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AI 商业化向“钱”看 后起者如何追赶“百度”们的步伐?

易致机器人、Pearl Automatin、智能万事屋、Meshfire、应应 - 雨恒矩阵、Vinaya、Angel Sensor、Lily Robotics、斯凯智能……这一串名单也许你很熟,也许你一个都没听过,他们是腾讯研究院和 IT 橘子出具的最近两年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死亡名单。这份名单我只写了小部分,研究机构在分析它们死亡原因时只是冷冰冰地打上 " 融资失败 "、" 产品滞销 " 几个字样,我明白,这些公司都曾因为某个技术牛人或者一个好的 pitch 获得融资,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作为一家公司有着商业模式上致命的缺陷。它们知道如何开始,却不知道如何生存。

过去几年间,人工智能像当年的 O2O、共享经济、直播等浪潮一样,是个 TMT 公司都在研究,是个媒体记者都在关注,有一个故事就可以拿来卖钱。

但是人工智能企业获得投资的难度已经大幅攀升,资本市场对竞争优势的定义愈加严格。一方面,自 2018 年以来整个资本市场都缩紧了钱袋子,多家投资机构的动向也再次传递出 " 市场上钱不多了 " 的信号,另一方面,井喷式的爆发增长让整个行业涌现了过多的泡沫,标的良莠不齐。

某种层面上扎实的创业者应该感谢这大半年来一级市场寒冬,因为寒冬从来都是挤压泡沫、让浮夸选手露出底裤、让做事的人甩开对手的好方法。经过一番洗礼,我们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人工智能的发展新趋势,不论是企业的业务动态还是旗帜人物的公开发言,都已经与大而无当的 " 战略 "、" 概念 " 挥手告别,关键词转移到了 " 落地 "、" 商业化 " 上。2019 年的 AI 很实在。

从概念到 " 落地 ",投资风向标的转变

放眼全球,谷歌也在过去几年经历了理想化到务实的转变。一方面明星项目纷纷暗藏,如 Google Glass 项目歇菜、AlphaGo 吸引社交媒体眼球后宣布不再应战;另一方面谷歌最近却在强推云游戏平台 Stadia,甚至有把谷歌云引入中国市场的考虑。不言自明,谷歌也在转变 AI 的发展思路:酷炫固然重要,商业化关乎未来。最近两年谷歌投收购印度的 Halli Labs、美国的 Kaggle、Timeful 等企业,都是因为能和谷歌的人工智能研发形成协同才被收购。

不仅国际上的人工智能发展认知如此,国内以百度为代表的 BAT 和华为等大厂也有着类似的转变。从错失移动互联网浪潮到 O2O 领域的败退之后,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极为活跃。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 2018 年,百度共计投资 68 笔。

可以看出,交通出行、文化娱乐、医疗健康、企业服务等领域的项目,百度都有涉猎,但是 AI 这根主线清晰可见。对于百度来说,围绕人工智能砸重金到底是对是错,目前还不好讲。据百度内部投资相关人士表示:下一步的打算是在深水区挖掘出更多的明星项目,将触角下沉,关注 AI+ 产业的实际落地

根据德勤、光大证券等机构的行研,目前国内的人工智能项目,有 65% 来自 BAT 和华为四家 "AI 豪门 ",百度占 25% 领先,腾讯 19% 紧随其后。

少说多干,平台型企业的商业化之路

2016 年,波士顿推出了《人工智能:未来制胜之道》,将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划分成五种:生态构建、技术算法驱动、应用聚焦、垂直领域先行、基础设施提供。目前大厂的生态模式,像阿里和腾讯就以第一种为主,华为目前看来更像是基础设施提供者。

由于百度是国内是最早的 AI 布道者,也由于其本身的技术属性与现有模式的商业特点,其在 AI 上的布局更复杂,也更全面一些," 技术层 - 全产业链生态 - 场景应用 " 的复合型模式是其主要突破口。因此我将对其进行梳理,以判断其作为平台技术复合型企业的商业化路径。

从百度内部流出的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出,以百度云、百度大数据、百度大脑构建底层技术支撑,百度将 AI 商业化路径分为新移动业务与新 AI 业务两大路径,并按照 2C、2B、2G 不同的市场领域划分。这也是对应百度目前 "夯实移动基础,决胜 AI 时代" 的核心战略。

我们可以理解为,在百度原有搜索业务上,通过 AI 赋能推动信息流、短视频等新业务,是最可见也最为通顺的 AI 商业化路径,并且可体现在对营收的改善上;AI 新业务上,可见的商业化变现速度先后是云、智能硬件、自动驾驶,因此百度通过在市场中的摸索,也小步快跑不断调整策略。

在移动端,AI 赋能信息流这一块的应用已经非常成熟并且给业务增长带来了可见的增量。2018 年春晚是一次大练兵:最新公布的数据,百度 App 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了 1.7 亿,同时日均信息流推荐量已经达到了 150 亿次。

百度在其选择的 Apollo、DuerOS、智能云三大赛道上,进行了多种或曲或直的尝试。2018 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百度云营收达到 11 亿元,就像倒进油锅里的一碗水,让外界不断发问,百度的 AI 业务终于要开始盈利了吗?

在 DuerOS 上,百度表示旗下软硬件一体化的人工智能产品生态已经形成。据 36 氪报道,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景鲲今年的 KPI 是 1000 万台的出货量,尽管其在 2018 年第四季度百度智能音箱出货量为 220 万部,市场份额占比为 5.7%,环比增长 8.2%,但是到底能不能实现还是让人捏一把汗。小度选择的打法是低价补贴换装机量,内容换粘性。不论是产品售价还是底层服务,都以极低的商业价格在推进。而在回答关于小度系列的核心优势时,负责 SLG 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的钱晨表示:" 百度能够提供的是什么?百度给你提供的不是一个硬件功能的东西,而是硬件加一个很好的语音识别的软件,一个随叫随到的、庞大的数据库。小度在家给用户提供的内容 "。从目前整个智能音箱市场来看,小度可以变现的空间是对话式 AI 解决方案、内容分发和带屏音箱创造的全新广告消费场景,装机量与设备激活数量成为了这场争夺战的关键指标。

百度 Apollo 也在紧锣密鼓的调整,倾斜向以自动泊车为代表的可快速落地项目。百度从技术底层布局,连续更迭 Apollo 版本,到搭建起 135 家的生态系统,再到谋求 L3、L4 级乘用车落地,又到车路协同,故事美丽也烧钱。如何找到小切口,率先实现无人驾驶的落地,让百度上下而求索。李彦宏日前在长沙岳麓峰会上表示:" 智能网联汽车有三境界:第一种境界是基础设施的智能网联化,不是汽车本身,当今的交通正在智能网联化;第二种境界简单的讲,可以叫自动泊车,或者叫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驾驶;第三种境界,就是大家都向往的无人驾驶的时代。" 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驾驶,成了百度 Apollo 的新一公里。

从技术底层布局到生态搭建,大的框架搭建起来之后,寻求场景应用是平台型企业的未来重点发力方向。

追随还是另起波澜?创业公司的灵魂叩问

外面的世界是平台型企业短兵相接、诸侯争霸,后起的创业公司如何追赶 " 百度 " 们成了一大难题。巨头用金钱和技术打造的 AI 阵地:百度系、腾讯系、阿里系和华为系,就几乎构成了当前中国 AI 势力的主要力量。完全 " 独立发展 ",没有与这四家豪门产生往来的企业少之又少。像商汤、旷世等具备可落地解决方案供给能力的独角兽人工智能企业已在资本强势助力下崛起。后来的这些新兴创业公司,还留下了多少空间?

巨轮可以不断驶向深海区,但是很难在浅水区停留。就目前看来,新兴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只有两种,从基础设施切入并向产业链下游拓展,以及选择合适的场景构建应用成为垂直领域的先行者

以做智能驾驶相关业务的企业来说,在当下智能驾驶商业化变现不明晰的前提下,初创企业要想维持项目的运转,要么向 C 端消费者张口,要么向主机厂这样的巨无霸伸手,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商业化有多难。围绕巨头的大平台航道做上下游做产业链细分赛道,不失为一条可行道路。百度投资的顶级自动驾驶激光雷达厂商 Velodyne LiDAR 年前再获 2500 万美元战略投资,也向市场证明了好的商业模式永远都不缺跟随者。

从统计的角度来说,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企业存活率也要高得多。每个创业者都有做大、做平台的心,但是这样的机会寥寥无几。智能驾驶领域的创业案例也在告诉我们,做平台死得快,反倒是像专注做人脸、图像识别的旷视科技、深耕自动驾驶及安防领域的商汤科技这样的企业,都发展得挺好。

所以说,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大平台在整合资源的同时,也大大降低了人工智能创业的门槛,初创企业完全可以借助平台的生态力量,深耕某个细分赛道,将自己的优势持续打透

另外一点,初创企业也不能忘记政策的导向。全国的人工智能企业中,10-50 人的初创团队总量达到了 384 个,占据全国的 64.86%,船小好调头、紧跟外部风向是初创企业异军突起的机遇。而根据 IDC 的《全球人工智能白皮书》预计:到 2020 年,中国人工智能技术支出将达到 325 亿,五年复合增长率 32.8%,占全球整体支出的约 12%。中国政府、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的高度重视和持续投资,将促使中国人工智能飞速发展。

总而言之,当下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已经过了靠故事就能拿钱的时代,到了拼 " 落地 "、" 商业化 " 的内功阶段。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巨头们像一艘大船已经开足马力启动,掀起波澜,无论是选择跟上,还是另起波澜,都要尽快了。

以上内容由"ZTalk@青龙老贼"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