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 00 后大学生爆改公寓开轰趴馆,生意做到阿里门口,年入 200 万

电商在线 06-25

在一幢私密的民居房里,特色 " 轰趴 " 正在进行。

二三十个年轻人围坐一起,窗外漆黑一片,屋内的每个人都闭着眼睛……如果这一刻你在角落旁观,可能会觉得恍惚。

这是一局 " 狼人杀 ",玩得久了,陈楚皓一眼就能看出新来的玩家是什么道行,高手自带气场。也能看出人群中谁是领袖,谁是活跃分子,谁在暗暗较劲,在他这儿,精气神只在放松玩游戏的时候满血复活。

浙工大学生陈楚皓的这家轰趴馆,在周末的夜晚最为热闹,一人收费三四十元起步,最多时可以来三十号人。生意好时差不多一周就可以赚够数千元的房租。

95 后、00 后来尤其爱玩,他们个性、洒脱,不拘泥形式,总有着一层令人 " 捉摸不透 " 的潮流气息。

和喜欢去桌游店打狼人杀、去 KTV 唱到天亮、去电影院看电影、去台球厅玩桌球的 80、90 后们不一样,95 后和 00 后们,喜欢去狼人杀店唱 KTV,去 KTV 里打麻将,去台球厅玩 VR,去私人影院五人连坐打游戏。

有开放式厨房,有玩桌游的长桌、沙发、游戏机,还有游戏包间、观影区、休息区。来人可以在这办公、喝酒、小聚。气氛温馨,装修现代的轰趴馆满足了现代人高效、多元的消费欲望,也催生了线下轰趴娱乐经济。

还有一支满是 00 后的大学生创业团队,靠开轰趴馆,早早完成了年入百万的小目标。

一群年轻人

" 最近漆橙轰趴馆正在做第六家店的改造。" 这个谐音 " 启程 " 的杭州团队,辐射范围已经从小区周边,扩大到了整个杭州。

陈楚皓是团队里最 " 年长 " 的负责人,是个 97 年的应届生。今年 7 月,他才能迎来自己在浙江工业大学的本科毕业证。

整个周六下午,陈楚皓和伙伴们聚在一起办公。这间浙工大养贤楼 304 的创业办公室里,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

如今 25 人的行政团队里,大部分都是 00 后,很多从大一大二就开始加入了。陈楚皓本人,也是在自己的大二阶段,创下的这家公司。

那会儿的陈楚皓,对于学生活动是个热情参与的积极分子。除了学校的话剧表演,他也在校学生会里任职。

每次团建,大家聚餐完时间还早,就会转场桌游店。周末的时间更加充裕,还会再转场一次 KTV," 但很明显能看到,每转一次场,人就少掉一些。" 他想,有没有一种场地,能够满足大家多样化的需求,让不同喜好的团队成员能够相对近距离地交流。

" 当时学校外面也有一家集合性质的轰趴馆,但只有最基础的设施和功能:麻将、桌游、影院和 KTV。比较简陋,音质、规模、装修上都让人体验比较差。" 陈楚皓非常喜欢这种新奇的娱乐方式,也看到了巨大的完善空间,加上对学生市场的观察,他决定把这个项目做得更好。

作为浙工大政法管理专业最会 " 挣钱 " 的学生,陈楚皓高二时就投资潮牌工作室、大学万人军训时靠卖鞋垫三天就挣了小两万元,创业早已轻车熟路。

大学生创业有着天然的链条基础,合伙人全都来自政管专业的学生。系内集结,振臂一呼,一周时间不到,6 个行动派就拍板了执行方案,8 万多块钱同时起步了两家店。

最开始,一人一万多的本金,设计、装修全部亲力亲为。白天一起刷墙,晚上在工地,冷了就把门板放倒,一起睡在上面。

" 中午都是订那种便宜的盒饭,然后蹲在地上吃。" 团队里来自衢州的小杨,家里是做实木生意的,虽说算不上是富二代,但当时也被折磨得 " 商 " 家公子的形象全无。

" 漆橙轰趴 " 定位为一种集娱乐休闲、社交生活及私家派对相结合的经营方式和商业模式。

陈楚皓对 " 轰趴 " 的理解是 " 吃喝玩乐一站式服务和私密性空间的完美结合 "。轰趴馆开业一年多来,以 " 线上预定+线下体验 ",客户包括大型公司和高等院校等,深得都市白领阶层和年轻人群的追捧。

问起投资钱从哪来,陈楚皓表示他们的启动本金,其实都不大:" 最开始虽然会先跟家里借,但以后要拿挣到的钱来还的。"

六家新兴的店

有种说法,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习惯性在做事前先考虑效率问题。一次用餐可以吃到各种菜系的口味;一次购物可以逛到吃穿用多种商品。在休闲娱乐领域," 轰趴馆 " 便是这样一个集各种玩乐设施于一身的聚会休闲娱乐场所。

与其说开出 6 家店是这群大学生的幸运,不如说是他们抓到了这个痛点——相比网吧、KTV、桌游吧等线下娱乐的单调和饱和,能满足年轻人同时玩乐的轰趴馆绝对是阵清风。

现在 6 家门店,就算每天最高频次只能服务三批客人、上限 100 人,也已经能够让漆橙公司每年收入轻松跃过 200 万。高客单价和高利率的业态,让几位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早早品尝到了年收百万的滋味。

"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我们也从‘社会大学’里接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杭州西北边,最靠近阿里巴巴的漆橙轰趴馆仓前店,就经常迎来一些阿里的团队举行团建。

在提供一些食材、酒水的增值服务之余,陈楚皓会瞄准机会和阿里的客人们 " 学上两招 ",最主要的就是品牌管理,和运营方面。

甚至通过他们的搭线,陈楚皓跟亲橙里二次元店次 v 殿的负责人狐狸,也成为了朋友,接触到更多投资的机会。

" 以前是用支付宝付付钱,结果现在因为做生意,自己也成为了大众口中的码商。" 以前学生党们对 " 码商 " 的理解不到位,以为后台会有许多麻烦的数据。" 现在收款的二维码在店内贴起来,大家付完之后,内部分摊也直接在支付宝上 AA 掉了。" 和陈楚皓一样,团队里不少成员,都从付钱的人,变成了管钱的人。

" 结合比较前沿的互联网思维,产品的同学现在除了在不断精进我们的小程序,还开始了文创产品的开发。" 在店铺越开越多的同时,他们还会设计一些漆橙相关的潮流周边,到杭州和周边地区的音乐节上出售。

大众点评、美团等 APP 的相关搜索排名,飞猪上单个业务的上线推荐,给漆橙带来了不少来自线上的流量。

" 现在做到第六家店,其实是对一个保留球馆的改造。" 自从接手了功能场馆向漆橙轰趴馆改造的项目,陈楚皓就在思考它的进一步可复制性," 希望到今年年底,漆橙能够在浙江区域拓展到 20 家吧。"

一个年轻的业态

但拓展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这个年轻的业态。

" 轰趴 " 直接音译自 home party,某种程度也起源于家庭派对的概念。大家在相对放松的环境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能更好的达到社交团建的感情交流。

这一届的年轻人线下娱乐需求变得多元,能跟你唱 K、狼人杀和打台球的,往往都不是同一批人。花费同样一笔钱,能够用多项目来满足年轻人多样化的需求,成为了轰趴概念的主旨。

虽然像威廉古堡等别墅型的轰趴馆,已经开到了全国连锁。但更多人对于轰趴馆的感知,还是一个无法区分的状态。

加上大学生身上天然带有 " 缺乏经验 " 的标签,让陈楚皓在代表团队进行一些商业路演、或是和投资人商谈对接时,偶尔还需要 " 隐藏 " 一下自己的年龄。

" 漆橙在做的,都是公寓型的轰趴,一开始依托杭州的小和山校区,现在逐步扩展到各个商圈。" 这样的扩展思路,也让轰趴馆的受众画像格外清楚。

小和山校区的学生、企业团体比例高达 9:1,消费者多为 18-28 岁的学生。而紫金港店的客人中,企业团建客户和学生比例反向达到了 7:3,年龄也从 18 到 45 岁不等。不同地域以及辐射人群的不同,也让漆橙每家店的主题和形态有所不同。

而他们主要服务的客群中,除了学校、企业团建以外,还有亲子互动和艺术空间共享。" 一些生活化的片区,很多家庭在周末其实没有一个能让大人娱乐同时,把孩子安置在附近的环境。" 包括一些对艺术空间场地约拍的需求,都被团队考虑进了发展方向当中。

因此盈利模块,也逐渐调整成了每家店都由 KTV+ 麻将 + 私人影院 + 桌游的基本模式建立,根据地域和主要受众稍作调整,共同提供做饭功能及食材等增值服务。

虽然轰趴馆的 " 翻台率 " 不高,但人均三、四十元起步的客单价,加上酒水食材等收入,单店每天也能达到 1000-4500 不等的入账。其中的净利能达到 40%-50%。

这种高客单价,低 " 翻台率 " 的精细化服务,不仅仅适用于轰趴馆,也在辐射其他的业态。

" 现在很多桌游店,感觉是受到了轰趴馆的影响,都在发展多功能。" 杭州的狼人杀发烧友小泽明显感受到,杭州的火星工厂、moss 7 等老牌桌游店,其实都有电竞、台球、VR 等不同的娱乐组合。

" 现在就连商场的闲置空间,也在考虑做娱乐化的共享空间。" 陈楚皓通过路演接触到了杭州银泰 in77 的设计团队,目前漆橙对于商场的改造合作也提上了日程。

但就整体业态如何更好地将概念推向消费者,以及未来如何在多种形式的商业合作下快速复制,以及如何打破地域的界限进行连锁扩张,还需要这个年轻的团队,和行业一起前行探索。


电商在线
以上内容由“电商在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