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巴西日料”,体验异文化冲击

环球网 05-23

本报赴巴西特派记者 邢晓婧

提起巴西美食,各位食客首先想到的恐怕是 " 巴西烤肉 "。殊不知,至今生活在巴西的日本人后裔高达 160 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 1%,品尝日本料理是巴西人生活中的另一个日常。《环球时报》记者也未能免俗,却意外体会到了 " 巴西日料 " 的别样风味。

《环球时报》记者曾在日本生活多年,当步入圣保罗一家名为 " 阿罗汉寿司 " 的日本餐厅时,瞬间遭遇异文化的猛烈冲击。入口处的透明橱柜里摆满琳琅满目的面包糕点,柜台上放着新鲜出锅的金黄爆米花 ( 如图 ) ,店员们系着苏格兰式的红格子围裙,店内装潢不见任何樱花、相扑、富士山等日本元素,反倒是一整面墙的世界地图仿佛彰显着这家店与众不同的格局。

服务员远没有印象中日料店该有的那份热情,进门时没人问候 " 欢迎光临 ",落座后也没人奉上茶水和湿毛巾卷。翻翻菜单,寿司、刺身、荞麦面……也算涵盖了具有代表性的日本餐品。价格说不上便宜,记者点了一份寿司拼盘,里面有 2 个三文鱼寿司、8 个小小的寿司卷,约合人民币 64 元。不一会儿,寿司拼盘来了。" 咦?怎么没有酱油碟?" 正纳着闷,服务员示意记者别着急,随即递上一些黑色塑料小盒,让在座客人每人拿一个。虽说这种做法很不 " 日本 ",但想着入乡随俗,便也作罢。

倒好酱油,拌上芥末,记者一口塞进一个三文鱼寿司,三文鱼片连起码的 " 新鲜 " 都没做到,咸咸的,像被熏过一样。寿司饭的味道更是一言难尽,咬下去黏黏的,就像在吃一个糯米饭团,而且饭团居然是温热的。若是按照传统标准衡量,巴西这家日料店怕是方方面面都不及格。

然而,环顾四周之后,记者不禁感觉好像自己才是最奇葩的那个。当时正值饭点,餐厅几乎满员。旁边的巴西大哥点了同款寿司拼盘早就吃个干净,斜前方的小情侣一边喝着 " 巴西北冰洋 " ——瓜拉纳汽水,一边风卷残云般地吃着炒荞麦面。大家似乎对味道十分满意。

就在这时,服务员端来一口小锅,说是赠送的味噌汤。看着眼前放在白色碟子上的巨钵,记者顿时傻眼。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一起端来的还有一把比钵还大的银勺,用来喝汤。在日本,味噌汤会随着定食一起呈上,食客们往往端起碗来直接喝,再用筷子吃光里面的食物。味噌汤的味道浓郁鲜美,堪称佐餐必备。而在巴西,味噌汤就真的是一款汤,要用勺子慢慢喝。掀开盖子,汤的颜色起码比日本的味噌汤深了 2 个色号,巨咸无比。而身旁的巴西食客,却一饮而尽。

巴西日本料理的味道究竟如何怕是 " 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对记者来说,能体验一把 " 另类日料 " 倒也是趣事一桩。


环球网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