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范本?男人照妖镜?你根本不懂俞飞鸿

电影头条 04-15

俞飞鸿

俞飞鸿身上摘不掉两个标签。

一是

许知远采访她,看她神采飞扬地说话,冷不丁蹦出一句:

" 你真是挺好看的。"

俞飞鸿被逗笑了。

还有女记者自述,自己采访俞飞鸿,完全没想到自己坐下后的第一句话也会是:

" 你好美啊。"

真情实感而且情不自禁。

" 美?到底能有多美?大家都是一张嘴,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能美到哪去啊?"

——这就是俞飞鸿的回应。

第二个标签,是没结婚

48 岁,未婚未育,使得她几乎每年都被拉出来指指点点。

舆论在去年 6 月,一位微博博主感叹" 俞飞鸿真是老男人的照妖镜 "时,爆发了。

博主配的图其实是老图,挖坟了 2016 年《锵锵三人行》中,窦文涛、冯唐、俞飞鸿的一系列对话。

单看截图,很容易形成冷静有礼的女神俞飞鸿,以言语为武器,痛打直男癌代表的印象。

女性苦逼婚已久,这份情绪终于依靠她找到了出口。

将俞飞鸿的一系列观点总结成以下六点,你一定被它们刷过屏:

1. 解决孤独的方法,是变成更好的自己,而不是去找另一个孤独的人;

2. 女人在任何年纪都有不同的美;

3. 不要因为孤独而结婚,婚姻解救不了孤独的灵魂;

4. 只有该结婚的爱情,没有应该结婚的年龄;

5. 爱情不需要以婚礼和婚姻作为唯一的标准;

6. 男性总觉得 " 婚姻是对女人的施舍 ",是对女人的误读。

一时间,无数自媒体将俞飞鸿捧为反逼婚主义的楷模,几乎所有和女性独立相关的话题,都恨不得扯上俞飞鸿为自己代言。

却没意识到,被贴上任何 " 主义 " 的标签,都是俞飞鸿不愿意看到的。

美貌、冻龄、单身、女神、人生导师 ……

事实上,除了自由,俞飞鸿不应该被任何词语定义。

作为演员的俞飞鸿,从未大红大紫,国民度却一直居高不下。

48 岁,几乎没有绯闻,在摸爬滚打的名利场,永远云淡风轻气质绝佳。

要洞悉她美丽的秘密,故事要从家庭开始说起。

俞飞鸿的父亲是清华的高材生,母亲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是典型的高知家庭。

父亲严厉,母亲善良,在充满秩序感的家里,她受到的是极为正统的教育

父母不让她跟外面的人随便来往,即便是暑假,也得在家看书。

每天晚上,她要写 60 个毛笔字才能睡觉。

姐姐淘气,会带着她从后院天井爬到邻居家,再从邻居家跑出去玩儿。若被父亲撞见,躲不开一顿好打。

她从小就好看——

她是街坊邻居的洋娃娃,女性长辈们抢着给她织毛衣、做衣服,喜欢把她按在椅子上,把火钳烫热,给她烫出一头羊毛卷,把她打扮得更像一个娃娃。

8 岁那年,青年电影制片厂选中她参演了故事片《竹》。

班里最野、最凶的男同学,会和假小子打架,却会偷偷塞给她好吃的。

如此这般,她从小因为美貌受到善待,却只将别人的夸奖当成善意的传递

没有人教她" 恃靓行凶 ",父亲对她的教导,是清醒而警惕的:

" 你一定要让内在变得饱满,切勿做一个绣花枕头稻草包。"

家教影响了俞飞鸿的一生。

父母的严格,培养了她的自律,也让叛逆在她内心缓慢滋长。

关于年龄和青春,俞飞鸿的想法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

" 我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希望能长到 30 岁,因为 30 岁的女人看起来是一副可以自己做主的样子。"

高考那年,俞飞鸿听从父母的建议,考取一所离家很近的杭州大学的外贸系。

读了一年,年满 18 岁,她不顾父母反对,退学,重新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叛逆并不意味着放纵。

俞飞鸿专业课和文化课的成绩一直是班上的佼佼者,一个北电的同学曾在博客中写她,字里行间都是敬佩:

" 她是我们几个女孩中最聪明的一个,做什么事情都有计划。

我们忙着恋爱的时候,她却学习英语,以至于以后能用英语演戏生活;

我们睡懒觉的时候,她却天天练晨功没有一次迟到,最后拿到奖学金;

她说要参加 1500 米的跑步,我们不信,没想到她跑了下来还拿了名次 ……"

就算在北电,她的美貌也有 " 十年一遇 " 的校花之称,追求者不断。

据说,听说她喜欢狗,高年级的男生集体凑钱买了一只狗,几个男生轮流牵着狗去找她:" 走吧,咱一起遛狗去!"

一直到狗狗死去,都没人成功约到俞飞鸿。

大三那年,好莱坞电影《喜福会》选中俞飞鸿,饰演爱上了一位浪荡轻浮公子哥的莺莺。

每个人都等着看她在好莱坞开始自己的事业,她却以还没完成学业为由,跑回来该上学上学,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毕业后,更让大家不解的是,有着大把机会的俞飞鸿,居然用系里唯一的名额留校任教了。

她却说,自己只是做了更符合自己性格的决定。

工作一年后,她又决定去美国留学

一来学英语,二来再次逃离熟悉的朋友圈,以及时不时提供帮助和照顾的亲戚长辈,真正学会一个人生活。

在美国,她学会了很多自己之前不会做、未来可能也不需要亲手去做的事,比如换灯泡、开车、办各种身份证明和信用卡、帮朋友在 4S 店里讨价还价⋯⋯

" 我可能不需要一个人去面对很多事情,有些事我可以选择不做。

但我需要知道自己能做,这样内心才觉得是真的自由了,不然总有疑虑。"

俞飞鸿说。

关于俞飞鸿在美国留学的经历,还有一件趣闻。

26 岁那年,她在大街上遇到车祸。

她跑过去,踢着对方的汽车轮胎大吼大叫,用学会的所有英语脏话、俚语问候对方。

" 那是我第一次直接表达愤怒。"

俞飞鸿在《十三邀》聊起这段经历,把那次愤怒,视作自己在美国所修的最后一门课。

对于自由边界的探索,贯穿了俞飞鸿的18 到 26 岁

1997 年,俞飞鸿回国,接到《牵手》的剧本,导演让她出演女一号夏晓雪。

俞飞鸿看了剧本,却对女二号王纯产生了兴趣。

王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漂亮姑娘,男女主角婚姻的第三者,角色定位并不讨好。

导演问她:" 一上来就演这种角色,你不介意吗?"

俞飞鸿摇摇头," 我更看重人物本身。"

结果,王纯这个角色让俞飞鸿了。

有人说,王纯是中国电视剧史上第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第三者。

第二年,她又以《小李飞刀》中的" 惊鸿仙子 "再次出现在荧幕上。

正值 90 年代末,中国的电影、电视剧刚刚市场化,大家拼命赚钱,透支自己,连轴转是常有的事。

" 完全没有在创作的感觉了,只是在机械重复劳动,我必须要停下来,找回创作的快感。"

俞飞鸿又感觉自己不自由了,于是,刚刚 " 走上正轨 " 的人生道路,又一次被她按下暂停键。

与此同时放弃的,是大把的赚钱机会。

这年,她28 岁

接下来的近 10 年,正是普通人眼里的" 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 ",她把自己献给了一部电影——《爱有来生》。

俞飞鸿非常喜欢《爱有来生》的原著小说《银杏银杏》:

" 看完之后,一直想着,偶尔和朋友聊起来,就会讲到这个故事。买了版权,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拍,朋友劝我自己拍。"

俞飞鸿就这样又一次转换轨道,干起了编剧导演的活。

要知道,在之前,她几乎连日记都不怎么写。

对于 30 多岁一直过得顺风顺水的俞飞鸿来说,这部电影最大的意义在于,让她体会到了绝望

在接受许知远 " 十三邀 " 的采访时,她描述了当年云南的那场雨。

云南是《爱有来生》的取景地,拍摄期间,当地的雨季提前到来。

雨 7*24h 地下,每天剧组要白白损耗几十万元,面临不得不撤离的困境。

" 我留在脑海中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是,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不知道站了多久,内心没有起伏,没有悲伤,一片空白,出奇的镇定。原来,当你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的时候,不是愤怒,也不是悲伤,是空白。"

2009 年,历近十年,《爱有来生》终于上映,一举摘得大学生电影奖最佳处女作,至今这部电影在豆瓣上也有 7.6 的评分。

口碑还不错,票房却是惨败

有记者问她:" 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最后票房这么少,不觉得自己做得很失败吗?"

俞飞鸿很淡定地回答:

" 商业上的结果是这样。但对我个人而言,我倒不觉得,因为它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拍摄过程中虽然辛苦,我的心却是愉悦的。重要的是,它成了我人生很宝贵的一笔财富。"

再后来,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状态。

隔三岔五接一部戏,多半是因为角色本身对她有吸引。

演完戏,也不会做过多的停留,刻意与公众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么多年,她连每天睡觉的时间都几乎没变。

看到陈冲说:

" 我希望我的一生非常平淡,平淡到不足以写成自传"

俞飞鸿怦然心动。

后来接受《非常道》的采访,她也说了一句类似的话:

" 我喜欢苍白,我喜欢它平淡无奇,这就是我想要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要不苍白的人生。"

有人提醒她:

" 你这样迟早会被观众遗忘。"

她却说:

" 没人需要一辈子被人记住。"

如果,一定要给俞飞鸿的 " 冻龄 " 和 " 美丽 " 找个原因。

条姐会说,她的美丽源于克制的智慧

她热爱表演和电影,但她不滥用自己的热爱,不会为热爱透支自己,把热爱变作为谋利的工具。

她的智慧让她只注重事情本身,让她愿意花十年打磨一部电影,也可以接受商业上的失败,坦然说出:" 这会是我最后一部电影。"

她的确活出了女性理想中的样子——

或者说,其实她活出了每个个体理想中的样子。

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只在乎事情的本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因为不着急,所以不焦虑,所以不恐惧,无所求,反而能满载而归。

曾有一次拍宣传写真时,有摄影师建议:

" 飞鸿姐,咱们要不要来一个非常狂野的造型,让别人看了觉得眼前一亮,看到不一样的你?"

俞飞鸿抿嘴一笑:" 非常感谢你,但是不用了。"

她已经找到了此生最舒服的方式,不想,也没必要,为别人的眼光改变自己。

你如何看待俞飞鸿的人生选择?

相关标签: 俞飞鸿

电影头条
以上内容由“电影头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