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出奇迹?还有很多比车震更奇葩的成名方式

autocarweekly 05-19

文|衣柜

上周特斯拉老板马斯克突然在推特上说了句 " 原来自动驾驶还有更多我们想象不到的用途 "。

原本大家一头雾水,结果发现知名 " 小电影 " 网站 Pxxnhub 在楼下回复 "my bad",事情就一目了然了。

是这样的,最近一位名气不大不小的 Pxxhub 女星 Taylor Jackson,利用特斯拉强大的 Auto Pilot 功能,拍了个时长 8 分多钟的、在车上各种不可描述的视频。

视频中男主双手离开方向盘,女主时而在副驾驶娇滴滴地 " 这啥 ",时而上到驾驶位 " 那啥 "。但特斯拉全程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没有为内容的创作带来任何困难;旁边的车呼啸而过,背景音也恰到好处的嘈杂,这辆车就像个幻想中的温柔乡一样 …… 视频在短短的一个月里获得了数百万的播放量。

如此热情奔放、创意无限、直击心灵的作品,给人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我终于知道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到底该怎么用了!"

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这位 " 兢兢业业 " 的 Taylor Jackson,还是特斯拉,都凭借这次 " 大力出奇迹 " 彻底火了一把。

然而我想说的是," 那啥 " 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玩得妥当,便震他个惊天地,泣鬼神;玩脱了,你就见鬼神去吧。

实际上,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

2001 年的 NBA 选秀大会注定是疯狂的,除了诞生了史上最水状元夸梅 · 布朗,还有大学第一年就能砍下 17.8 分 10.8 篮板和惊人的 4.4 次盖帽,不喜欢说话,不那么有激情,号称 " 翻版邓肯 " 的七号签艾迪 · 格里芬。

火箭当年为了从篮网手上得到艾迪 · 格里芬,甚至没有选择和奥拉朱旺续约。但这位天选之子没有风光太久,第二个赛季火箭摘得状元秀姚明,格里芬的球队地位被弱化,他选择将自己圈在精神世界里,用畸形的方式发泄,酗酒、吸毒,而且都多次被警察抓到。

2007 年 8 月 17 日凌晨,格里芬驾驶着他的 SUV 冲过防护栏直接撞向了行进中的火车,尸体严重烧毁以至于难以辨认出死者身份,验尸官员不得不借助牙齿记录才确认出死者是他。

车祸原因官方没有明确答复,坊间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因为格里芬一边开车一边不可描述,甚至有人说他把后视镜改装成一块屏幕,为了方便看小电影 ……

回忆起格里芬,姚明曾说到:" 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很安静的人,看着挺乖的,怎么都觉得是个好孩子。"

听到没有,他还是只是个孩子啊!但从那以后人们只会记得他是那个 " 开车‘开车’撞车死了 " 的二流球员。

事实上,奇葩的成名方式,远不止车震一种。

众泰靠山寨扬名天下算不上经典,当年双环抄袭本田 CR-V,被本田一纸诉状告上法庭,结果法院驳回诉讼,双环还成功反告本田侵犯了自己名誉权,获得 1600 万赔偿,这才叫一战成名。

只不过一战成名之后的双环便一蹶不起,几年前因为生产落后,连汽车生产资格都被撤销了。

最近国内汽车界流行起 " 理工钢铁直男 " 命名,吉利几何 A、长安欧尚 cos1°、云度 π1、海马 @3,不知那天会不会冒出个哈弗勾股定理,或者比亚迪等差数列。

但这都不算新奇的,标致在国外有一款车叫 Beep Beep,Beep 这个词本身就是个拟声词,没有什么含义,非要强行解释的话,广东人大抵会想到朋友见面亲切问候时那句 " 哔你老母 "。

法拉利有一个赛道系列车型,意思是你花钱买了台最贵的法拉利,不能开上路,车由法拉利保管,想飙车的时候和法拉利预约,他们会派一车技师帮你把车运到赛道,号称史上最贵租车。上一代赛道车名字叫 FXX,或许是意大利人二战时的战争艺术还留存在心底挥散不去,新一代赛道车直接取名为 FXXK,像什么单词不用我多说了 ……

最 " 上头 " 的一次要数道奇,他们曾经出过一款车叫 Dart Swinger。

问题是 Swinger 这个词在美国俚语里面,尺度相当于从外太空聊到内子宫,常指滥交、群 P、性病。而道奇身为一个美国品牌,不可能不知道这词的含义。

当然也有无辜躺枪的,比如丰田 2004 年推出一款名为 ISIS 的 MPV 时,应该打死都想不到日后会跟恐怖组织撞名字。

也有一些品牌或车型成名案例,完全令人摸不着头脑。

纽伯格林北环赛道闻名世界,曾经举办 F1 分站赛,但由于赛道难度太高,危险系数大,丧命于此的 F1 车手高达数十人,前世界冠军尼基 · 劳达也不幸在此出过严重车祸。后来经修改,赛道全长 20 多公里,有 177 个弯道,至今仍是各大汽车厂商测试性能车的兵家必争之地。

然而国人认识纽北的契机,半数以上是因为那句 " 纽北跑不过秦 "。

80 年代的跑车都流行跳灯,不熟悉历史的以为是当时设计潮流,实情是因为 1974 年美国的奇葩道路法规要求所有车大灯离地间距不得少于 24 英寸(64 厘米),跑车为了保持低重心,低风阻,只能被迫清一色选择跳灯,在需要开灯的时候翻起来增加高度,从而迎合法规。

保时捷的 " 粉猪 " 涂装如今看来算得上是一种文化符号,但这个造型当初完全是出于报复心理而诞生的。

1970 年,保时捷凭借 917K 赛车夺得自己第一个勒芒冠军,次年想着再接再厉,于是搞了台名为 917/20 的升级款,为了提高空气动力学效应,新车车身比 917K 更宽更扁。

917K

结果当时的保时捷赞助商——酒业大佬马天尼破口大骂这台车 " 丑得像头猪 ",拒绝自家 logo 出现在这台新赛车上。心高气傲的保时捷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把赛车涂装成猪的样子。

917/20" 粉猪 "

不过故事结局并不像电影剧本那样精彩,保时捷没有完成对马天尼的打脸,两台参赛的 " 粉猪 " 在勒芒都因为机械故障退赛了。反倒是依旧涂着马天尼赞助的两台老款 917K 包揽了冠亚军。

所以说,汽车的往事和人一样,功成名就也好,随风而去也罢,任新闻再大,回过头看原来都是命啊。


autocarweekly
以上内容由“autocarweekly”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