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的债务困境:流动负债近 30 亿净资产不足 3.4 亿

新浪财经 06-17

獐子岛(维权)的债务危机已经悄然而至。

记者 | 王立夫

在扇贝 " 跑路 " 导致经营业绩难看的背后,獐子岛(002069.SZ)内部还潜伏着更大的问题—债务危机已悄然而至。

2018 年年报显示,獐子岛流动资产约为 20.9 亿元,总资产约 35.5 亿元,但流动负债高达 29.6 亿元,净资产仅 3.85 亿元。从负债指标上看,截至去年年底,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已达到 87.58%,流动比率降至 0.71,表明公司短期偿债能力已有显著不足。

2019 年第一季度,獐子岛债务指标继续恶化。截至 3 月末,獐子岛流动资产约 21 亿元,总资产约为 35.4 亿元,但流动负债进一步增至 29.9 亿元,净资产降至 3.37 亿元。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进一步升至 88.93%,流动比率进一步降至 0.7,显示出短期偿债能力继续恶化的趋势。

如果从速动比率来看,獐子岛偿债能力更显捉襟见肘。截至去年末和截至今年 3 月末,獐子岛流动资产减去存货的金额分别为 9.5 亿元和 9.2 亿元左右,大大低于流动负债总金额,计算得出的速动比率分别为 0.32 和 0.31,表明公司可变现资产用于偿债的能力严重不足。

对于獐子岛来说,负债高企的主要来源有两个,一是公司短期借款的规模太大,二是即将到期的长期负债较多。去年年报显示,獐子岛资产负债表中的短期借款项目高达 15.3 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 10.5 亿元。两项相加,构成了獐子岛流动负债的最主要部分。

獐子岛短期借款的主体是抵押借款。根据年报的披露,截至去年末,獐子岛抵押借款金额高达 14.9 亿元。如果该公司因偿债能力不足而违约,则将面临失去抵押物的风险。与此同时,獐子岛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主体则是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该项目金额为 10.4 亿元左右。如果獐子岛偿债能力随着时间推移继续恶化,这部分借款的偿还也将面临问题。

以上只是从负债端粗略地分析獐子岛的偿债能力。如果从收入端来看,獐子岛获取现金用于偿债的能力也显出极大不足。

2018 年全年,獐子岛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2.9 亿元,与流动负债之比仅为 9.8%;2019 年第一季度,獐子岛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1559 万元,与流动负债之比为 0.52%。经营性现金流对流动负债的覆盖极为有限,凸显出獐子岛在偿债方面面临的压力。

对于獐子岛的负债问题,交易所已经提出过问询。今年 5 月 22 日,深交所在对獐子岛发出年报问询函时提到了獐子岛负债严重的相关问题。交易所当时表示,獐子岛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2019 年度需要偿还的借款额达 25.76 亿元,但第一季度预计亏损又超过 4000 万元,因此无法对獐子岛未来 12 个月内的持续经营能力做出明确判断。

为改善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獐子岛不得不提出优化资产与负债结构的措施,并称预计自 2018 年报告期末起至少 12 个月内持续经营能力得到提升。该公司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为保障经营资金稳定,有效控制财务风险,具体举措包括加强与各债权银行的有效沟通,在政府和银行业协会的支持下,充分利用银行的信用政策和相关金融产品保障续贷工作平稳进行,争取将部分 2019 年到期的流动负债调整为中长期负债,提升与公司经营周期的匹配度。

此外,獐子岛拟处置闲置资产,通过对目前处于低效率或闲置状态的存量资产进行整合,如出租、出售等方式,提高资产利用效率,增加现金流,有步骤的偿还银行贷款,降低资产负债率。最后,獐子岛还计划推动股权融资工作,积极与各银行沟通,探讨债转股方案并择机推进,积极探索引进战略投资者,推动公司加快转型。

獐子岛优化资产与负债结构的措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过去该公司在控制财务风险方面的措施不足,直到现在才拿出补救措施,不免显得为时较晚。

除偿债能力不足外,獐子岛应收账款客户较为集中,也给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带来了更大的风险。截至 2018 年末,獐子岛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的汇总金额为 2.04 亿元,占该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到 52.14%。

其中,第二大客户正瑞诚的应收款已经出现了逾期的问题。截至 2018 年末,正瑞诚已累计欠下獐子岛虾夷扇贝采购货款 2079 万元。如果其他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回款也出现问题,獐子岛负债端将进一步面临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债务隐忧挥之不去的背景下,獐子岛管理层却要终止自愿降薪。在 2014 年獐子岛扇贝第一次受灾的时候,该公司管理层 12 名成员自愿承担部分灾害损失,董事长吴厚刚薪酬降为 1 元,其余高管降薪幅度有的为 26%,有的为 50%。这一降薪方案将一直持续,直到獐子岛净利润恢复至扇贝受灾前五年的平均水平,即不低于 2.66 亿元为止。

然而,根据 2018 年年报,獐子岛在海洋牧场再度遭遇损失的情况下,却计划终止 2014 年薪酬方案,并拟于 2019 年年初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外界怀疑,獐子岛此举有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嫌疑。

而獐子岛则解释称,2018 年初,公司海洋牧场再度遭遇重创,公司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较 2014 年年底发生了较大变化,在面临较大生产与经营压力、资金与利息压力的情况下,公司短期内实现 2014 年设定的净利润恢复目标难度进一步加大。该公司称,过去的机制已不利于对现有高管团队的激励,不利于外部市场的开拓和业绩拉动能力强的高级人才的引进。獐子岛还称,在艰难的背景下,公司需要通过建立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以及更加市场化的人才培养和引进机制来调动团队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

此前证监会已宣布对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事项进行立案调查。截至目前,证监会的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獐子岛尚未收到证监会就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本文来自于界面)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新浪财经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