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优化”成卧室 蛋壳公寓仍将隔断房对外出租

中新经纬 04-20

旁观丨被认定违规的隔断房,蛋壳公寓还在向租客出租

中新经纬客户端 4 月 19 日电 ( 薛宇飞 ) 因隔断间被政府相关部门拆除,搬进新租的房子仅两天的张玲 ( 化名 ) 不得不再次搬家。在与租房平台蛋壳公寓沟通未果、向相关部门投诉后,张玲才拿到了押金、未发生的房租、服务费和 300 元赔偿,但为了搬家,她不得不向公司请假,搬家费就花了 700 元。

对于违规出租群租房、隔断房的行为,北京一直在整治。不过,中新经纬走访发现,蛋壳公寓仍存在将隔断房对外出租的情况。如果遇到张玲这样的情况,租房平台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损失又该如何赔付呢?

一天看了 5 套房,都存在隔断间

将客厅、储物间等不具备居住功能的空间,改造成单间进行出租,原有房屋从两居变三居、三居变四居,是不少房产经纪公司普遍的做法。但近两年,为减少安全隐患,北京相关部门一直都在治理群租房、隔断房等违规行为。

2018 年 9 月,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多部门开展了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其中提到,治理为不符合交易条件的 " 商改住 "" 隔断房 "" 大棚房 " 等房屋提供经纪服务的违法违规行为。2019 年 3 月 1 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消息,18 家房地产经纪机构存在发布群租房、隔断房、违反限购政策发布虚假房源信息等违法违规行为被查处。

然而,群租房、隔断房的问题仍屡禁不止。以上述提到的蛋壳公寓为例,中新经纬走访该公司管理的公寓发现,将客厅改造为隔断间并出租的现象较为普遍。

▲打出隔断房后,客厅仅剩下几平米。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近日,中新经纬以租客的身份联系了蛋壳公寓的一位销售人员李超 ( 化名 ) ,并在其带领下来到北京通州区某小区的一套出租房。该套房屋有 4 个房间,但客厅只有几平方米,仅能容下一套简易桌椅,看着十分局促。用手轻扣紧邻客厅的一个房间的墙面,回音较大,并不像实体砖砌墙面,但外观上并不能看出明显差别。在问及该房间是否是隔断房时,李超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带中新经纬看了另外一套房。

在该套房中,有 4 个卧室对外出租,除了厨房与卫生间,公共区域仅剩下过道,光线十分阴暗。经过一番交谈后,李超承认,蛋壳公寓会将业主的房屋进行装修升级,如果房间的客厅相对宽敞,会改造成卧室进行出租。李超将这种隔断房称之为 " 优化间 "。

▲图片左侧墙面为隔断墙。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蛋壳公寓的另一名销售人员郭亮 ( 化名 ) 也将隔断房叫做 " 优化间 "。在北京朝阳区东四环附近的一套出租房,上下两层共计 5 个卧室,楼下有 3 个卧室,由于客厅阳台被圈进 " 优化间 ",现有的客厅阴暗狭小,加上各种杂乱的东西随意堆放,房间异味较大。

郭亮说:" 这套房‘优化’后,每个房间的价格在 2800 多元左右,如果没有‘优化’,最低也要 3000 多元,毕竟我们的成本在那里放着。"

在上述两位销售人员的带领下,中新经纬当日看到的 5 套出租房,都有隔断间的存在。

违规被拆,租客如何安置?

隔断房一旦被发现,就有被拆除的风险,租房平台会如何安置租客呢?

对于上述问题,李超说:" 这个事情无法避免,是不可抗力 "。郭亮则明确表示,如果被拆除,租客可以选择无责换租或退租,选择退租的客户,押金、未发生的租金、服务费都将退还。

不过,中新经纬在与一些租客了解后发现,退款、退费的过程并非如销售人员所说的那般容易。

▲《致群租房租户的一封信》称,该隔断房属于违法群租行为。受访者供图

张玲 4 月 5 日以 2390 元 / 月 ( 服务费另算 ) 租下蛋壳公寓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一间卧室。但两天后,相关部门上门查访,告知张玲租住的房间是隔断房,几天后会被拆除。根据《致群租房租户的一封信》,街道办事处称,依据北京市六部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租房屋管理的通告》精神和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要求,该房间被认定为隔断房,属于违法群租行为。

面对即将无处可去的困境,张玲向蛋壳公寓工作人员反映问题。张玲说:" 蛋壳公寓方面提出让我换租,我就要求换位置大致相同、同样大小的房间,但他们称,要换到没有被打隔断的房间,只能换成面积更小的,我没同意。"

提出退租后,蛋壳公寓则各种推诿,直到张玲向工商部门投诉,对方才主动联系她。几天后,张玲搬离蛋壳公寓,拿到了押金、未发生的房租、服务费和额外的 300 元赔偿,但为了搬家,她不得不向公司请假,搬家费就花了 700 元。

她认为,蛋壳公寓隐瞒房屋情况才造成她退租,责任全在蛋壳,应当赔偿违约金,并支付误工费、搬家费。对此,蛋壳公寓的管家并不认可,还称 " 想去哪里举报就去哪里 "。4 月 16 日,张玲之前租住的房间被相关部门拆除。

▲苏钰 ( 化名 ) 租住房间旁边的一个隔断间被拆除。受访者供图

北京的另一位租客苏钰 ( 化名 ) 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租到蛋壳公寓位于丰台区的隔断间。4 月 8 日,相关部门发现房内存在隔断房,并在几天后将其中一间没人居住的隔断间拆除。苏钰住的那间房虽没有拆,但她仍担心未来仍会被拆除,便提出无责退租。但蛋壳公寓方面表示,已经与相关部门协商好,她的房间会保留。

苏钰对此表示怀疑,并认为隔断间已经影响到她的正常居住。她说:" 在这之前,我们这套房断过好几次电,有一次断了好几天,洗脸洗澡都不行。后来蛋壳公寓的管家称,断电是因为这套房里有隔断间。

多日协商未果,苏钰还是选择搬离,但押金、未发生的房租、服务费都没有退还。

律师:租房平台需承担违约责任

与张玲、苏钰有相似遭遇的人并不少。网友 " 迷人的午后 201707"4 月初称,租住的隔断房被拆除,蛋壳公寓只赔偿了 300 元搬家费;网友 "FM 猫七姑娘胡同小巷 "3 月称,因隔断间被拆除而退租,已经过去了 16 个工作日,蛋壳公寓仍未退还房租。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松对中新经纬表示,在双方合同签署前,北京相关部门已经不允许为隔断房提供经纪服务,而蛋壳公寓仍私下操作并导致租赁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已构成违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出租人应当按照约定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并在租赁期间保持租赁物符合约定的用途。

▲张玲 ( 化名 ) 与蛋壳公寓签署的租房合同中,关于 " 政府行为 ( 如政府部门要求调整房屋现有户型 ) " 的约定。受访者供图

不过,张玲与蛋壳公寓签署的房屋租赁合同中还规定,因不可抗力、政府行为 ( 如政府部门要求调整房屋现有户型 ) 、行政命令、裁定判决执行等原因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合同自行解除,双方互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这是否意味着蛋壳公寓可以根据合同不承担责任呢?

李松认为," 政府部门要求调整房屋现有户型 " 是由于蛋壳公寓的过错造成的,政府行为是合法的,他倾向于蛋壳公寓承担违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对于存在的隔断房问题,蛋壳公寓公关人士 19 日对中新经纬回应称,会积极主动配合主管部门的工作要求,并已在北京地区开展自查整改工作。对于隔断间租客退租及补偿问题,该人士称,会根据租客意愿为其办理无责退租或换租,并补偿 300 元搬家费。 ( 中新经纬 APP )

相关标签: 蛋壳公寓

中新经纬
以上内容由“中新经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