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和绝症同时找上门,68 岁芭蕾奶奶来了个 " 华丽转身 "

ZAKER哈尔滨 04-19

ZAKER 哈尔滨记者 李玥 文 / 摄 / 视频拍摄

一袭白色芭蕾裙、淡粉色足尖鞋、长长的睫毛、红红的唇,她伴随着《生命之恋》的经典舞曲,轻盈地踮起脚尖,有力张开的小腿、完美的背部线条,翩翩起舞犹如一只振翅欲飞的白天鹅。

哈市舞者栾霁冬是位 68 岁的奶奶,孙子都已经 11 岁了。舞蹈零基础的她,在退休和绝症同时找上门时,却来了个 " 华丽转身 ",与芭蕾舞结下不解之缘,一字马、单足旋转 ……" 跳走 " 了绝症,还开启了自己更加精彩的后半生。

一袭定制芭蕾裙 68 岁在央视 C 位出道

她身穿米白色风衣、头戴黑色两片针织帽、睫毛卷卷的,初见栾霁冬,怎么也无法将她和年近古稀联系上。" 我确实 68 岁了,真的。" 面对怀疑,栾姨总会要摸出口袋里的公交老年卡来证实。

这位退休大妈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 68 岁时,火了。

今年 1 月份,她穿着一袭高级定制的芭蕾裙,顶着 68 岁的 " 高龄 " 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黄金 100 秒节目的大舞台,站在央视专门为自己搭建的高叠舞台上,一曲《生命之恋》的芭蕾独舞,让她以 122 票的优势挑战成功。

高龄、零基础、芭蕾独舞 …… 当这些元素叠加在一起时,栾姨想不火都难。在民间舞界成了励志标杆,吸粉无数,全国各地很多观众都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她,有的想请她演出,有的想拜她为师学芭蕾,有的想咨询晚年的兴趣爱好该如何坚持,当然更多的是想亲眼看看台上这位优雅的 " 天鹅阿姨 "。

当绝症和退休同时来临 她选择了圆梦

其实,生活于栾霁冬,并不都是蜜。

工作操劳了大半生,即将退休时,却被查出患了癌症。手术后,又接受了放化疗," 我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摊上这病,也没办法。与其闹心上火,不如赶紧想想哪些事是我还没办的,别留遗憾。" 多年后,栾霁冬再提起往事,依然感觉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搞了一辈子医,她深知对抗癌症最好的办法就是 " 它是它,我是我 "!

想起小时候父亲出国出差带回来的那本漂亮画册,封面上就是一位芭蕾舞女演员站在欧洲的宫廷里,踮起脚尖跳芭蕾。" 我想学芭蕾 " 这颗在前半生深埋于心的种子,终于因为 " 绝症 " 被激活。

毫无舞蹈基础,去学芭蕾可想难度有多大。她多方拜访名师,从零学起。几乎每位教过栾霁冬的老师都经历过从惊讶到敬佩的过程,教软功的老师一直以为眼前这位大姐也就五十岁,知道她已经六十多岁时,掰腿都不敢下手了。

" 这个年纪毫无基础,别再把脚踝、膝盖伤了,算了吧大姐。" 满天星健身中心芭蕾舞老师孙美洁很委婉地劝她放弃,可最终还是为栾霁冬勤奋刻苦所折服,送给栾霁冬人生中第一双足尖鞋。孙老师说这个学生是她的人生偶像。

跳坏了 30 多双足尖鞋 " 奶奶芭蕾团 " 大奖拿到手软

年龄、身材、基础、天赋一样都不占的栾霁冬,能跳芭蕾,真的就靠勤奋。

刚开始别说一字马了,就连简单的下腰、劈叉都做不到。要强的栾霁冬一堂课不行就再加一节课,1 个多小时的课结束,别人都走了,她还要再留下来,给自己加码,还报了软功班、瑜伽班,平均每天的训练量能达七八个小时,健身房从老板到前台到清洁工再到大部分年轻会员,都认识这位个子不高、能量爆棚的栾奶奶。

在栾姨家里,两个储藏间全是她的舞蹈服,几百套服装似乎要把柜子撑爆,小孙子已经在门上贴了纸条 " 禁止奶奶再买舞蹈服 "。而鞋柜里摆了 20 多双这几年她跳坏了的芭蕾鞋。

" 我都不愿意提起我遭的罪啊。" 栾霁冬说,一字马时劈腿就是硬生生地下,疼得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练立足尖,大脚趾甲脱甲、结血痂都是常事,可这些苦根本挡不住栾姨要实现梦想的脚步。

栾霁冬坚持下来了,还成立了满天星艺术团、醉美芭蕾舞团,她兼任两个艺术团的团长,带着姐妹们参加国际、国内、省市等赛事百余场," 奶奶芭蕾团 " 也是厉害,拿奖拿到手软,获各种奖项 30 余项。

近两年来,栾霁冬总带着自己那双为《梁祝》制作的蝴蝶翅膀,在养老院、留守儿童中穿梭,为他们带来精彩的节目。

前不久,助老日里她和舞友们再次来到安康国际养老院,给老人们演出,一位 80 多岁的老奶奶一把拉住她,高兴地说 " 我认识你,你不是那个跳舞的明星嘛!"

编辑 王晓宇

值班主编 张雷

相关标签: 华丽转身 一字马 央视 癌症 养老院

ZAKER哈尔滨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