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高考随忆 --- 高考出分后多少将改变?

向远之 06-24

须知少年拿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南斗鸿蒙众圣遐踪吾道迥辽千古事

北廊跬步翥鹏高旨此中烂漫少年心

这是长沙一所中学的高考对联,其中的意气风发和横越千古的气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到触动,也承接了岳麓书院的千年情怀。而高考,则是一个既融合有现代社会分工的人才筛选机制,也继承了古代儒家科举体制的制度。

高考有着古代科举制度的余音,但又不完全等同,实质上是继承了一部分精神气质。古代儒家的最高要求是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齐家治国平天下,立学讲究为万民立民,为万升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同时又具有一定的实用性,需要纳天才人才为当时的皇帝所用,发展到极致就是八股文。其实和现代高考是有区别的,现代高考,是一个能够以相对较小成本筛选出人才,同时为个人和家庭提供流动,从而使得社会效益和个人效益达到统一的一个制度,具有更多的现代精神价值。

烂漫少年心这句话击中了我,有首歌叫你曾是少年,每个人都曾经是那个不谙世故,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年需要尽力多少事,才会成为一个成熟的游刃有余的人?但那种成熟,是否又是以失去少年心换来的呢?其实,在高考前,你以为,我以为,高考就是一切,似乎考得好就有光明的前途,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坎,人生还有更多的挑战和风浪,需要智慧和坚韧来克服。

"1031 万 " 是改革开放 40 多年来 " 第二峰值 "。改革开放 40 多年以来,我国高考报名人数突破千万人共有四次:2007 年 ( 1010 万 ) 、2008 年 ( 1050 万 ) 、2009 年 ( 1020 万 ) 和今年 ( 1031 万 ) ,其中,2008 年高考报名人数 1050 万,是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年,今年是 " 第二高 "。这反映了高考仍然是最为重要的人才筛选制度。虽然有很多人会因为外出留学或者其他道路而分流,而高考仍然是主流。而值得关注的是,一线城市比如北京等,高考报考人数并不高,以北京为例,今年是 5.8 万人,也反映出一线城市会有更多的道路选择。

关于高考的一点回忆

笔者对于高考最大的回忆,就是炎热。湖南的天气,混合了潮湿和炎热,记得那时候在学校,中午的大太阳总是几乎让我有种中暑的感觉。我是参加的 2001 年高考,当时高考扩招不久,得到的一个消息就是未来本科生录取率将大大提高,老师们纷纷感叹遇上了好时候,但是虽然本科问题不大,但是上一所好大学仍然是比较比较难的任务。父母亲早早为此进行了准备,我母亲没有专门为我定制了营养餐,每天上课下课接送,还在高二三找了辅导老师给我补课,可惜当时没有领会父母的良苦用心。

高考,对于当时来说,似乎就是一种巨大的存在,是一种无法脱离的存在,高三的回忆,似乎总是在一种空气的黏黏的氛围当中。由于中考我发挥失利,虽然初中成绩尚可,但是没有考上本市最好的高中学习,而是继续在初中学校读高中,而我的初中同学们,则大部分去了本市最好的高中,后来他们大部分高考也考得相当不错,毕业后大部分在北京和深圳工作生活,也有初中同学虽然高考一般,但现在已经成了在美国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博士后。

而我在的高中,当时教育质量比较一般,在随后的教学当中,"" 老师也往往体现出了对学生的失望,总是说:" 你们的水平这么让人不满意。" 当时我对于周边同学的氛围也很失望,而且融入不了身边的同学圈子,我性格比较老师内向,因此往往和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话题,但是,青春期那种渴望与他们交流仍然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来,这使得当时的我感觉到压抑。

当时已经有一点互联网的趋势了,甚至可以查阅网站的教育资源,从高中开始,我家里就有了电脑,我记得从高中开始,甚至有一些网站会将一些学校的考题放到网站上,我十分热衷于做这些题目,除了学校的辅导书以外,我还热衷于在外面购买一些参考书,我热爱看书和做题目,但是,我买的参考书偏重于文科,对自己不擅长的学科训练太少,内心有点回避。

当时我记得考试是语数外加文科综合。考试时候,当然是十分紧张的,有点懵懵懂懂的感觉就去考了,考试气氛还是十分紧张的,我只记得考完最后一门时,随着拥挤的人流往外挤,那人群让我心中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而且在考英语时,题目由于思考太多,最后有几个选择题都是乱写的,但英语考得非常好,考了 138 分,可惜其它的学科都十分一般。虽然现在写文章好像还可以,但语文当时考得十分一般,当时为什么就不怎么会写作文呢?数学十分不怎么样,虽然爷爷是数学老师,很多亲戚也擅长数学,但我数学一直很一般。

出了成绩以后,十分一般,也就上了一本线。 至于报考专业,我那时候有点抓阄的感觉,最后选择了经济学专业,为何选择这个专业,可能觉得好像名字听起来比较好听,而且比较好就业吧。最后选择去了一个毛主席故乡的一本学校,并在这个学校开始了学习生涯。最后,没想到兜兜转转,我还在读经济学博士,似乎发现了一些乐趣,但仍然只擅长写文字,不擅长做数学模型。

高考有多大的影响?

高考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人的命运?笔者觉得,高考确实影响了人的命运,其实最重要的并不只是你进入了一所好学校和好专业,这些门槛确实会给你带来一定的竞争优势,而物以稀为贵这个词,确实会决定未来的一定发展趋势。

进入大学以后,有个室友曾经问我,你觉得这些高中学的化学 物理 对于未来有影响吗?几乎一辈子用不到,这个也确实让我感觉到困惑(这个室友对我曾经有过很大的影响,他的情商和处事能力是我望尘莫及的)。但是,现在我觉得,首先这些学科是一个现代公民的基本素养, 虽然说在生活和工作中不一定用得到,但是确实作为社会的一个中重要的根基 ;第二个,它可以在一个最通用的大框架下来筛选人才,从而进行分配,具有相对的最大公平性。

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岳昌君在《经济学季刊》上刊发的《教育对个人收入差异的影响》,通过实证研究的结果表明 : 近年来我国城镇职工的教育收益率有显著的提高 , 并且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年均教育收益率呈提高的趋势 ; 教育对个人收入的直接影响是显著的 , 但是教育并不是影响个人收入的决定性因素 , 行业差异和地区差异等因素对个人收入也起着非常显著的作用 ; 只有受高等教育者跨行业流动的能力才更明显 , 并通过流动提高个人的收入 ; 在目前的学费水平下 , 高等教育投资的直接教育净收益是正的 , 如果再考虑高等教育的间接收益 , 那么高等教育的总回报可以到达非常高的水平。

虽然说高考考上清华北大,被类比于中了状元,但其实古代要能够科举录取,其实难度比高考更高,两榜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人而已,但其实高考制有着比较高的公平性,他在一个当时资源稀缺的情况下,通过甄别机制,保证了一个社会的流动性,尤其是在 20 世纪初期,国家的经济在飞速发展,人口的流动性大幅度提高,正好 1998 年高考的扩招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1998 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年份,这一年,世界杯举办,1999 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开始腾飞正好形成了一个重合。

笔者在北京认识很多的老乡,或者是南方人,大部分都是因为高考来到了北京然后留下来工作。而高考后就读学校和专业,很大程度上确实会影响人口的流动,从经济学上来说,就是促进了人力资本的形成,并且成为了激励经济发展的要素。从现在来看,由于人口红利的减少和新一轮区域和产业竞争,城市之间已经开始了人口的竞争战,纷纷出台政策吸引人口的流入。只有新增的人口红利,才能让一个国家的经济得到发展,

高考随着我们,一同在改变

回顾这十多年来,最大的感受就是社会有了更多的选择,随着经济的发达,有越来越多的高中生有了更多的教育选择的渠道,可以在本科时候就选择去海外学习,学校和专业的选择也更加丰富了。信息的渠道也来源更加广泛,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经济的进步,高考制度也在改变,社会也在变化。

但是,一些问题也在出现,比如说新的不公平的问题,社会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地区的经济差异拉大和收入差距的拉大,而且信息传播的广度和深度使得人们有了更多的焦虑感,这种焦虑感在一线城市更加明显。实际上,影响未来发展的,除了高考,还有更多的因素,而且,除了高考这个尺子可以衡量的个人素质,除了外部的家庭背景等因素,还有运气和个人的某些特殊禀赋等等,这也就是为何会有像马云,甚至李想这样的高考没有良好表现的人,最终成为了成功的创业者,而在文艺和体育等领域,这样的人也大量存在,因为很多的个人禀赋,其实是不适合通过高考衡量的,高考是通过一个最通用的模式来衡量人的尺子。

近期,就有两本书讨论了流动性和不公平性的问题。《断裂的阶梯》本书探讨了为什么贫困的女性往往更早生育且拥有更多的孩子,为什么工人阶级在审慎投资未来方面缺乏信任,为什么人们对社会地位的认知会影响他们的政治信仰并导致更大的政治分歧,贫困如何像实际的人身威胁一样有效地提高压力水平,工作场所的不平等如何影响绩效等问题。理解不平等如何塑造我们的世界,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如下问题:是什么驱动了意识形态的分歧,为什么高度不平等会令中产阶级感到迷茫,以及如何脱离永无休止的社会比较。而在《爱,金钱和孩子》中,作者讨论了越发激烈的育儿战争的问题,随着社会流动性的减少,人们越来越希望后代能够保持自身的教育水平和发展程度,甚至能够有所超过,但这却变得越来越困难。不平等和越来越高的门槛,让人们更加焦虑。

学术界也对此进行了很多研究。

杨瑞龙在《经济学季刊》上发表的父亲政治身份、政治关系和子女收入,这篇论文使用 CGSS2005 年的数据 , 考察拥有党员身份的父亲的退休对子女收入的影响。结果表明 , 父亲在职和党员的交互项对子女收入有较为显著的影响。退休可以认为是一个与父母能力、子女能力和社会资本几乎无关的外生事件 , 这反映了政治关系特别是权力的寻租效应的存在。文章还通过除年龄平均后的回归试图更加有效地解决父亲年龄和子女年龄相关的问题 , 以及通过父亲教育和退休交互项对子女收入的影响 , 进行了侧面的证明。

而在学术界,也早有研究对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入学子弟,通过经济学实证研究,也表明了进入最好的高校的学生,身份上确实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在 80 年代,有更多的农民身份的学生进入北大清华,而在现在,却以更多的干部身份家庭背景的年轻人为主。

这些研究成果告诉我们,教育是很重要的,但并不是唯一的,而家庭背景确实会对通过教育和未来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面对这些新趋势,要保持客观理性心态,做好自己的事情,因为社会总是流动的,机会总是多元化的。不平等和流动性变小是一个可能性,但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最后,用两首诗结束本文。

一首是李鸿章的《途中应试有感》:频年伏枥困红尘,悔煞驹光二十春。马足出群休恋栈,燕辞故垒更图新。遍交海内知名士,去访师有道人。即此可求文字益,胡为抑郁老吾身 !

一首是苏东坡的《沁园春 · 孤馆灯青》: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从古人看今人,祝愿所有考生能有好成绩,能够未来意气风发追踪梦想,因为笔者认为只有自我的浮现和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以上内容由"向远之"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高考
向远之

向远之

发现更大的世界吧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