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末伊斯坦布尔重新选市长,埃尔多安的“翻身仗”打得赢吗?

上观新闻 06-20

6 月 23 日,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将重新举行市长选举。胜负将在执政党候选人耶尔德勒姆以及反对联盟候选人伊马姆奥卢之间决出。在素有 " 土耳其中央核心权力摇篮 " 之称的伊斯坦布尔,这场选举或将成为土耳其政治的风向标。民调显示,反对党仍以微弱优势领先,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却力求翻盘,分析认为,埃尔多安及其政党的这场 " 翻身仗 " 并不好打。

必争之地

在土耳其地方选举过去近三个月后,伊斯坦布尔依旧 " 硝烟弥漫 "。

3 月 31 日,土耳其举行了五年一度的地方选举。据先前计票结果,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候选人伊马姆奥卢以微弱优势击败了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候选人耶尔德勒姆,赢得伊斯坦布尔市长职位。这也是正发党 25 年来首次失去对伊斯坦布尔的统治权。

随后,正发党以结果差距太小为由要求重新计票,又以选举中存在 " 不当行为和舞弊 " 为由要求重新选举。

在正发党多次申诉和埃尔多安表达质疑选举结果的 " 暗示 " 后,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最终取消了在野党候选人伊马姆奥卢的市长资格,宣布将在 6 月 23 日重新选举。

路透社称,执政党为了夺回反对党的胜利,走了 " 不寻常的一步 ",究其原因,除了不甘,恐怕也是 " 不敢 " 对伊斯坦布尔放手。

长期以来,伊斯坦布尔市长一职被土耳其朝野视为必争之位。作为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是政治、经济、金融、贸易、交通和文化中心,也是欧亚交通要冲,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即便在整个国家经济紊乱的局面下,伊斯坦布尔依然称得上是欣欣向荣。

" 谁赢了伊斯坦布尔,谁就赢了土耳其," 埃尔多安也这么认为。

另一方面,伊斯坦布尔是埃尔多安政治生涯的起家之地,为其积累了大量政治资本,也为他日后参选总统铺平了道路。埃尔多安 1994 年当选伊斯坦布尔巿长,在他任内,该市经历了数轮招商引资、经济开放,以及大规模基础建设。

有评论称,正发党百般想要推翻选举结果,尽管诉求不合常规,但符合逻辑——埃尔多安不愿放弃土耳其最大城市,及其经营并受惠多年的政治金融网。

有匿名土耳其官员表示,正发党此前预料将拿下伊斯坦布尔,但结果出乎意料。雪上加霜的是,正发党还输掉了土耳其第二大城市首都安卡拉和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有分析称,连失三城,表明埃尔多安 16 年来的统治地位首次遭遇重挫。

胜负难料

本周日的市长宝座对决,将在两位候选人间展开—— 63 岁的 " 攻擂者 "、正发党候选人耶尔德勒姆,以及 49 岁的 " 守擂者 "、反对联盟候选人伊马姆奥卢。

6 月 16 日,两位候选人进行了土耳其 17 年来首场电视选举辩论,成了土耳其街头巷尾的热议话题。

镜头前,反对党候选人伊马姆奥卢准备充足,攻击性较强,强调自己才是 " 权利被讹诈 " 的 " 当选巿长 ";而执政党候选人耶尔德勒姆则显得相对平静。

此后当地民调显示,耶尔德勒姆的支持率为 48.3%,伊马姆奥卢的支持率为 47.7%,有其他意向或者未表态的民众有 4%。

耶尔德勒姆是正发党的 " 元老 " 之一。2016 年 5 月,耶尔德勒姆经党内选举后成为该党第三任主席,并出任政府总理。2018 年 7 月,埃尔多安组建新政府,耶尔德勒姆卸任总理,于 8 月当选土耳其大国民议会议长。

对于此次对决,耶尔德勒姆的策略是效仿对手,不仅弃用了一贯的登台演讲形式,甚至在竞选承诺上也与对手有诸多相似之处,比如向年轻人放开网络使用等。

与此同时,正发党也暗中发力相助。近几个月,土耳其当局为了争取更多选票,推出多项举措:利用政府预算、中央银行和国资银行资金来提振货币,抢先发布信贷紧缩政策,地方当局甚至设立了出售低价蔬菜、饮食的商店。

经济学者指出,正发党想要用经济 " 强力胶 " 粘住工薪阶层选民,但似乎收效甚微。

而另一边,此前在国内外都默默无闻的反对联盟候选人伊马姆奥卢经此前一战,反倒成为 " 国民人物 "。在过去数月中,伊马姆奥卢以稳健、温和的形象,在这个政见分化的国家收获了大批支持者,包括保守派穆斯林、库尔德人和民族主义者。有分析认为,在长期强人政治环境下,伊马姆奥卢也许正是投当下土耳其人所好的那个人。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预计,胜选后又被取消资格,可能会为伊马姆奥卢赚得一些 " 同情票 "。

曾正确预测伊斯坦布尔选举结果的土耳其民调机构 Genar 负责人伊赫桑 · 阿克塔斯表示,正发党 " 因为总是赢,所以忘了要怎么赢 "。相比之下,反对党更积极、更团结。

但专家和媒体普遍认为,鉴于目前民调依旧呈现胶着状态,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难料。

经济因素

多年来,埃尔多安似乎是不可战胜的,反对党则奄奄一息。但如今," 埃尔多安不可战胜的形象正在改变,"BBC 评论道。

多数分析认为,经济衰退是造成正发党如今被动局面的首要因素,而这种风险正在加剧。

自埃尔多安 2002 年执政后,土耳其一度成为二十国集团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稳定的经济增长为他带来忠诚的追随者。但这种势头却在减缓。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鑫均指出,从现价美元 GDP 来看,土耳其已出现连续 4 年下滑的态势,人均收入也从 12543 美元跌至 9632 美元。2018 年,土耳其经济遭受重创:年轻人失业率高达 30%,货币里拉贬值 28%,通胀率飙升至 20% 以上。经济落差导致土耳其民众心理出现失衡,影响正发党的票仓。

埃尔多安曾承诺,在 2023 年大选前,政府将把重点放在经济上。但不少分析人士担忧,经济颓势很可能反噬其统治地位。" 埃尔多安就像里拉一样,正在走弱,"《纽约时报》写道。

今年 3 月的地方选举前夕,尽管土耳其政府砸下数十亿资金提振里拉,但未见奏效。一些经济人士担忧,政府通过向公营银行转移资金、再抛售美元,来拉动里拉。

据土耳其央行数据,为了提振货币,土央行净储量自去年 9 月以来持续下降。今年 3 月底,土耳其外汇储备为 740 亿美元,较 2 月下降 5%。" 土耳其抵押了它的未来," 央行员工伊尔马兹说。

" 政府希望营造一种里拉走强的感觉 ",伊斯坦布尔科克大学经济学教授德米拉尔普说,但如果央行美元耗尽,里拉又未能起死回生,土耳其的经济恐将面临真正的崩塌。

伦敦咨询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评估,土耳其已成为最易遭受货币危机的国家之一,仅次于阿根廷。

李鑫均表示,除经济因素外,执政党的一些政见不得民心。正发党执政十多年来,教育的发展速度与经济发展速度不对等,且因为 " 居伦运动 " 和未遂政变的关系,包括教授、律师、记者在内的知识分子受到压制。与之相反,共和人民党在参选时保证言论自由、划拨教育经费、提高奖学金助学金等措施深得推崇,也丰富了票仓。

此外,也有选举策略失误。正发党在选举时大谈地铁、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但民众普遍认为基础设施应为人民服务,非党争之用。而共和人民党的基础宣传则更 " 接地气 ",例如提高民众工资、大幅降低学生交通费用、提供免费的牛奶及面包等。

" 高风险赌博 "

有媒体指出,对埃尔多安及其政党而言,再次挑起伊斯坦布尔之争无异于一场 " 高风险赌博 "。尽管埃尔多安势在必得,但很可能会弄巧成拙。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晨指出,上一次失利已对正发党造成冲击,如果再次败选,冲击将更大,也将给反对党更大信心,人们进而还会问:土耳其会不会提前大选?

土耳其下一届总统选举在 2023 年,但若正发党此次失利,再加上国内经济问题仍未解决、与西方关系未能实质性改善,反对党有很大可能提前发动,在未来 1-2 年内进行选举。尽管埃尔多安去年成功当选,但正发党在议会选举中并不占绝对优势。而当前伊马姆奥卢呼声颇高,部分选民已认定其为下一任总统。

与此同时,正发党内部分化日益加剧,也对埃尔多安的统治构成潜在威胁。有报道称,正发党前领导人居尔、达武特奥卢一直在筹划建立一个新政党。如果正发党未能止住颓势,有可能强化这两人的信心。杨晨表示,自 2013 年因 " 盖齐公园 " 强拆事件与埃尔多安分道扬镳后,居尔的民意支持率并不低," 这个冲击力将非常大 "。

另有分析认为,即便赢了伊斯坦布尔,也不见得能为埃尔多安扳回几分。

诚如华盛顿中东研究院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戈努尔 · 托尔所言,作废选举结果这一彰显政治野心的举动,未必能笼络民心,反而会进一步疏远对埃尔多安强人政治感到不满的年轻选民和中产阶层选民。

外界已有质疑,在如此激烈的党争之下,能否保证选举的自由公正;如果结果生变,反对党也不会轻易承认。

还有批评人士指出,埃尔多安想要保住伊斯坦布尔,却没有做好改革的准备。货币问题只是表征,政府并未触及根本,比如土耳其经济对海外信贷过度依赖、基建项目投入过大,以及高校教育投入不足导致人才市场匮乏等。即便以微弱优势胜出,这些仍是埃尔多安不可回避的软肋。

一些观察家指出,可能已有预感,埃尔多安近来显露 " 明哲保身 " 之意。土耳其前政府评论员穆罕默德 · 阿塞特上周评论称,二次选举中,抛头露面的都是耶尔德勒姆,如若失败," 代人受过 " 的也只会是他。而埃尔多安则有意避开选情," 防止任何后果对其产生辐射 "。

不过《华盛顿邮报》评论称,无论结局如何,埃尔多安这位善于权谋、以地方选举成功经验著称的 " 变色龙 " 总统都很难全身而退。

政治 " 风向标 "?

埃尔多安去年再次当选总统,开启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当时有评论称,他的权势似乎正进一步扩大。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三月的地方选举中,正发党在大城市接二连三的失利似乎已给出否定答案。

杨晨指出,这是正发党 20 多年来首次输掉对土耳其大城市的统治,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土耳其政治版图的 " 风向标 "。失利将在财政、政策执行和执政权威这三方面对埃尔多安的统治产生影响。

首先,大城市对土耳其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失掉大城市等于丢了财政命脉。伊斯坦布尔占土耳其 GDP 的至少 30%;前三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安卡拉和伊兹密尔共计 2400 多万人口,约占土耳其总人口的 30%。

" 即使不算伊斯坦布尔,它在土耳其 12 个主要城市中丢掉 7 个。"《华尔街日报》指出,在土耳其所有经济发达地区,正发党的表现都很差。对于一个自称亲商的政党来说,这是个大问题。

其次,市长一职掌握地方财政大权,在税收、人口管理等方面有独立的支配力,并不完全受中央控制。一旦其他政党控制市长职位,执政党提出的中央政策将很难落实到地方。

再者,反对党或将在腐败问题上做文章,动摇埃尔多安的执政权威。2013 年 12 月,土耳其贪腐丑闻引发政局动荡,多名部长下台,埃尔多安的儿子也牵扯其中。民众对此并非毫无怨言,只是在埃尔多安的强人政治下,尚未形成有组织的反对力量。但在大城市市长职位确定后,对政商利益输送、腐败问题的调查将加码。

李鑫均认为,当前正发党正处于 " 半衰期 ",共和人民党恰逢数十年来民意的 " 上升期 ",对于双方来说,这次重新选举都将成为里程碑,可以说是对错误 " 零容忍 " 的一场选举。如果正发党输了,土耳其有可能进入一个为期不长的动荡期,并很可能会触及正发党在下届大选的选举基础;如果反对党输了,就会丧失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对于其长期以来的支持者,也将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本文作者:杨瑛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相关标签: 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总统 埃尔多安 土耳其

上观新闻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