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副秘书长谢里夫:现在的徐州比我之前了解的徐州更要漂亮

现代快报全媒体 05-15

现代快报讯(记者 李伟豪)" 现在的徐州比我之前了解的徐州更要漂亮!" 近日,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麦慕娜 • 莫哈德 • 谢里夫在徐州考察时,为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建设 " 点赞 "。

从 " 一城煤灰半城土 " 到 " 一城青山半城湖 ",徐州以养育生态打造了青山绿水的全新景致,境内举目皆景,湖泊众多,昔日的煤城,如今的水乡。

△邳州银杏湖风景区

联合国副秘书长点赞徐州

在风景秀丽的徐州云龙湖畔,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麦慕娜 • 莫哈德 • 谢里夫流连忘返,不时拍照留念。

" 现在的徐州比我之前了解的徐州更要漂亮!" 谢里夫为这座城市山水一色的生态美景 " 点赞 "。

2018 年,徐州荣获联合国人居奖,联合国副秘书长兼人居署执行主任麦慕娜 • 莫哈德 • 谢里夫女士与肯尼亚总统一道,为徐州颁奖。

" 去年徐州市获得了联合国人居奖,是因为徐州在转型发展方面是非常的成功,可以说是从一座灰色的、脏兮兮的城市变成了一座清洁的绿色城市。"

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谢里夫表示,她觉得徐州成功转型的经验是非常有价值的,需要被总结归纳,把好的经验推广给其他的城市。

" 大力修复生态伤疤,实现了从灰色污染工业城市向生态整洁绿色城市的蜕变;城市公园免费敞开,以人为本的绿色发展理念;生态建设和改善民生同步,实现了城市可持续发展,提高了市民生活质量。"

△焕然一新的邳州 " 珠江大沟 "

在谢里夫女士看来,徐州的生态转型经验在上述三个方面值得向全球推广。" 这些经验和做法都非常有价值、可以总结复制,值得全球同类地区和城市认真学习借鉴。"

煤城徐州曾经 " 伤痕累累 "

煤城徐州曾经 " 伤痕累累 "。早年,在凸凹不平的路上,运煤的大车来回穿梭,煤灰漫天飞扬,天空灰蒙蒙一片,让人透不过气来。

在大量煤炭源源外运的同时,千百的塌陷地块留在了这里。与之而来的,还有对环境承载的巨大挑战," 一城煤灰半城土 " 就是徐州当时的标签。

根据徐州国土部门的调查,全市采煤沉陷地 37.83 万亩,其中沉陷深度大于 1.5 米的面积高达 22.56 万亩。这些因采煤而造成的 " 地球伤疤 ",一度成为徐州生态环境的痛点。

徐州市委、市政府创造性地提出了 " 基本农田整理、采煤塌陷区治理、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开发 " 四位一体治理模式,把塌陷地 " 变废为宝 ",转化为独特资源。

较浅的塌陷地,经削高补低、修复整平,或进行复垦耕种,或利用地形搭建温室建设高效农业;塌陷深度大于 2 米、无法耕种的地块,则因地制宜挖湖引水造景。

矢志不移,大力修复,不久,在原先的塌陷地上,就 " 诞生 " 了大大小小湖泊、湿地、景区上百个之多,塌陷地变成了赏心悦目的 " 明珠 "。

△塌陷地变身湿地公园

采煤塌陷地上的生态之舞

贾汪区潘安湖堪称 " 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 " 的杰作。这片庞大的采煤塌陷地,面积高达 1.74 万亩。前后不到 3 年,就变成了风景秀丽的湿地公园。

泉山区九里湖,亦是塌陷地生态修复的典范。其前身为庞庄煤矿采煤塌陷地,经过修复再造,变成了美丽的景观湖,2017 年获批国家级湿地公园。

57 岁的保安张朝君,原本是庞庄煤矿的矿工,现在九里湖当保安。他告诉记者,原先这里是大家躲着走的塌陷地,如今成了家门口的大花园,前后巨大的反差,让人震撼。

位于苏鲁两省交界处的沛县杨屯镇卞庄村,因受采煤的影响,搬迁后的村子变成采煤塌陷地,面积高达 8000 亩。据悉,这片塌陷地也即将涅槃重生,开建一个全国最大的水上影视基地。

" 我们要把它打造成中国最大的影视基地,目前项目已经签约。" 沛县杨屯镇党委书记王广浩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结合当地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水面基础条件,将开发水上影视城,水下摄影基地,打造一座水上立体影视基地。

徐州累计治理采煤塌陷地 19.7 万亩、工矿废弃地 3.4 万亩、采石宕口 42 处。塌陷地治理,只是徐州走绿色发展道路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在生态、文化、产业等社会发展的诸多方面,徐州都取得了巨大成就,更好的诠释了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 的理念。

△徐州乡村景色

截至目前,全市已经形成完备的绿色产业体系和园区体系,其中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比 36.5%,废弃资源综合利用业产值达 2.25 亿美元。

一个青山绿水全新景致的新徐州,正从蓝图变为现实。

(孙井贤供图 编辑 蒋文嘉)


现代快报全媒体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全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