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乔洪到谭定华到袁仁国 茅台高管接连被查 专卖店到底是香馍馍还是权力寻租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 05-22

在茅台酒一度紧缺的情况下,茅台的销售渠道不管是经销商还是专卖店,销售专柜,都存在着权力寻租的空间。事实上,这更集中的体现在近年来茅台力推的专卖店上。

多年来,茅台酒多次提升出厂价,从 2000 年的 185 元到现在的 969 元,但产量并无大增的 " 限量提价 " 策略,正是导致权力寻租的根源。就在 3 月 28 日,茅台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李保芳在博鳌论坛上表示," 未来茅台供不应求肯定是常态。" 他说,初略估算,现在卖的酒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的三分之一。

三度茅台高管因贪腐被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5 月,春暖花开,夏果累累。但对贵州茅台集团来说,却是他的掌门人及二连三被纪委部门或公安计划调查的季节。

5 月 22 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和微信公众号同时发布消息,日前,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 " 家族式腐败 ";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我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在今年 3 月全国春季糖酒会期间,茅台集团在望江宾馆召开春季经销商座谈会,午饭间有重庆的茅台酒大商表情严肃的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袁仁国的案子太大了,涉嫌金额不少于 4 亿元!随后记者多次致电贵州省纪委均未有任何回复,直至今日袁被宣布双规,该金额也未得到官方证实。

从贵州省纪委公布的违纪事实来看,袁仁国的案子确实性质严重,办案可谓跨时太久。去年 5 月 6 日周日晚上 10 点左右,茅台集团紧急召开干部大会,中共贵州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邑飞在贵州茅台集团宣布省委决定:1.提名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同志为茅台集团董事长人选,董事长职务任免需按有关法律程序办理。2.袁仁国同志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务。

外界一片猜测但终无明确官方说法。随后迎来的是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尤其是销售公司的大面积人事调整。直至去年 9 月 20 日,今日,茅台集团通过官网对外通报了干部人事调整情况,调整了 72 名同志、提拔任用了 180 名同志。此前,除李保芳任集团、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肩挑外,重要领导职务可谓全部换血。新领导班子部分如下:

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王焱

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杨建军

茅台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何英姿

茅台酒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黄维

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委员、销售公司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晓维

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工作组组长陈华

春风又绿。到今年 5 月 5 日,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对 " 同志 " 这一称呼,在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后,有分析人士指出,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

但今日贵州省纪委的通报已全然没有 " 同志 " 字眼,且用词严厉。值得注意的是,袁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被 " 双开 ",包括开除党籍,更重要的是涉嫌受贿犯罪。

另一个 5 月。2007 年 5 月 16 日,原茅台股份公司总经理乔洪在新任命的国资委副主任位置上被查,这是当时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贵州省国资委获悉的独家消息获悉,他甚至还没有到政府部门报到就被带走。2010 年 1 月 15 日,乔洪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死缓。

2016 年 3 月,省纪委发布消息,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此时距离谭定华 2015 年 1 月从贵州茅台退休已一年多。最终,谭定华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款物,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权力寻租的空间更集中体现在专卖店

如果说 5 月是反腐收获的季节,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几届高管都栽倒在差不多的时间,不如说贵州茅台施行已久的专卖店体系在厂家控量提价的竞争策略下,为长期供需失衡的市场提供了足够的权力寻租空间。

在贵州省纪委的通报中,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甚至大搞 " 家族式腐败 " 是袁仁国的一大罪状。

同样,乔洪出事也离开茅台酒专卖店。

从公开信息来看,乔曾批条子让他人 " 囤酒 ",其弟也曾利用他的关系拿到印刷业务。

乔洪上任之后,全面开始茅台的市场开拓,尤其是在全国大规模铺设的专卖店开店资格和配额多少让经销商们竞相争夺,尤其是在茅台酒好卖的时候。

早在 2005 年,贵州茅台已在全国建起了 500 多家专卖店,以解决终端混乱,到今年,贵州茅台公布的经销商国内共有 2454 个,其中大部分以专卖店的形式出现,还有特约经销商、总代理、系列酒经销商以及最近发展的少量的电商客户、自营店和高铁、机场经销商们。

专卖店开创初期,和进商超的一般经销商相比,茅台厂家对专卖店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开发专卖店专供酒,经营费用的支持,还有优先保证专卖店供货,年份酒供货量比特约经销商要大一些等。因此,开专卖店一直成为了经销商争夺的香馍馍,也给权力寻租创造了空间。

10 多年前,曾担任过茅台销售公司专卖店管理部部长的聂永曾接受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销售公司为了规范经销商开专卖店的行为,制定了专门的管理办法。前几年,除了最基本的条件——最低 50 万元的资金门槛和缴纳保证金外,还要看该市场是否足够大,建立后对现有销售网络是否有冲突,关键还有经销商的企划书。

至于在茅台有亲戚朋友关系的人,是否在开专卖店上有限制。他称,没有。卖酒是做生意,关键还是看该经销商对市场的运作。茅台对经销商一贯是先款后货,并不是有关系供的酒就会更便宜。但如有家属在茅台酒厂的,该经销商的责任心和自豪感应该更强,做得更好。

但部分经销商的感受却并不一样。四川有茅台专卖店经理曾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是 2005 年投资 100 万元开茅台专卖店的,厂里每次供应 0.5 吨的茅台酒。要想多要就要四处找关系。

去年 11 月 19 日,茅台集团官网宣布,茅台集团党委撤销聂永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称茅台电商公司存在违纪违规违法问题。茅台集团党委同时委派陈华任贵州茅台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接管公司工作。聂永于 2016 年 5 月升任茅台电商公司董事长。

另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贵州茅台下属销售公司的片区经理如今已经取消。5 月 7 日,贵州茅台内部有关负责人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比如原西南大区经理邝英已调任茅台集团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有一段时间。

无独有偶。乔洪出事后,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经销商处获悉,北京和山东的片区经理调回茅台总部,一个到生产车间当主任,一个则调回销售公司某科室。江西的片区经理调到山东任职。

聂永曾表示,茅台集团的岗位,包括车间主任都是一年一聘。每年春节过后,3-5 月,茅台都要进行轮岗和重新聘用。他同时认为,这样的调整非常有必要。他说:" 这有利于茅台对销售人才的培养和规范。比如有的片区经理和经销商熟了,经销商要有违规行为,片区经理难免不好处理。"。  

业内人士称,自乔洪出事后,对片区经理的对调,可以看作是茅台在取消权力寻租空间上,有所作为。 

但专卖店依然在开,尽管乔洪被查后,早在 10 多年前茅台专卖店曾经减缓过开店速度,除对西部和上海的茅台专卖店控制发展外,其他地区一律停止发展。但在做大规模和利润的企业诉求强烈驱使下,专卖店依然遍地开花,茅台经销商也多达 2000 多家。

有证券公司分析称,乔洪从 2000 年任茅台股份公司总经理后实施的这一策略,最重要的贡献是突破了茅台的营销瓶颈。最直接的表现是茅台酒的市场终端价格超过五粮液,公司利润大幅增长。从 2000 年到 2005 年,茅台集团的利润总额从 3.9 亿元增长到 18.9 亿元。" 限量提价策略 ",对名酒回归价值,茅台系列酒市场份额的挤占,都是有好处的。

但是," 限量提价策略 " 造成物以稀为贵,也成为了权利寻租的根源。据茅台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茅台酒目前严重紧缺和巨大的价格差, 1900 元的出货价和厂家 969 元的差价已高达千元,每多增加一吨茅台酒的经销权,就可以多赚取价差 205 万元,这是 10 多年前卖茅台酒获利的 10 倍。

记者采访发现,事实上不仅茅台,在名酒身上,都存在着极大的权力寻租空间。在名酒限量提价的巨大缺口下,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专卖店里到底还有多少权力寻租的空间?

更多内容请下载 21 财经 APP

相关标签: 茅台

21世纪经济报道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