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篇“护士节”夜读引热议:原来精神病院没有电棍和铁链 !

ZAKER哈尔滨 04-20

ZAKER 哈尔滨记者朱虹 文 / 摄

4 月 19 日," 晚安,哈尔滨 " 大型夜读栏目在哈报在医线公众号正式开启,第一个夜读的 " 美小护 " ——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老年科的赵丹动情地讲述,让大家对精神病院有了新的认识。(夜读温馨开启 | 我愿做润物无声的细雨)有网友在后台留言," 原本以为精神病院都是电棍,铁窗,没想到还有这么温暖的故事。"

提到精神病院,很多人都会感觉惊悚,精神疾病患者也因此不敢到医院治疗。64 岁的马女士女儿被疾病折磨了 16 年,因为恐惧始终没有到医院进行系统治疗," 我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来治病的,可是来了发现这里跟人说的不一样啊。"

马女士的女儿原本是一位护士,15 年前,她总感觉同事要害自己,之后,她认为丈夫往自己的豆浆里投毒。之后,她很确定地告诉母亲,有人在她的身体里植入了价值 20 万的监视器,通过无线电波能够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都是别人扮演的," 真实的家人已经被人杀害 "。

母亲看出了女儿的不对劲,她一直安慰着女儿,告诉女儿这些都是幻觉,不是真的,可是女儿走不出来,最后连班也上不了,只能呆在家里。

母亲知道女儿是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可是不敢领女儿去精神病院," 听人说精神病院都是铁窗、铁链,医生看谁不听话就用电棍电你,人到里面就完了。" 母亲甚至不敢和女儿提精神病院这几个字," 这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女儿特别恐惧。"

女儿的病持续了 10 几年,母亲也领女儿去其他医院看过医生,开了药,但是女儿没好几天,就又出现了幻觉。

今年春节过后,女儿的症状更严重了,总觉得有人害她,睡不了觉,看着女儿的样子,母亲很是心疼,她和女儿狠心做了个决定," 去精神病院,宁可死那儿也认了。"

一个月前,她们来到了哈尔滨是第一专科医院,二疗科主任孙贤俊表示王女士是精神分裂症,有明显的被害妄想症、被监控感和替身综合症。孙主任安排病房,让她们住了下来。

" 我可以陪着女儿吗?" 母亲问," 你当然要陪着她啊。" 医生说。在母亲的印象中,精神病院是把患者关起来,她看不到家人,家人也看不到患者," 没想到这和其他医院一样。" 母亲和女儿都放心了。

女儿病房里有四位患者," 本来挺害怕别的患者,万一发作起来伤了女儿,也怕会加重女儿的病情。但没想到这些患者都很安静,也有家人照顾着。" 孙主任说,来医院的患者如果在急性发作期,是不会让他们和其他患者在一个病房的,等患者情绪稳定,进入康复期,才会让他们进入病房。

女儿每天要在护士的监督下吃几次药物,每隔两天去做一次电休克。本来女儿很害怕," 这就是传说中的电击吗?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表示,电休克疗法会给患者注射麻醉类药物,但是剂量很小,患者不会感觉疼痛,副作用也很小。每次电刺激只有 1-2 秒钟,对大脑皮层能起到广泛的电生理活动,可以调节神经递质系统,减轻患者的妄想等症状。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女儿不再感觉有人迫害和监视自己,情绪稳定了许多。这让母亲十分高兴,她特意跑到医患办公室去表扬科里的医生和护士," 这里的医生和护士怎么和外面说得一点都不一样呢?原来我以为这里的医生都很厉害,会把患者绑起来,可事实是这里的医护们每天都和颜悦色,就像幼儿园的阿姨一样有耐心,护士还给患者喂饭,洗头,剪指甲。"

二疗科护士长樊丽霞说," 其实这里就像一个大大的幼儿园,患者来这里就是调整情绪的,我们必须要笑脸相迎,我们开心了,才能让他们也开心起来。"

最让母亲感动的是,有一次,眼见一位新来的患者发作,他一把拽住一位男护士的衣领,扇了他一巴掌,然后把他按倒了,护士猝不及防,摔得很重。" 我当时心想这孩子不得摔坏了,这患者可摊事了。"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男护士站起来,不但没有责备患者,还安慰患者,喂他吃药。

孙主任说," 在我们医院允许患者打医护,但是医护打患者是坚决不允许的。" 孙主任常看到护士们有时受了委屈,在办公室掉眼泪,但有患者找,马上擦干泪水,带着微笑继续去服务。

" 早知道精神病院是这样,我姑娘何苦遭这么多年的罪啊。" 马女士说。

编辑 王剑青

值班主编 寇青

相关标签: 母亲 医生 休克 幼儿园

ZAKER哈尔滨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桃李的是我
04-20
温暖的故事
灵魂捕手
04-20
小姐姐挺可爱
盛开的福尔马林
04-20
挺感人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
04-22
真相大白,哪有什么电棍铁链,有的就是暖暖的温情,人文关怀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