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德云社众筹事件争议:无底线的众筹,本质就是诈骗

IT爆料汇 05-06

文 / 猪九诫

出品:IT 爆料汇

这个世界上,有人因病致贫,也有人试图因病致富。

五一期间,一起关于德云社相声演员突发脑出血,家人通过 " 水滴筹 " 进行百万众筹的消息引起了巨大争议。

和以往的众筹争议事件如出一辙的是,此次事件争议也是因为众筹人背后的房车产权问题。

有房有车为什么还出来募捐?

这是目前网友所争论的一个焦点。

在讨论网友的情绪是否合理之前,我们先来简单梳理一下事件发展过程。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此次患病的演员吴鹤臣为北京人,1985 年出生,2009 年拜郭德纲为师进入德云社工作。

2019 年 4 月 8 日,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住院。吴住院以后,其 21 岁的妻子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众筹,募捐医疗款项,最高金额为 100 万元。

众筹发出以后,有网友质疑,为何患者家中有房有车却可以申请 " 贫困户 "?背靠德云社并且有房有车,其家庭收入是否真的已经无力支付医疗款项?

面对公众的质疑,吴鹤臣妻子在 5 月 3 日晚发微博表示,第一次众筹不懂平台规则,所以就输了一个 100 万的上限额度。

而针对房车产权的质疑,她表示两套房子均为公租房,无法出售。

车辆则为婚前购置,因为家中有瘫痪病人,出行困难,且家庭住址距离患者医院 60 公里,所以车不能卖。

除了当事人,水滴筹官方也在 5 月 4 日回应该事件称:" 水滴筹没有资格审核众筹发起人的车产房产 "," 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 "。

截至目前,该众筹消息已筹集善款 147959 元,发起人已经停止筹款。

然而面对当事人以及水滴筹的回应,大众又展开了新一轮的质疑:

大病众筹到底是用来救命还是养老?

为什么康复费用和医院附近的租房费用都要计算在内?

而在没有足够监管的背景下,随便一个人都能勾选贫困户,众筹是否会沦为诈骗滋生的温床?

面对大众的新一轮质疑,有不少人认为网友过于吹毛求疵,对该众筹行为的反对可能是出于某种" 仇富心理 "

谈到大众情绪,近几年常常会被打上 " 无理 " 和 " 感性 " 的标签。但我个人认为,此次事件中大众对于该众筹行为的质疑,其实反映了整个社会对众筹行为合理性的思考。

大众情绪,有时候看似荒谬无端,但其实也代表了群众的呼声,如何去聆听和反馈这种声音,并从中剥离出最接近真相的本质,是所有媒体人都应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所以回到这个问题本身,大众所质疑的究竟是什么?

我个人认为,大众所质疑的点在于: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进行众筹?我们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才应该进行众筹?

关于这两个问题,其实大部分人都有一个相对一致的认知:非必要不众筹。

换言之,如果你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就不要去滥用公众的爱心。

毕竟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善良是很宝贵的,大部分人捐出自己的一份爱心,为的是给那些真正陷入绝境的人救命,而非给某些尚有余力的人养老。

反观吴鹤臣妻子此次的众筹事件,之所以会在公众舆论中引起这么大争议,最大的原因在于,其远远没有到必须众筹的地步:

从家庭角度来说,其有房有车有一定存款,这是第一层保障;

从社会角度来说,则有医保和大病统筹的报销,这是第二层保障;

从工作角度来说,还有德云社的内部捐赠,以及郭德纲本人的协助,这是第三层保障。

如果吴鹤臣的家属是在充分调度了这三个维度的资源之后,仍旧无法解决目前的困境,我想大部分公众都会更愿意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而不是对其进行反复质疑。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其不仅有房有车有北京医保,甚至在吴鹤臣发病以后,其妻子尚有余力能够购买华为的最新款手机。

虽然一款手机的钱对于高昂的医疗费用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却代表了家属在此次危机中并未充分调度自身资源以解决困境,而是优先选择了众筹募捐。

所以,这种没有底线的众筹行为,到底和诈骗有什么区别?

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款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而此次吴鹤臣家属事前的众筹行为,至少隐瞒了三个真相:

第一,有房有车。

别扯什么车子房子不能卖,公有住房使用权早就可以有偿转让了,两处房产 100 万出售,没有房产证我也保证有人排着队买。

第二,有北京医保。

别扯什么不明白现行医疗保险制度,真以为我们是活在 80 年代不懂得网上冲浪?

第三,朋友、亲戚和工作单位的额外帮助。

别扯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亲戚朋友和老东家都不管你,所以网友作为一个陌生人就该给你兜底?

所以我个人认为,这种没有底线隐瞒真相的众筹行为,本质上就是诈骗。

即使当前其行为没法入刑,但至少也应返还所有善款。

如果家属觉得善款里面有不少是朋友和亲戚捐的,那也很简单,你可以再以个人名义去找他们捐一次啊,但别污了大众的眼睛。

我一直认为,人是生而不平等的。但是这个社会如果想要平衡运行,那这种不平等至少就应当有个底线。

至少不要为了你的 " 美好未来 ",而剥夺别人活着的权利。

从本质上来说,大病众筹也属于公共资源,肆意透支的结果可能就是造成整个社会的道德风险,许多人可能因为一次被骗,便终生不再捐款。

所以最后坑的是谁?是那些真正需要等着众筹善款救命的人!

事实上,整个社会的道德体系就像一个水晶杯, 从来都是一碰就倒,一倒就碎。

在社会道德崩塌的过程中,每一个试图从中获益的民众都是杯子倒下的凶手,正如吴鹤臣之妻。

而一直以来,我们面对此种争议最大的问题便在于,对坏人太好,而对好人太坏。

就在前两天,我和朋友谈话还提到一点,在很多农村地区," 狡猾 " 和 " 奸 " 是褒义词,而 " 老实 " 和 " 正直 " 却是贬义词。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因为这个社会的价值体系有很多地方是扭曲的。

就拿大病众筹来说,其初心是进行公益筹款传递社会正能量,然而现实生活中,那些真正处于社会底层,因病致贫甚至因病致死的人,有几个人认识 " 水滴筹 "?

在许多农村地区,每一年冬天都会死去很多老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直到死了都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在死神面前,因为贫穷和绝望,有多少儿女替父母、多少妻子替丈夫、多少父母替孩子签下了自愿放弃治疗承诺书?

他们难道不想继续活下去吗?

他们也想。

他们负债累累、砸锅卖铁、甚至将自己身上的器官都捐出去,就为了能换取亲人的一线生机。

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中的许多人却依旧不得不被死神收割。

所以如果他们在签署那份死亡协议之前,能够通过众筹的形式重新看见一线曙光,我想这才是那些捐出自己一份力的大众所愿意看见的结局。

而不是像某些人一样,靠着编故事去圈走大众的爱心。

我一向认为,提出问题是勇气,解决问题则需要智慧。面对许多社会困局,我们不仅要思考真相,更要思考最终的解决措施。

所以什么样的众筹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一个野史小故事。

是说清朝的时候河南发生饥荒,乾隆便派和珅去河南赈灾。结果和珅到了现场之后发现,每次开仓放粮给饥民免费发粥,都有不少正常人家会去挤占饥民资源。

所以为了让真正的饥民受益,和珅想了一个办法:在粥里面加沙子。

因为加了沙子之后,那些蹭饭的人和乡绅就不会再喝这种粥了,这样才能被灾民喝到。

所以大病众筹其实也一样,要想真正让那些陷入绝境的人收益,那就得给它安上足够高的门槛。只有这样,才能够将那些没有到必须众筹的人驱逐出去。

对此,我个人的建议是对众筹行为增加三点前提:

1 众筹发起人及其直系亲属在众筹前必须无任何可变卖资产,并且众筹金额必须优先考虑医保报销。

2 众筹款不允许提现,必须直接打入医院账户,并且治疗结束后,众筹金额高于治疗费用的部分应返还捐赠用户。

3 诈捐行为入刑。

关于第三点,我还想加一句说明:既然有人想诈捐,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让他去坐牢。

IT 爆料汇原创出品,转载请留言

以上内容由"IT爆料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IT爆料汇

IT爆料汇

专注互联网圈的内幕爆料、干货分享。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