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罗永浩:锤子的铠甲与软肋?

李北辰 06-20

锤子科技在走 " 下坡路 ",但与之相关的新闻却仍能成为大众谈资。最近《人物》杂志一篇《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的文章,用很大篇幅大致勾勒出 " 理想泯灭 " 的种种细节,尽管很多细节并不被罗永浩接受,但就像老罗 " 已经习惯 " 了关于他的失实部分,外界也已经习惯聆听这些所谓 " 理想破碎的声音 "。

相比锤子危机这两年自媒体对旧素材的剪影与故意释放的恶意,这篇文章采访扎实,表达克制,满怀善意。但作为局外人,我们无法判断它在多大程度上接近事实,且依我之见,复盘一家公司的成败时,任何人都无法和盘托出全部事实。

就像在部分学者看来," 历史学本质上是在创造 ",这种创造并非是指 "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 这种夹带意识形态的主观性,而是指在客观范畴,不漏掉任何重要约束条件,完整还原历史几乎不可能,因为所谓的事实,并非是由一个个不同信源单摆浮搁构成的 " 真相 ",而是真相与其他真相间的联系,它会被各种机制系统性扭曲。

历史如此,人物特稿大多也如此。

而抛去事实部分不谈,这篇文章给很多人这样的感觉:罗永浩是一个性格极端的人,他进入了一个竞争极端的行业;他既是锤子科技的铠甲,也是它的软肋。

是这样吗?

1

不避讳地说,从高中时听老罗语录,到大学时在牛博网收获人生中第一批读者,我对老罗是有特殊感情的。

这种感情也延续至锤子手机。我印象很深,2015 年初,我在三里屯顺电买的 Smartisan T1,然后直接去附近的中国移动营业厅换 SIM 卡,店员问我是什么手机,我说 " 锤子 ",店员大概愣了三秒,说:" 哦,你说诺基亚是吧 "。

那时锤子尚未被大众所知,他以为我是在故作幽默,强调坚固的诺基亚能当锤子用。

但没人会怀疑,罗永浩为锤子带来了非凡的产品气质,包括这位中国移动的店员在内,我身边每个初见 Smartisan T1 的人,几乎都会本能地说一句 " 挺好看的 "。

除了这种审美调性,罗永浩积攒的个人 IP,也为锤子带来了远超自身体量的流量,尤其是每年的新品发布会,生被搞成跟科技界的春晚,令许多友商诧异又眼红。

不过正如硬币的两面,流量亦是一把双刃剑,可能除了马云,我从未见过哪位企业的创始人,一举一动都被媒体搁置在放大镜下反复审视。不同于知识分子老罗当年在文化媒体圈的光环加身,更像是两个不同生态位初次相遇的不适感,进军手机行业以来,罗永浩和锤子任何偏负面的新闻,都会被科技媒体集体放大。

由于罗本人的巨大流量,你可以说是枪打出头鸟,科技媒体对罗永浩多少是有些区别对待的。

2

当然,套用当年的老罗语录:" 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

但在一些人眼中,这句话中 " 该做的事 " 的适用范畴,更多应是单打独斗,比如作家和艺术家,他们无需卷入太过复杂的协同体系,能将单一信念推进到底,也有足够大的空间占据道德高地,更无需懂得人类更大尺度上的事都是妥协和取舍的结果——比如,理想主义作为一种聚合资源的方式,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无法支撑起需要大规模协作的手机行业。

在许多人看来,理想主义对内整合的失效,从吴德周及其嫡系带来的不同办公风格可见一斑,《人物》文章最惹眼的细节之一,就是吴德周每天早上会在公司群发一份新闻早报,他带来的新人会在下面发一串鲜花和掌声表情,但老员工都不做声," 老罗在大群里说话都没这个待遇,公司从来没有过这种风气 "。

在更多人看来,理想和完美主义的失效,主要来自对外。这方面的佐证当然更多,比如 T1 初期量产时实体键按下去后会卡住,直接原因是罗永浩要求按键跟前屏之间的缝隙为 0.15 毫米,这超过了业内的加工精度。再比如罗永浩希望集线器超过三个黑点即视作不良品," 他卡供应商卡那么严,供应商是出不来货的。剩下你扔掉,我给你钱,那这些成本一下就 double 了。"

据文章称,很多问题事先在内部都被提过,但没人能说服老罗,而现代工业体系内部分工细密复杂程度又远超想象,各部分之间的协作关系,已经类似于有机体。

你不可能说一个人的胳膊 " 有理想 ",但腿没有。

3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作为一篇特稿,《人物》并未直接指出锤子为何至此,我当然也没能力回答这个问题。

前段时间,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评价了罗永浩的 " 创业败局 ",称他犯了两个错误,一是梦太大,二是入错行。

但作为一个评论者,我有必要提醒你,无论是吴晓波的总结,还是上文说的理想主义失效,都是一记马后炮。真相是,商业是个非线性的复杂系统,各种变量彼此纠缠,没人能笃定地将失败归因,从概率上看,失败本就是创业常态。

所以我们该如何看待罗永浩?我更喜欢他自己的回答。

多年前柴静问老罗:" 有人说你本身是一个特别大的偶然,你同意吗?"

罗永浩的回答很精彩:" 我们看一个人怎么样,要看他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他做成了哪些事情。以我很喜欢的韩寒为例,如果他没有成名,但是有一天你路过上海郊区的那个小镇,碰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叫韩寒。如果你有幸跟他坐下聊聊天,你仍然会感觉这是一个非常牛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你有没有成就名利的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本来就是非常好的人。回到你的问题上,我觉得如果我这一生默默无闻在东北小镇里很寂寞的死掉了,也是一个非常牛的小镇的年轻人。"

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于《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致力于持续提供文字优雅的原创科技文章

长按关注,跟紧未来

我的文章还出现在钛媒体,虎嗅,界面,雪球,DoNews,搜狐,艾瑞,蓝鲸,i 黑马,创业邦,创事记,亿欧网,亿邦动力,品途,驱动中国,中关村在线,投资界,砍柴网,天极网,同花顺,云掌财经,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数字商业时代等数十家财经科技媒体。

合作交流请加个人微信:libeichenniubi,请注明身份来意。

以上内容由"李北辰"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罗永浩诺基亚
李北辰

李北辰

国内40余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