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中国城”:纸醉金迷与鱼龙混杂,见证台湾那“钱淹脚目”的年代

上观新闻 06-25

【编者按】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台湾有很多建筑被推土机夷为平地。这些消失的建筑承载着很多人的情感与记忆,也见证着城市的发展变迁。上观新闻今起将讲述那些台湾消失的地标建筑。

台湾 " 中华文化总会 " 最新一期《新活水》杂志上,刊出对纪录片《纪念中国城》导演陈君典的访谈。对于台南中国城这幢建筑,他在访谈中说了一句话:李祖原设计的中国城,其实只在某些地方用中国元素做点缀,其他部分反而像是一个大型的住商混合区。而这座曾经引领上世纪 80 年代城市流行风潮的建筑,3 年前已被拆除。当时主导拆除的台南市长,就是赖清德。

抛开政治因素,这座仿中国传统元素的建筑更像是今天的 Shopping Mall,或者是商业综合体。它承载了很多台南人的记忆与情感,也见证着城市的发展变迁。

纸醉金迷

台南中国城坐落在台南运河边,由知名建筑师李祖原设计。不是专业人士可能不太了解他,但说起他的代表作就如雷贯耳了:台北 101 大楼、高雄 85 大楼都出自他之手,大陆一些城市也有他设计的作品。

中国城总建筑面积 3000 坪(1 坪约 3.3 平方米)。1983 年开业后,逐步发展出三大特色:商店街、地下街以及中国城大戏院。

其中,最热闹的是地下街。由中正路底部楼梯进入后,按顺序可分为饮食区、百货区、冰宫、游乐场等。当时,这是台南的第一条地下街,其独特的营业模式也改变了台南人对逛街的认识。

居住在当地有 30 年的李郡河先生说,在中国城建筑前,每年尾牙到第二年元宵的一个月时间里,从中正路到运河盲段这一段会被封路。作为年货大街,大家都必须抢着去抽签、拿摊位,当时就有人说,如果这些做生意的荣景能够延续整年该有多好。

那是 " 台湾钱淹脚目 " 的年代,很多大老板一晚上花个 20 万元新台币,眼睛都不眨一下。那时,中国城地下街的卡拉 OK 店墙上贴满写有歌名和号码的彩色歌单:" 今夜又搁为你醉 21747"" 愈搏愈重 26070"" 相逢 26557" ……怀旧唱片行里摆放着 " 蜡笔小新 "" 忍者龟 "" 家有贱狗 " 等风靡一时的录像带。书店里有言情小说《搞怪灰姑娘》《火爆恰婆娘》《绑架新娘》,海报架则铺满了金城武、郭富城、酒井法子、周慧敏的写真照。小吃店的招牌写着锅烧意面、虾仁蛋炒饭、正宗原味棺材板、木瓜牛奶……这座中国城见证着台湾经济腾飞时的纸醉金迷。

鱼龙混杂

与纸醉金迷相生相伴的,就是中国城的鱼龙混杂。

中国城所在的中正路,以往被称为电影街,除中国城大戏院外,林林总总有 10 家戏院在附近营业。

" 运河没盖盖子 " 是台南有名的俗谚,大意是 " 去跳运河死吧。" 上世纪 50 年代有一个以台南运河附近的 " 风化区 " 为背景的剧本,被香港、台湾的电影公司相中,在这里先后拍摄了《运河奇缘》和《运河殉情记》。两部电影差不多同档上映,也意外引发男女跳运河的 " 殉情潮 "。 

《运河殉情记》故事梗概是,女主角、10 多岁的台南艺妓陈金筷弄丢了家中的 5 元钱,一时情急哭了起来,路过的男主角吴皆义了解状况后,便给了 5 块钱。陈金筷长大后,两人在艺妓馆重逢堕入爱河。之后,有大老板要将陈金筷纳为小妾,出嫁那天,陈金筷投运河自尽,吴皆义也随她而去。

这分明是台湾版的 " 罗密欧与朱丽叶 "。结果,电影不仅引发殉情潮,甚至出现不少水鬼 " 抓交替 " 的传说(枉死的鬼魂为了投胎转世,必须找一个替死鬼使之身亡)。中国城投入商业化运营后,这个传说并未从此停歇,反而越加荒唐,导致中国城成了 " 鬼城 "。

还有,就是中国城里的 " 冰宫 "。它其实是溜冰场,由于人口复杂,经常发生打架斗殴事件,有好几个人打架后不治身亡。1990 年左右冰宫被拆除改为电动游乐场,后又改成 " 亲子堡 ",接下来的营业项目则越来越偏向赌博。

中国城大戏院以及周边宾馆内的故事,演绎着人性、情欲、怪诞……中国城也成为当地环境脏乱、治安不佳的代名词。

寂寞没落

据当地人讲,拥有 30 多年历史的中国城之所以走向寂寞和没落,大致有下面几个原因:

1992 年,当地兴建海安路地下街工程与拓宽计划,使得中国城与中正路的人潮被截断,走到中国城需绕路而行,人气逐渐没落。

1996 年新光三越、1997 年远东百货、2000 年 FOCUS 时尚流行馆开幕,百货公司的形态不仅改变了消费习惯,其带来的人潮及商机将其它商圈的繁荣程度推向高峰,中国城风光不再。

中国城内部面临管理与居住的诸多问题,在当时没有管理委员会的状态下,大楼、地下街、店面等各自为政,治安与管理都产生很大问题。

最初,中国城采用了当时最好的钢材,每家每户都有独立电表,还都配备了视讯通话器,各方面看来都是上佳之作。然而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中国城变得一片破败,环境脏乱、治安死角," 鬼城 " 的名号变得名副其实。它就像拥挤不堪的香港重庆大厦一样,在历经沧桑后喘着气,以斑驳身躯诉说着过往。

长辈口中的繁荣、热闹、人潮汹涌,到了年轻一辈,只看见衰败与冷清。最终,2016 年 3 月中国城被拆除,一片公共水域和绿荫取代了它。

同样是李祖原设计的建筑,台北 101 大楼就像新世纪的宠儿一样,承接了四面八方的关爱眼神,而台南的中国城则经历了上世纪 80 年代台湾经济起飞的巨大想象后,迅速没落,即使是从小在周边长大的人,也不得不感叹 " 两座建筑命运大不同 "。如今只能在《纪念中国城》的影像中,以及在记忆的闪回中,回放着当年盛况,感慨着时光与变迁。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洪俊杰 本文作者:赵毅 文字编辑:洪俊杰


上观新闻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