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趣店人南下:一个少年的出门远行

对真正的企业家来说,是否在一线城市创业并非最重要的因素,关键是要找到适宜企业自身发展的商业环境,并拥有百折不挠的企业家精神。

全文 7300 字,读完约需要 8 分钟。

" 柏油马路起伏不止,马路像是贴在海浪上。我走在这条山区公路上,我像一条船。"

作家余华在他的成名作《十八岁出门远行》中,用卡夫卡式的口吻描写了一位少年的远行、奇遇、纠结和成长。

推开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候机大厅厚重的玻璃门,也能看到海。一条路边开满了三角梅的沿海公路,从机场大厅一直向远山处延展。

厦门,一座滋养了著名文学家林语堂、中国妇产科学奠基人林巧稚的秀山丽水之地。每一位降落机场的客人,常常有抵达世外桃源的惊艳感。

在这里,刚刚完成从北京举家南迁的 " 趣店人 ",正在经历一次少年的出门远行。

从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向香山游艇会延展的这段环海公路," 趣店人 " 徐德刚已经很熟悉了。

不同的是,两年前他走这条路,是作为北京员工到厦门出差,两年后,随着趣店总部从北京正式迁往厦门,他成为随总部南迁定居厦门的新厦门人。不久之后,他的家人也将随之南迁。

" 我很喜欢厦门," 徐德刚指了指办公室窗外一览无遗的大海," 我们每个东北人都喜欢海。" 说完他大笑起来。

【图说:趣店办公室窗外的厦门香山游艇会】

让每一个南迁的趣店人能安顿下来,过上更有幸福感的生活,是包括趣店创始人罗敏在内的所有高管最担心也最期待的事情。目前看来,南迁大半年,每一位受访的员工状态都不错,对厦门的山、水和工作生活状态表达了满满的幸福感。

2018 年趣店决定南迁,这对外界媒体来说只是一条新闻;对罗敏来说是趣店的一次战略决定和二次腾飞;而对徐德刚这样一个个拖家带口的 " 趣店人 " 来说,是告别了老朋友迎接一段新生活,是一个人与一座城的相遇融合。

" 趣店人 " 能否与厦门这座城市相处、相爱、相恋,趣店能否在厦门这片土地上实现产城融合、二次腾飞,决定了此次南迁的成败。

而这段故事,也才刚刚展开。

厦门,一座隶属于福建省的副省级城市,国家级经济特区,东南沿海重要中心城市。

厦门西邻漳州,北邻南安和晋江,东南与大小金门和大担岛隔海相望。

从区位优势看,厦门与深圳、珠海异曲同工。前者毗邻我国台湾,后者紧邻港澳。

但有所不同的是,深圳依靠紧邻香港的区位优势,从出口代加工贸易做起,依靠科技创新和特区精神,一跃成为中国一线城市的重要一极,GDP 超过昔日老大哥香港。

而厦门,截至 2018 年常住人口 400 余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刚突破 5 万。厦门往北 1000 公里的长三角领头羊上海,常住人口 2400 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6.4 万。厦门往南 600 公里的珠三角领头羊深圳,常住人口 1300 万,人均可支配收入 5.7 万。

显然,厦门更加迫切地需要找到产业发力点。

经济学家林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中提出,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需要根据自身的禀赋效应,研究适合本区域发展的有竞争优势的产业," 增长增益,因势利导 "。

厦门本岛面积只有 158 平方公里,而北京市仅一个海淀区就有 430 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三个厦门岛。如此寸土寸金,决定了厦门岛不可能大规模发展制造工厂或房地产,而只能走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且无污染的绿色产业。

2018 年厦门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 " 全力建设高素质创新创业之城,全力打造高颜值生态花园之城,坚定不移实施项目带动战略,全力扩大有效投资 "。

这就不难理解厦门市政府为什么会向趣店这样一家依靠互联网和大数据驱动的 " 新经济 " 公司伸出招商引资的橄榄枝。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美国上市的头部金融科技公司,趣店身上的这几项元素对厦门来说足够有吸引力。

而趣店愿意接住这只橄榄枝,既是巧合,也带有某种必然。

2017 年年初,罗敏像往年一样带领高管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开战略会,这一年恰好选择了厦门。阳光,沙滩,碧波,游艇,厦门的美景让所有人心旷神怡。

战略会后,厦门市政府得知罗敏一行在厦门开会,主动邀约,开门见山地讲解了趣店搬到厦门的种种好处,细化到企业入驻、员工落户等各个层面的优势,这让罗敏开始认真地考虑搬家这件事。

2017 年夏天,厦门市市长亲自带队再赴北京与趣店团队见面,从开始讨论在厦门建立第二总部,到决定把整个公司总部从北京搬到厦门,这次会面对罗敏做决定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对趣店来说,南迁的好处,最直观可见的是干净的空气,湿润的气候,四季常青的优美环境。更重要的,还有政策环境方面的扶持,税收方面的优惠,人才方面的各项补助,以及更低的企业运营成本。

当然,还有一个 " 私心 " 是罗敏创业多年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有一栋独立的办公大楼,这个心愿要在挤满企业总部的北京实现,难度可想而知,但在厦门,趣店可以在海岸线风景优美的避风港,从 0 到 1 地建造一座属于趣店人自己的总部基地。这对罗敏内心潜藏多年的心愿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图说:目前趣店办公室所在地厦门中航紫金广场】

20 年前,马云创办阿里巴巴时,曾首选上海和北京,但都铩羽而归,最终在他的出生地杭州打造了一个数字商业帝国,并带领杭州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高地,吸引了北上广大量的人才做 " 杭漂 "。这说明,对真正的企业家来说,是否在一线城市创业并非最重要的因素,关键是要找到适宜企业自身发展的商业环境,并拥有百折不挠的企业家精神。

什么叫企业家精神?管理大师德鲁克将企业家精神总结为:敢于冒险,敢于挑战,善于创新,懂得坚持。

这样的精神不仅在罗敏身上可见,在接触到的众多南迁的 " 趣店人 " 身上都能看到。

徐德刚加入趣店 4 年,现任集团商务总监,4 年多来跟随罗敏南征北战,打过多场硬仗。

【图说:趣店商务总监徐德刚展示入职 4 年的勋章】

徐德刚曾在北京学习工作生活 17 年,第一套房子买在通州,为了孩子能上更好的学校,他把房子换到了望京。大女儿在望京的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小儿子今年上幼儿园。

徐德刚常年出差,即便趣店还在北京时,徐德刚每个月在北京的时间也屈指可数。

"2017 年公司在三亚开年会,放了一段员工家属的采访视频,我女儿说,早上醒来,看见爸爸的鞋在门口,我就知道爸爸出差回来了。录制视频时我听到女儿说出这句话,自己眼泪哗的就出来了,当时年会现场好多伙伴都流泪了。视频结束后是老罗的演讲,他在舞台中央也是哽咽了好几分钟。" 徐德刚说。

正因为聚少离多,徐德刚盼望着今年 9 月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起搬到厦门,这样以后就能更多的和家人待在一起。而趣店的人力部门也帮两个孩子联络了厦门的学校,解决了后顾之忧。

虽然在北京生活了 10 多年,但因为没有在北京落户,徐德刚的两个孩子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这让他觉得,迁到厦门,落户厦门,扎根厦门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当他得知公司要南迁厦门时,没有丝毫的犹豫,更多的是欣喜。

另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南迁拓荒者是趣店 90 后的技术 " 男神 " 熊伟烈。

老家来自湖北,在新疆求学,后来又辗转过深圳、上海、北京找工作的熊伟烈,长得高高瘦瘦,一个整日与代码打交道的技术男却有一颗文艺的心。

2018 年 7 月,作为技术部的先遣部队,他被派到厦门组建团队,当时同事中愿意来的并不多,而他对来厦门并未犹豫。

一方面是他已经习惯了走南闯北,在来厦门之前他已经游走了大半个中国;另一方面,一个很文艺的原因是,他恰好读到两本书,一本《周鸿祎传》,一本《创京东》。

在周鸿祎的自传里,老周回忆了在北大方正工作时的经历,那时候的他是个偏执狂,经常惹恼同事。领导找他谈话,当时他有两个选择,要么辞职,要么去最艰苦的地方。后来他去了新疆,在新疆磨练一段时间后,性情大变,变得成熟沉稳,如脱胎换骨般。

而刘强东的故事发生在 15 岁时,没有和家里人打招呼,怀揣自己攒的 50 块钱,只身从宿迁到江西九江和湖北黄冈,一个人行走了差不多 1000 公里。这次出门远行,在刘强东的人生里留下了浓重的痕迹,让他第一次自主思考生命的意义。

这两个故事给有强烈互联网情怀的 90 后年轻人熊伟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18 年 5 月 31 号,他在公众号上写了一篇长达 4000 字的读后感。他的结论是," 不一定是旅行,自己一定需要一次打破自己生活常态的尝试,给自己一些思考人生的时机。"

他把南迁厦门看作了人生的一次机会,一次余华式的 " 十八岁出门远行 "。他说,之前在百度和美丽说工作时,都没有从 0 到 1 带团队做项目的机会,而这一次," 趣店给了机会,为什么不争取一下呢?" 所以,他率先南下。

如何看待南下的 " 趣店人 "?

在外界看来,趣店人就是拼命三郎罗敏带领的一支狼性团队。杀伐决断,四处突围。最后异军突起,完成了一个乡下少年的人生逆袭。

对徐德刚来说," 趣店人 " 就是朝夕相处的兄弟,一起踢球,一起游泳,一起在深夜的厦门小巷吃一碗沙茶面,点两份扇贝。

在年轻人熊伟烈的眼里,南下的趣店人在经历一次人生的远行,一次难得的历练,也是一次涅槃的机会。

但 2018 年南下的趣店,已经不再是 5 年前在出租屋里创业时的趣店了。某种程度上,是旗开得胜的胜利之师南下,在当地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并被地方政府寄予重望。

罗敏被厦门市政府聘请为投资顾问,成为厦门的一张名片。在地方政府看来,罗敏是吸引更多的企业落地厦门、以商引商的招牌。毕竟,政府要凭空去打动一位企业家,和罗敏依靠多年的行业人脉现身说法,不可相提并论。

对接南迁事宜的负责人洪剑东说,方方面面都能感受到厦门政府办事人员的友好、热情,只要政策上有的优惠政策,政府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甚至还会主动提醒," 看看某某文件,能不能给你们用上?"

厦门大学著名教授易中天在《读城记》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厦门的窗口行业大多有着温和的态度和良好的服务……厦门人民是爱美的,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 " 海上花园 " 之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其心灵自然会变得美丽起来。

趣店高管许龙分享了一个故事。趣店南下后,常务副市长带领各个部门的相关领导来趣店办公室座谈,询问安家等相关问题,一一有针对性地给予解决。

这让在场的趣店人很感动。政府如此帮趣店解决问题,还是第一次遇到。

截止到 2019 年 4 月底,趣店已经有五六十人申请在厦门落户,其中 4 名员工已经走完流程完成了办理。

普通员工感受厦门这座城市的友好更加细微和直接。熊伟烈回忆,有一次他去公司旁边的一家理发馆剪头发,剪完头后,小哥发现他的口袋里挂着趣店的工牌,主动说,趣店员工可以打 8 折哈。这让熊伟烈感受到了一种以前在北京不太容易享受到的礼遇。

而事实上,大批拿着北京的薪水生活在厦门的趣店人的突然而至,迅速带动了公司周围商圈的繁荣,从理发店到餐饮、健身中心、游泳馆等等。

而这正是厦门地方政府所乐见的。把趣店总部引到厦门,不仅能够获得更多的税收,解决更多的就业,更重要的是,趣店可以起到示范和吸附作用,带动更多的人才和企业来到厦门,实现产业升级。

美国硅谷早期的发展有惠普这样的巨头支撑,北京中关村有联想,杭州有阿里巴巴,深圳有腾讯、华为、比亚迪。

对厦门来说,把趣店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总部吸引过来,同时把人才和产业带过来,是实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 " 建设高素质创新创业之城 " 的最好办法。

事实上,互联网、在线化、去中心化的工作模式,正在为厦门这样的二线城市提供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厦门开放包容的政策、优美的环境、一流的大学、城市的高颜值和市民的高幸福感,成为显著的比较优势。

不过,对当下的趣店来说,要实现事业的二次腾飞,仅靠更干净的空气、更优美的自然环境,以及地方政府的优惠扶持,是远远不够的。

【图说:趣店办公室外的海天一色】

对大批从北京南下的趣店人来说,要在厦门扎根、发展、安居乐业,需要的也不仅仅是户口落地、子女就学这么简单,更需要事业的持续成长和个人的不断提升。

这都需要趣店本身成为一艘始终迎风而上,站在潮头,不断成长,给所有人提供机会的大船。罗敏是船长,所有的趣店人都是船员。

南下的罗敏,丝毫未受到性情温婉、节奏趋慢的本地文化的影响,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狼性和紧张的节奏。过去的一年,罗敏依然杀伐决断,聚焦主营业务,发力开放平台,今年一季度实现总营收 20.97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22.2%。

罗敏身上唯一的变化,似乎是在四季如春的厦门,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好好踢球了。以前踢右脚,现在左脚也练得相当牛逼。

而对于技术经理熊伟烈和他的上司、技术总监赵先烈来说,他们看趣店这条船,更看重的是能不能找到更多的技术大牛登上这艘船,与他们同行。只有找到足够牛的人,才能做出足够牛的事。

人才,是一座城市成功的硬实力,也可能是失败的硬伤。去年以来,从北到南,天津,武汉,杭州,深圳,都不约而同的掀起了一场人才争夺战,各种优惠政策频出,这是一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引擎从依靠投资到依靠创新转换的必然。

美国硅谷的成功离不开斯坦福大学,北京中关村的成功离不开北大和清华,深圳的成功离不开深圳大学、港科大、南方科大,以及从全国各地吸附而来的人才。

2018 年,熊伟烈作为技术团队的先遣部队来厦门招兵买马时,就率先感受到了人才方面与北京的差距。厦门大学的学生虽然优秀,但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理论方向的不多,要找到有互联网实操经验的人很难。不像北京,因为有大量的互联网企业可以施展身手,北京的学生往往具备更强的动手能力。

前期,熊伟烈几乎要从头开始教,开始带,那段时间经常挑灯夜战。按照趣店带团队的风格,不允许打折扣,所有进入趣店的人都要适应趣店的节奏,而不是被当地的文化带着走。

赵先烈举了一个子。在厦门当地招的技术人员往往习惯按部就班,做客户端的只做客户端,做安卓的只做安卓,很少有跨端开发。而到了趣店,他下了死任务,一天时间教,第二天立刻上手写代码,必须达到跨端操作的能力。

而事实证明,这些新人很快就适应了趣店的节奏,跟得上了公司的发展,并且有人成为了技术佼佼者。

趣店的 HR 介绍,目前在人才方面,趣店主要是两条腿走路,一是通过常规的社会招聘渠道吸引全国人才向厦门聚集,电话面试;另一方面是与厦门大学合作,定向培养人才。今年 4 月,厦门大学 98 周年,趣店捐款 2000 万,合作成立研究室,专门用于培养金融科技相关人才。

此外,趣店技术团队还定期举办技术沙龙,向厦门当地所有的技术同行开放,与美图、美团等企业交流,发现人才。

趣店作为典型的实战派,在大数据分析、用户识别体系、支付金融体系、研发整体架构方面领跑同行,趣店把这些来自实战的干货分享出来,让当地的企业感到干货满满,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当地的技术生态。

搬到厦门后,趣店还加强了与福建本地金融机构的合作,例如厦门银行、厦门国际银行以及一些金融公司,落地生根,相伴而行。

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 分离许许多多的结合,就构成了生活。"

徐德刚仍然在厦门和北京双城之间往返。他期待着 9 月份举家南迁,定居厦门。

在北京时,虽然家离公司并不远,但徐德刚很少骑他最喜欢的自行车上下班,因为空气太脏,经常得把鼻子捂上,但睫毛上全是灰。现在,他终于可以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晚上还能去海边来一个长跑。

文艺青年熊伟烈偶尔还会回到北京,见见朋友,打理打理北京的房子。他对双城的细微差异有着极度个人化的体验。

有一次他从厦门机场打车到酒店,司机是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司机,而且车里竟然放着一条宠物狗,让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在北京绝对没有可能,但这就是厦门。天好,水好,妹子好。" 熊伟烈言简意赅地总结。

徐德刚、熊伟烈们能喜欢上厦门,并愿意在厦门生根落地,显然是船长罗敏所乐见的。趣店整个南迁员工流失率不到 4%,这意味着罗敏保持了团队的完整性和战斗力,而强大的铁军是他能够打胜仗以及未来打胜仗的关键所在。

不过,仅仅这些还不够,要保持团队长期的战斗力和完整性,要吸引更多的人才南下来到厦门,还需要罗敏做出长期的努力,让趣店这艘大船既快又稳,既敢于冒险又不会倾斜,持续创新,成为技术和人才的高地。

在厦门岛的海岸边,一座四方形的现代建筑综合体正在拔地而起,这是趣店的新总部。在新总部的奠基仪式上,罗敏说了这样一段话:

【图说:趣店正在修建中的厦门总部大楼】

"20 年前,阿里巴巴在杭州诞生的时候,杭州还只是一片互联网荒漠,经济发展水平和城市面貌都和北上广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今天,因为有阿里巴巴、有网易,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创新企业,杭州已经成为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互联网重镇……在不久的将来,趣店也能够成为厦门互联网的一张名片、科技创新的一张名片 "。

趣店要成为阿里巴巴,厦门要成为杭州,无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就像一个 18 岁少年的出门远行,一切才刚刚开始。

余华在书里说," 我在这条路上走了整整一天,已经看了很多山和很多云,所有的山所有的云都让我联想起了熟悉的人。我就朝着它们呼唤他们的绰号,所以尽管走了一天,可我一点也不累。"

这像极了眼下的趣店人。

与作者交流

加微信号:zhaojicheng4218

更多互动,请关注新浪微博:赵继成

订阅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搜狐、网易、ZAKER、新浪看点、雪球财经、大鱼号:赵继成频道

以上内容由"赵继成频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赵继成频道

赵继成频道

资深媒体人,商业评论员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