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 90 后桥隧工:“反探亲”成家常便饭

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 05-23

几记劈砍过后,遮挡检查道的树枝应声而断,乐伟文一手挥刀,一手清理,动作麻利。27 岁的乐伟文是鹰潭工务段富庶岭路桥工区的工长,负责维护工区管内鹰厦铁路沿线的铁路设备,巡查铁路线旁的山体情况,清除可能滚落影响铁路行车的危石和危树。平日里,他们要巡查 30 多座山头,维修养护 2 座钢梁桥、4300 条排水沟、103 座板桥、5 条隧道、62 座涵洞和数不清的堑坡、挡墙等,数字庞大,环境复杂,但乐伟文对这些设备如数家珍。

每天出工前都要打磨一遍柴刀

砍伐树枝

桥下检修

防洪重点部位搜山扫石

在铁路钢梁桥箱体内观察设备

" 父亲是榜样,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

" 我爷爷、爸爸都是路桥工。" 铁路的路桥设备很多在大山深处,乐伟文小时候就和父亲住在工区里。跟着父亲拌砂石、剪钢筋、磨工具,这些都是乐伟文童年的记忆。

2011 年,乐伟文退伍,毫不犹豫选择回到铁路,回到他最熟悉的工务工区,回到爷爷和父亲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还是对铁路有感情,我也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乐伟文坦言,作为一名 " 铁三代 ",他的压力多半是自己给的。" 不能比父辈干得差!" 怀着对这份工作的特殊情感,有什么急活累活乐伟文总是抢着干。很快,乐伟文就能承担起一些比较重要的工作,工作两年便当上了班长,那一年,他才 23 岁。

当时乐伟文所在的工区位于沪昆铁路沿线,维护的路桥设备状态较好,沿线地貌也比较平坦,工作单纯,离家也近,但乐伟文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鹰厦铁路是一条老线,自 1957 年通车运营已经有 62 个年头了,设备都是有些年头、常常整修的旧设备,经过的地方也是山高水险,段管内的重点防洪防汛点基本集中在鹰厦铁路沿线,但这些却吸引着乐伟文。

" 年轻人就应该在苦水中泡一泡 "

2017 年,鹰厦铁路富庶岭工区的工长面临退休,富庶岭工区是鹰潭路桥车间最偏远的工区,管辖的鹰厦铁路区段盘在群山之中,沿线有些还是原始森林,交通极为不便,鹰潭工务段一半的防洪防汛重点地段都在这里,鲜有人愿意到这工作。听说富庶岭工区在选配工长的消息后,乐伟文马上报了名。乐伟文顺利通过了单位的测试,在老师傅的帮助下,先干班长。

" 我们年轻人就应该在苦水中泡一泡。" 在工区,乐伟文除了要领着大家做好养护维修作业,周末还要在工区值班,一般半个月回一次家。到了防寒、防洪、战高温等重点时期,可能一个多月都回不去一次。起初,同为工长的父亲想让乐伟文和自己对调,这样儿子能离家近一些,但被乐伟文拒绝了。

" 人生像柴刀,不停打磨才能锋利 "

乐伟文说,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乐伟文进富庶岭工区时,刚刚结婚。2018 年,新婚的第一个春节,妻子就陪他在工区值班。2019 年春节,因值班不能回家,妻子又带着三个月大的儿子到工区过年。自从乐伟文进了山,这样的 " 反探亲 " 便成了家常便饭,虽然乐伟文总是心怀愧疚,但小两口却不后悔。

" 虽然没有城市中的生活丰富,但我觉得,山里的生活也能找到很多乐趣。" 乐伟文从老师傅和当地村民那学了种树的方法,在山上挖来野生的枇杷树、桃树、柚子树,把工区变成了小小果园。他还开了块菜地 , 说起这里的生活,乐伟文很满足。

乐伟文和工友每人都有一把专属柴刀,这是他们巡山的必备工具,水池边的磨刀石是他们每天的 " 打卡地 "。每天早上,乐伟文都会把柴刀磨锋利," 只有刀锋利了,干起活来才顺手,我觉得人生也一样,磨的时候痛苦,但只有磨锋利了,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 乐伟文说。

文 / 图 徐国栋 李敏生 全媒体记者章娜 实习生付迎红

编辑:吴雅琴


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