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从来都不合理,但马云刘强东想把它「变正常」

爱范儿 05-16

多年以后,面对数对举行婚礼的阿里巴巴新人,马云肯定回想不起 14 年前国务院宣布全国实行 5 天工作日的那个遥远的星期六,因为当时他还忙着创办他的「中国黄页」网站,所以他才会在 2019 年的劳动节前后几次三番劝年轻人别过周末。

铺天盖地的吐槽说明这届年轻人不好忽悠了,虽然无数研究已经证明长时间工作并不等于高效,还有很大可能适得其反,但这些企业家还是孜孜不倦地熬制着「努力一定有回报、成功都是加班加出来的」的毒鸡汤。

所以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给了马云们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勇气?「996 是福报」背后折射出的商业领袖们的膨胀可能是我们更需要警惕的问题。

中年企业家的油腻,从编出「只要押韵,就有道理」的说教开始

996 并不是今年才出现的新事物,它早已是许多行业的常态,只不过今年初有赞年会上公开宣布实施 996 工作制,直接把这一不成文的制度摆上了台面,程序员们在 GitHub 发起的「996.icu」项目开始掀起全网对 996 工作制的讨论,直到此时舆论的风向仍是以声讨为主,因为大家都知道 996 是违反《劳动法》的,更不用说强制 996 了,律师已经说了,超过法律规定工时的加班,就是给加班费也不行。

▲ 图片来自:996.ICU

于是大佬们坐不住了,马云先抛出了堪称今年互联网圈第一梗的「福报论」:

我个人认为,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今天中国 BAT 这些公司能够 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然而,这番言论除了让阿里得名「福报厂」之外,并没有像马云以往的金句一样受到追捧,不过在力挺 996 这件事上,马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同一天刘强东也发话了,他说「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 995 或者 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如果这还算暗示的话,那么「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就已经是明示了。

在被网友们疯狂吐槽和官媒批评(主要是后者)后,马云采取的补救措施是在微博发表了一篇宣称「不为 996 辩护」实则仍在诡辩的长文。明明大家反对的是 996 的做法,马云却有本事把话题又扯到「人生的意义和奋斗的方向」上,并以大部分成功人士都是 996 为例,直接把成功和 996 划等号。

不只是马云,国外推崇长时间工作并宣之于口的企业家也不在少数,去年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就因为和马云类似的言论引起争议,他的理念和马云如出一辙:

有些地方工作更轻松,但没人能靠每周工作 40 小时就改变世界。

Uber 创始人卡兰尼克给公司定下的 14 条价值观中就包括「用更少、更长时间、更努力和更聪明的方式完成工作」。也许是国外同行们的做法给了马云和东哥底气,觉得以成功人士的身份就能颠覆大众认知和价值观,如果不行,那一定是自己「洗脑」的方式不对,于是劳动节过后马云换了一种自以为幽默风趣的说法:「工作 996,生活 669。」

于是当天报道马云讲话的新闻标题读起来都跟段子似的,这种「只要押韵,就有道理」的说教马云在 5 月 10 日「阿里日」的集体婚礼上还说了不少: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爱是做出来的,孩子是生出来的。

阿里人不仅要会造风,还要会造人,我们要创造风口,更要创造人口。

工作上我们强调 996 的精神,生活上我们要 669,什么叫「669」?六天六次,关键要「9」(久)。

阿里要创造大批的男神和女神,什么是男神?男神就是工作上有 996 的精神,生活上能完成 669 的硬指标。什么叫女神?女神就是能够帮助并监督男生落实 996 和 669 的软实力。

婚姻要幸福,关键多用「丁丁」,少用「威信」。有人也跟我这么讲,婚姻不美满,主要在「威信」,婚姻要幸福,关键是「丁丁」。

中年企业家的油腻,从编出「只要押韵,就有道理」的说教开始。至于不分场合开黄腔,那叫恶心。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加上有赞 CEO 白鸦回应公司 996 工作制时称「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这里不安逸」的说法,细看下来,大佬们为 996 「洗白」的方式实在没新意,翻来覆去不过就是想表达「不加班就是不思进取」的意思么?言论虽然招人反感,但形成刷屏之势俨然已达目的: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得不被我刷屏的样子。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理论成立的前提是「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这不就是马云们正在做的事么?德国著名历史学家在斯宾格勒在其著作《西方的没落》中对掌握话语权一方改变大众认知已有过论述:

一旦处于优势的财团势力转向了相反的论点,并使这些论点日益频繁地让人们耳濡目染,那先前所宣传的那些论点就会立即被推翻。在那个时候,舆论的指针就会摆向较强的一极。人人立刻就相信了那新的真理,认为自己是从误信中清醒过来了。

▲图片来自:日剧《我要准时下班》截图

在对待 996 的问题上,网络上虽然对马云们的声讨呈一边倒之势, 但未必在潜意识里没有被影响到,要不然也不会认为被裁的甲骨文中国员工不值得同情,「温水煮青蛙」、「养老院」等观点与「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有何区别?毕竟在 996 还没有引起全民讨论之前,舆论上已存在鄙视朝九晚五上班族的风气,在体制内工作更是被看作安于现状、混吃等死一眼望得到老的代表,讲个人奋斗的故事总少不了面对「留在大城市打拼还是回老家体制内过安定生活」的两难抉择,走出舒适区一定是辞去体制内的工作,以至于让 955 一族听闻 996 后为自己的安逸生活感到不安。

所以说,马云以为鼓吹 996 是政治正确,倒也不是错觉。

仗着自己的资历、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主导舆论,一个更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刘强东案子性侵案里,营销号们讥讽对报案男生 Tao 的污名化。接到朋友求助后报案原本是一个正常的举动,但 Tao 却被讥讽为「备胎」、「舔狗」,只因嫌疑人是刘强东,舆论就能是非不分、偷换概念。

马云发表「669 论」后,阿里官微忙不迭地推出配套海报,美滋滋地夸耀这是马老师给大家定的新 KPI,其 B 站主页上传了婚礼现场图还要配上一句意味深长的「马老师的幸福婚车又开起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老板开了黄腔。尽管这番言论曝光后再次恶评如潮,但看看当时各路媒体和营销号忙着以「669」为标题抢热点就知道斯宾格勒所言不假:

新闻出版工作三周,其真理就会为每个人所承认。它的根据是驳不倒的,只要有钱在那里支撑着。

有了底下人的追捧,无怪乎马云、刘强东们敢无视劳动法力挺 996,就连官媒的批评也置若罔闻了,借用《人民日报》的话来说即「体现了企业管理者的傲慢」。

一个明显是错误甚至违法的做法,本没有讨论对错的必要,但这些所谓商业领袖们非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把 996 合理化,这才是最让人愤怒的地方,不过从另一方面想,起码让人看清了企业家们撕下伪善面具后的嗜血本质。马云的微博至今还挂着「乡村教师代言人」的前缀,我觉得还是「新潮沉思录」几年前定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比较适合他:

反过来讲,现在一些人,嘴上喊「告别革命」,落到实处呢?处处和劳动人民作对。以至于工人阶级不用说组织工会,组织罢工,就连同资产阶级签一纸合同,要求后者依法剥削、按约剥削都会招致一些专家学者和主流媒体无情的批判。那么,你说这种人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