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同业凶猛

里德利原本是有希望成为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 Bank)的英雄的。

当 2004 年他从老爹那里接过董事会主席的位置时,这家以吸收同业资金、放出住房贷款著称的英国银行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

英国央行开始加息,当地房价却已见顶,北岩获取资金的成本在提高,但能够放出的贷款却越来越少。

双重打击之下,这家前些年的明星银行业绩增长连续低于预期,股价也不复往日风采。

里德利最为人知的身份其实不是银行家,而是科普作家。他写的几本关于基因学和人类学的书都登上过大大小小的畅销排行榜。

除此之外,他还是继承了 8500 亩庄园的贵族子爵,以及上过若干次 Ted 演讲台的风云人物。

不过,至少在 2004 年到 2007 年的这段时间里,他决定全心全意投入商界,将这家十年前刚改制为商业银行的 " 信用合作社 ",带上全英前十大银行的巅峰。

和他在写作时娓娓道来的手法不同,里德利提振北岩银行盈利能力的做法很是简单粗暴——既然房贷生意的整体蛋糕不增长了,那就想尽办法扩大市场份额,用规模促发展。

而要做大放贷规模,就要吸收更多的资金。

虽然北岩赖以发展壮大的同业资金越来越贵,但比起和大银行抢居民存款的生意来说,似乎还是要容易些的。

毕竟金融行业最不缺的,就是 " 创新产品 "。

比方说发行住房抵押贷款债券。比起一般的证券化产品,发行债券能够拉长融资期限,获取更加长期稳定的资金。

事实上,在他上任的短短三年间,北岩银行发行住房抵押贷款债券带来的资金占到了所有融资的 10%。

至此为止,里德利对北岩发展困境的解决之道跃然纸上——不是对既有的商业模式进行修正,而是加码,再加码。

正如他最终在纳税人付出了 270 亿英镑真金白银救助这家机构后的议会质询上说的,

我们的商业模式对于市场和监管层是完全透明的,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北岩银行的失败主要是因为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无法预测到的危机,我们从未想过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会有朝一日出现这么大的风险。

换句话说,我没有问题,北岩的商业模式没有问题,错在这个 " 诡异而百年一遇 " 的市场。

可惜," 百年一遇的事情 " 每天都在发生,一如十二年前的英国,一如十二年后的国内。

2007 年 9 月 14 日,北岩银行发生储户挤兑,一个月后宣告倒闭,成为维多利亚时代以来英国第一家破产的银行

1

里德利说的其实也没错,北岩银行的问题并不复杂,市场和监管层一直就很清楚。

北岩的商业模式是通过同业资金融资,然后发放住房抵押贷款,再将抵押贷款证券化借来更多的同业资金。

这就像一条贪食蛇,自成一环,不断放大。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种模式一定会造成对同业市场资金依赖度的越陷越深,以及杠杆的越放越大。

负债来自同业,这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与资产端的不匹配。

北岩的资产端大多是长达 2、30 年的住房抵押贷款,虽然有稳定的现金流,但基本没有流动性,而且在危机时没有太大的变卖价值。

危机时大家都忙着断供了,住房抵押贷款又能卖给谁呢?

事实上,到北岩濒临破产,英国监管层彻查其资产池时,发现账上的流动资产占比居然只有 13%。

而反观负债端,同业资金的借款期限都很短,拆借最长不超过 1 年,发行的债券和证券化产品也以 3、5 年为主。

而比期限短更可怕的是,一旦出现危机,这一资金来源会被迅速切断——让同业交易员噤若寒蝉,可比让储户挤兑银行容易太多了。

在高峰时期,北岩负债端来自同业的资金总额大约是 586 亿英镑,是来自居民存款的资金的 2.5 倍。

这是什么概念呢?同期的英格兰皇家银行,来自同业的资金仅仅是来自居民存款的 60%。可就算是这样,也已经突破英国监管机构为银行机构设置的警戒线。

十年后,中国广大的中小银行有着和北岩银行极为 " 神似 " 的资金来源。

以被托管的包商银行为例,截止 2018 年三季度,来自同业资金的负债占比是 44%,这一比例远远突破了 1/3 的监管上限。

事实上,就算在上市银行中,在监管红线边缘试探的银行也比比皆是。

例如最近由于恒大收购股权而暴涨的盛京银行。尽管 2018 年年报中披露的 9280 亿负债中,只有 16.8% 来自传统的同业资金。但如果打开这家银行发行债券的明细,就会发现,1860 亿债券中有 1340 亿都来自于同业存单

事实上从 2018 年起,同业存单就已经被监管纳入了同业负债的考核之中。

如果将两者叠加的话,盛京银行实际上来自同业的资金占负债比例猛增至 31%,距离监管的红线只有一步之遥。

若不是监管层从 2016 年底就开始大力整治同业市场,这些中小银行依赖同业资金进行融资的比例原本可能更加惊人。

因为就像里德利在议会质询时说的那样,

同业资金就像 " 毒品 ",染上就很难脱身。

2

同业市场的初衷可不是 " 毒品 "。正相反,它是金融机构最爱的 " 补品 "。

全球最早的同业市场可以追溯到 1921 年在纽约形成的联邦基金市场。名为市场,其实那只是金融机构间松散交易的一种统称。

各种类型的金融机构,以调剂联邦储备委员会银行的准备金头寸为目的,通过经纪商撮合或者直接交易的形式进行资金的拆借和回购。

事实上,解决金融机构的短期流动性问题,迄今依然是同业市场最核心的功能之一。

然而金融机构的本质是逐利的,当同业市场发展到足够发达时,这些 " 贪婪 " 的机构很容易就会发现,只要市场岁月静好,通过同业哥们借钱的效率就比找居民吸纳存款要高得多——单笔资金规模大,资金期限可以自主控制,而且也不用设立那么多的网点招聘那么多的柜员,只需要雇几个在市场里混了脸熟的交易员,钱就源源不断的到账了。

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多干点呢?

监管不是不知道金融机构打的小九九,但它们也曾经对这个市场报有很多的期待。

当年英国的金融监管当局曾经通过鼓励金融创新、放松监管力度,给金融机构们营造了非常友好的同业市场。

其目的也很明确,一方面是 LIBOR 这一同业利率对于伦敦在国际金融中心领域对抗纽约至关重要,另一方面也是想以金融创新促进本土实体经济的发展。

而在中国,监管机构的良苦用心还更多了一些。

中国的同业市场实际上承担了货币政策和流动性传导的重要渠道。

当央妈通过各种麻辣粉酸辣粉释放流动性的时候,真正和它交易的只有那些头部的大银行。那么怎样才能让这些公开市场投放的资金流到各级金融机构的毛细血管呢?唯有通过同业市场——大行可以将央妈的 " 恩赐 " 通过同业借贷的形式派发给其他金融机构,从而完成货币政策的层层传导。

在此之上,中国的同业市场也承担着实现利率市场化的重担。

放眼海外,市场化的利率基本上都和同业利率划等号,无论是欧洲的 LIBOR 还是美国的联邦基金市场,都是机构间通过交易这一价格发现机制形成了市场化的利率体系。

然而,没有经历过世纪之交金融大整顿时代的中小金融机构们,却将监管层的一番苦心当成了进行监管套利的重要工具。

通过同业业务,这些银行不但可以改善存贷比指标、节约资本计提,还能绕开信贷行业限制、调解不良指标,甚至能规避信贷额度的控制,实现跨地区扩张,简直就是居家出行必备神器。

到此时," 补品 " 已经渐渐变成 " 毒品 ",因为用过了同业的 easy money,就很难再回到揽储的 hard 模式了。

就像北岩的例子中,虽然里德利明白同业资金有着诸多的不安定因素,但作为一家不具有市场定价权的中型银行,无论是提高存款利率,还是发展多样化的吸储渠道,抑或是设计更有吸引力的零售产品,北岩都很难和大银行进行竞争,在同业市场中继续发展就成为了值得一搏的赌注。

而在中国,中小型银行的处境比起当年的北岩有过之而无不及——存款利率没有完全市场化,揽储渠道被大银行霸占,新型的理财产品还有互联网巨头虎视眈眈。

于是,最高峰时有上百家各地银行交易员混迹其中的上海同业圈,就见证了中国式的同业赌注。

3

其实,如果不是次贷危机带来的英国房地产市场崩盘让北岩的资产端全面恶化,里德利没准真的是北岩银行的英雄。

而如果不是经济下行让包商银行激进的信贷投放最终自食苦果,这家机构也还会继续以 " 非银之友 " 的形象成为银行间市场的神话。

" 没有不还款的客户,只有做不好的银行。"

——包商银行的小微信贷理念

那么,包商之外,中国其他中小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现状又如何呢?

4 月 2 日,国家审计署发布 2019 年第一号审计结果。报告指出,7 个省(区)的部分地方性金融机构存在不良贷款高、拨备覆盖率低、资本充足率低、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一大批农商行、农信社等中小型金融机构被直接点名。

例如,河南浚县农商行等河南省 42 家商业银行就被指出不良率超过了 5% 警戒线,不良率超过 20% 的有 12 家,个别商业银行的贷款不良率甚至超过 40%。

退潮之下,才会看到谁在裸泳。

但如果只是有人裸泳也就罢了,怕就怕的是大家其实身上穿的是同一条泳裤。

如果银行的资产负债端都是相互隔离的话,中国强大的监管机制和未雨绸缪的存款保险制度足以确保银行业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

但问题就在于,银行的负债端早已因为同业市场的高速发展而被盘根错节的 " 绑架 " 到了一起。

从监管层在包商银行被托管后接二连三的发大招来稳定市场预期来看,这并非杞人忧天。

无论是针对个别银行发同业存单时的信用增信手段,还是通过头部券商向非银机构提供流动性,同业市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都暗流汹涌,迄今久久不能平息。

而监管现在要做的,就是跟时间赛跑,让那些正在经受资产端恶化和负债端收紧双重打击的中小金融机构们,获得一个相对 " 体面 " 的结局。

4

北岩银行事件之后,英国监管层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其中一个重要的落脚点就是当年的三头监管架构(Tripartite Authorities)上。

在这一架构下,财政部掌握财权却不了解金融体系的运行,金融服务监管局(FSA)负责对银行的日常监管,却缺乏有效手段约束银行,而英格兰银行虽然承担了 " 最后借款人 " 的职责,但其决策却受到财政部和 FSA 的强烈制约。

三大监管机构的政策目标迥异,政策工具不匹配,最终影响了协同监管的效率,并导致了 160 年来英国第一起银行挤兑事件。

在中国的银行间市场,多头监管的情况同样存在。

之所以大量的同业负债依然有着刚兑信仰,既是因为没有人敢让同业违约,也是因为很多基础性的制度规则没有实施细则。

因此当包商事件后,同业交易员突然发现要在定价里加上风险溢价的时候,根本没经历过这种仗势的大行交易员直接选择了 " 自闭 " ——既然定不了价,那就干脆不和你做交易了吧。

此时,同业资金才亮出 " 真正的獠牙 "。

原本大方的同业哥们突然说声不好意思不能借钱给你了,原本仰仗的 " 非银之友 " 已经不见了踪影,甚至还会有大机构在合规风控的 " 胁迫 " 下突击抽回资金减少风险暴露。

就像一周前同业圈流传的那篇《为什么我不愿意出钱给你》里说的那样,

包商事件之后,所有融出方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回购真的出现违约,质押物究竟该如何去处理?

而自己还要不要延续过往粗犷的出钱模式,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

5

里德利很快就从北岩事件中走了出来。

他和特朗普一样,成为了 " 全球变暖 " 的坚决反对者。他将全球变暖归结为虚无的悲观,并写出了畅销书《理性的乐观派》,试图证明人类社会只会越来越好。

他说这件事上,请相信大数概率。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数年前在那场议会质询上说的," 金融市场发生了我们完全无法预测到的小概率事件。"

一如在写这篇文章时,我采访的若干个同业圈的朋友,他们都说," 绝没有想到包商是第一个倒下的,这是完全没有预料的小概率事件。"

然而百年一遇的事情,我们最近经历的还少吗?

参考资料:

北岩银行覆灭记 , 联讯证券李奇霖、钟林楠、常娜

从美英历史看包商事件 , 明明

为什么我不愿意出钱给你 , 宏观交易笔记

英央行行长披露北岩危机决策 , 财新

包商行背后的城商行与中小银行发展困难,刘锋

Matt Ridley would turn planet into Northern Rock, Brenton Montague

The Ridley Riddle Part Three: Like a Northern Rock, Andy Skuce

宏观:全球化的尽头

股市:年报季中的真实中国, 洗出一个未来

创业:杀死那个创业者

独角兽:瑞幸不是咖啡店拼夕夕的上市让历史倒退了二十年

P2P:世上再无 P2P

行业:生物医药六合彩

公司:打开跌停的康美

相关标签 沃克奔驰
起朱楼宴宾客

起朱楼宴宾客

金融狗记录这个大时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