总额的 25% ) 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首拓融汇行使,直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

2)再战江湖的背后

对于在资本市场纵横的 " 中植系 " 而言,资本市场的直接监管者对其的态度尤为重要,据上述 " 中植系 " 资本元老级人物透露,多年来,无论是 " 中植系 " 内部还是解植锟本人,都试图通过各种关系试图获得监管者的青睐。

除了在 " 中植系 " 内部多位高管曾来自于监管层外,还曾为攀附关系而遭遇骗局付出代价。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 2015 年间 " 中植系 " 曾接盘一个股权项目,斯时,市场对 " 中植系 " 在该项目上的大方出手都深感不解,除了与 " 中植系 " 以往的投资风格截然不同外,该股权项目自身的问题之大,曾让多位潜在接盘者绕道而行。

" 推荐这个项目的掮客曾有监管背景,其向解承诺说可以引荐其与时任监管部门的最重要人物认识,于是解植锟听信其言,而大手笔接手了该项目,结果该掮客在项目达成不久后便抽身而去,留下了一堆烂摊子。" 上述接近于 " 中植系 " 的资本元老级人士透露,而该项目在 " 中植系 " 接手后曾多次试图转让出手,但至今皆未果,砸在了手中。

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任时期,则是 " 中植系 " 及解植锟最为敏感的时期,资本市场中不时有传言称解常滞留海外。

" 只要此前监管层一提到到‘金融大鳄’之类的话语,‘中植系’内部便会深感恐慌,生怕其特有所指。" 上述接近于 " 中植系 " 的资本元老级人物透露。

显然,在新一届证监会领导班子履新后,无论是市场环境还是监管环境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这也成为 " 中植系 " 再度试水资本市场的最佳时机。

不过,在此次宝德股份向 " 中植系 " 转让有关股权的同时,还有一桩资产的出让颇让人玩味。

2019 年 2 月,宝德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安徽英泓出售庆汇租赁 90% 股权,交易完成后,将不再持有庆汇租赁股权。

而庆汇租赁这 90% 的股权则是 " 中植系 " 于 2014 年 8 月以 3.033 亿购得,两个月后便将其倒手卖给宝德股份,并估值爆增 3.7 亿多达到 6.75 亿。

斯时," 中植系 " 方面承诺,庆汇租赁 2014 年 ~2017 年拟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 5680 万元、7280 万元、9450 万元和 1.259 亿元。

梳理宝德股份的公告不难发现,在控股庆汇租赁刚刚并入宝德股份的 3 年间,庆汇租赁业绩的确如 " 中植系 " 承诺般基本完成了业绩对赌。

然而,蹊跷的是,就在刚过承诺期的 2018 年,庆汇租赁则突然业绩变脸,还出现了多起产品违约的情况。财务数据显示,庆汇租赁 2016 和 2017 年度净利润分别为 9948.6 万元和 9806.98 万元,但在 2018 年 1-11 月期间却巨亏 3.1 亿元(未经审计)。

2019 年 5 月,在国内某投资者问询平台上,有宝德股份投资者提问称:请问董秘,贵公司出售庆汇租赁的事情似乎雷声大雨点小,是不是卖不掉?

而宝德股份的董秘则回答称:出售事项相关的中介核查工作仍在进行,公司及有关各方正在积极推进,如有进展公司将按规定进行披露,请关注公司公告信息。谢谢!

(完)

以上内容由"叩叩财讯"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资本市场资本
叩叩财讯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背后的力量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