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岁俞飞鸿谈婚姻:一时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

最人物 04-08

文 | 北方女王

近日,久未在公众面前露面的俞飞鸿,携新电影《在乎你》强势回归大荧幕。

随着各地电影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关于 " 不老女神 " 的话题讨论也愈发增多。

电影以一种颇具人文精神的视角,展现了当下独立女性的形象与人生的不同可能性,在这方面,俞飞鸿的形象也早已深入人心。

导演毕国智表示,俞飞鸿是女主角的首选。对于观众而言,论独立女性代言人,俞飞鸿的 " 教主 " 地位也从未被她人超越。

48 岁,未婚未育,在知天命的年纪仍然享受着独处的乐趣,活得自在又清醒。有人说,俞飞鸿不仅仅是当代女性共同的偶像,同样也是老男人的照妖镜,谁照谁丑陋。

" 你为什么还不结婚?你是不婚主义吗?"

这些年,她听到最多的莫过于这个世纪性问题。

关于婚姻,俞飞鸿其实早已给出自己的答案:

" 我并非不婚主义也不是单身主义,我不反对一切形式,最重要的是我自己的选择。别人的期待跟我没关系,我从来不需要扮演自己,我就是我。"

眼神清流明澈,语气温润坚定。

她身上始终有一种淡然和底气,无论经历生活怎样的考验,都能保持真我。

镜头下的俞飞鸿,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已经 48 岁的女人。年近半百,却依然皓目如初。岁月在她的脸上,只留下了优雅与从容。

她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不二女神,但她自己却说:" 女神这个标签是世俗给我贴上的,我就是自己,不想做女神。"

" 为自己而活 " 这句话早已写满俞飞鸿的人生。

1971 年 1 月 5 日,那年杭州的冬天分外寒冷。俞飞鸿初到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是大雪纷飞的景象。

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毕业于清华大学,母亲毕业于浙江化工学院。俞飞鸿自小就被严格要求,六岁开始学习舞蹈,即使是寒暑假,也要在家里读书学习。每天晚上,要写完 60 个毛笔字,方可睡觉。

在许多人眼里,她就是那个 " 别人家的孩子 "。生得好看,人又乖巧。妈妈带她去小卖部买东西,阿姨都不忘往她手里塞几块糖果。

1978 年,年幼的俞飞鸿被星探发现,出演电影《竹》。一颦一笑,皆是灵气。

电影杀青后,剧组的工作人员对她说:" 等你长到 18 岁就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吧。"

那年她仅有八岁。

在俞飞鸿有限的童年记忆里,父母对她说过印象最深的话是:" 你不能做一个绣花枕头稻草包,要让内在变得饱满 "。

这一句话,足足影响了她的一生。

父母严格的家教让俞飞鸿自小懂得了自律,也不免让那颗对外面世界充满好奇的心受到了桎梏。

她坦言 18 岁时最想要的就是自由。

追求自由是从逃离开始的,所以原本考上杭州一所大学的她,毅然决定重新报考,最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

在偌大的北电,俞飞鸿被称为 " 十年一遇 " 的校花,男孩子们经常找各种借口,只为见她一眼。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偏偏要靠才华。

面对外界的所有诱惑,她从不为之所动,一心只放在读书上。

她的大学舍友接受采访时说:

" 俞飞鸿是我们几个女孩中最聪明的一个,做什么事情都有计划。我们忙着恋爱的时候,她却学习英语,以至于以后能用英语演戏生活。我们睡懒觉的时候,她却天天练晨功没有一次迟到,最后拿到奖学金。"

命运从来不会辜负心存理想并为之努力的人。

1992 年,还在读大三的俞飞鸿就被邀请,出演了王颖指导的好莱坞电影《喜福会》。那时的她是多少人心中的一抹白月光,纯粹而干净。

电影拍完后,导演执意想要她留在美国。这番好意却被她果断的拒绝,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美国绿卡。

俞飞鸿拒绝的原因只有一个:" 书还没念完。"

哲学家康德说:" 真正的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自律即自由。"

一年后,出众的俞飞鸿在北影毕业后,轻松的拿到了留校任教的机会。不过只工作了一年,她就毅然辞去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去往美国留学。

因为她想要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独立生活一段时间,寻找人生的多种可能性。

她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一路远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那颗向往自由的心。

那年俞飞鸿才 23 岁。

海明威在《真实的高贵》中说 " 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1997 年,俞飞鸿在众人期盼下回国。

一回来,她就接下了《牵手》这部电视剧,导演本意让她出演女主角夏雪。俞飞鸿看了剧本后,却对王纯这个第三者角色产生了兴趣。

导演表示疑问:" 王纯是个小三,一上来就演这种不讨喜的角色,你不介意吗?"

她坚定的说:" 我更看重人物本身。这女孩和我差不多,大学毕业不久,事业刚起步,我可能更容易进入她的心境。"

不出意料,这部电视剧开播后,红遍大江南北。俞飞鸿饰演的王纯被称为史上最不招人恨的 " 小三 "。

第二年,她以《小李飞刀》中的 " 惊鸿仙子 " 再次出现在荧幕上。略施粉黛,没有过多的修饰,那清冷脱俗的气质让无数人魂牵梦绕。

至今都有观众说:" 飞鸿过后,再无惊鸿。"

成名后,铺天盖地的通告与密集的曝光随之而来。而就在鲜花与掌声蜂拥而至时,她停掉了手头所有的工作。

在人生这场洪流中,俞飞鸿选择慢下来,让岁月沉淀自己。年轻时她就深知,所有的绚烂都要归于平静。

那年她 28 岁。

" 人总是会认为自己已牢牢地握住幸福,千百次地祈求这欢乐永存,可是天意难测,命运太难以捉摸。"

这是《银杏银杏》小说里的一段经典台词。

俞飞鸿在一个冬日午后,被这 9000 字的短篇小说感动落泪。当王朔找到她:" 你为什么不自己拍呢?"

此时坚韧的俞飞鸿,再也无法按捺内心的那团火,决定自导自演。

从撰写剧本到完成拍摄,整整用了十年的时间。她每天近乎通宵写剧本、做后期、弄剪辑,却不在意电影的宣传。

在变化莫测的娱乐圈,她从不博人眼球,不制造流量曝光,唯独在意自己的内心感受。

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事情。

当众多女星忙着利用大好时光嫁入豪门时,俞飞鸿却用十年芳华尘封了一坛老酒,那是来自精神与灵魂的酝酿。

根据小说《银杏银杏》改编的电影《爱有来生》斥资四千万,票房却仅有两百万。这对于一个导演来说,可谓是惊天噩梦。

可俞飞鸿回忆起来说:" 人生的付出从来就不一定跟收获成正比。 在别人眼中的收获可能是票房,但我自己觉得在精神上的收获非常大。

十年也许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但我不后悔献给了一部电影。"

那年她 38 岁。

在一次采访中,主持人问俞飞鸿:" 别人的声音都左右不了你吗?"

俞飞鸿沉静自若地回答:" 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左右我?我觉得人生是自己的,也不见得一个行业,就只有一种标准。娱乐圈难道就必定要怎么样吗?人生就是一种选择。"

在褒贬不一的纷杂舆论中,她总是可以做到宠辱不惊,只取悦自己。

" 你实在是太美了。" 过去的 40 多年里,俞飞鸿听到最多的莫过于是关于容貌的赞许声。

而她每次都是淡然地说:" 不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再美能美到哪儿去呀?"

美而不自知,吾以美之更甚。

2016 年,俞飞鸿出演了都市电视剧《小丈夫》,在剧中她饰演了一个泼辣的御姐,与比自己小 16 岁的杨玏谈恋爱。看得观众心花怒放,丝毫不让人心生尴尬。

许知远认为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出演这种毫无营养的庸俗电视剧,是在自降身价。

但她本人却表示:" 首先,我不觉得它庸俗,只是一个通俗剧。其次,我作为演员,我永远不想给自己贴标签,就因为别人喜欢。"

语气里满是温柔的执拗。见过天地的人,认识到自己的渺小,眼中有敬畏,包容于她只是本性。

之前接受《非常道》的采访,她也说了一句类似的话:

我喜欢苍白,我喜欢它平淡无奇,这就是我想要的。

在这个普遍喜欢 " 小荷才露尖尖角 " 的年轻女孩、追求不老容颜的时代,俞飞鸿从来不刻意回避自己的年龄。

" 那些问题从来没有困扰我。我关心的是我的生活,我的心境,我有没有成长。"

2018 年她做客金星的访谈秀,金星问她:" 别人知道你的年纪吗?"

她脸上满是明朗的笑容:" 我的年龄是公开的,我生于 1971 年 "。

若有沉静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那年她 47 岁。

自古美人叹迟暮,可在俞飞鸿的脸上,我们看到了岁月的宽容。比起空洞无内容的面具脸,她眼角上那真实的细纹,愈发动人。

在她的心里,女人保持心灵的一份美好,比想要延缓外表的衰老,更要持久。

之前,俞飞鸿参加《铿锵三人行》节目,窦文涛曾问:" 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单身到现在呢?"

俞飞鸿心平气和地说:" 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啊。单身或者是婚姻,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特别困难的选择题。我觉得哪个阶段更舒适,就处在哪个阶段。"

很显然,哪怕是以高知自称的窦文涛、冯唐,在他们的意识观念里,女性仍然是依附于婚姻的存在。

但身为独立女性的俞飞鸿,却早已经从这个近乎荒诞的谬论之中,破壳而出了。

之后,窦文涛又问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问题:" 你觉得老一个人呆着,精神正常吗?"

而俞飞鸿却不紧不慢地回应:

" 我身边很多朋友他们都是单身,他们的精神世界很丰富,当然他们是男性。我觉得不能单独把男性和女性分离开,难道女性单身就会不正常吗?"

与其说她自身修养高,倒不如说在面对非黑即白的世界时,她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人生信条。

窦文涛与冯唐二人仿佛没有听得想要的标准答案,紧接着又和俞飞鸿讨论起了关于 " 结婚 " 这件事。

冯唐觉得结婚是 " 已经欠人家很多了,人家又想结婚,那就结呗,是这么一种心态。"

俞飞鸿听到这里,表情有些错愕:" 为什么你们男人的角度,结婚是对女人的一种施舍呢?

人生而平等,在感情里何来施舍这一说法,男人女人都并非彼此的附属品,因此,婚姻有它存在的意义,并非生活的急需品。"

在靠炒作绯闻、大秀恩爱博取关注度的娱乐圈,她太清楚独善其身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婚姻不是感恩,是两个独立个体的自由存在。

在 2017 年 9 月的《十三邀》节目里,公知许知远邀请到了自己的女神俞飞鸿。

许知远跟同为男性的马东探讨文学与理想,到了俞飞鸿那里却只剩下了性与爱。

在世俗的眼光中,女人的最终归宿必须是要嫁给一个好男人,结婚生子,依靠他活下去。

所以许知远问她在美国最孤独的时候,有没有渴望爱情?有没有想过借助男性的力量来扩展自己的边界?

而俞飞鸿丝毫不回避这种问题,她回答到:

" 我特别不喜欢把情感、责任放在另一个人身上,这样自己会很累,别人也会很累。

虽然这是个男权社会,但在精神上大家一定是平等的。女人最自在的方式,是去认清这个社会状况,然后去清醒地活着。"

不卑不亢的话语之中,尽显云淡风轻。

对于俞飞鸿来说,自己从来不是不婚主义也不是单身主义,不反对一切形式,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选择。

别人的期待是他的期待,跟她是谁没关系,她从来不需要扮演自己。

对此微博上有一位博主说了这样一段话,引起十二万人的转发:

" 许知远、冯唐,窦文涛已挑战失败。很期待围观,接下来还有哪些老男人,趋之若鹜照这面镜子。"

你们对她的诸般解读和评论构不成万分之一的清澈灵魂,却成就了最自由而洒脱的俞飞鸿。

世俗言论于她而言,如同空气。她清醒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才可以让自己真的快乐。

俞飞鸿早就在生命中一场又一场的浩劫中,洗尽铅华,蜕变为最本真的自己。

杜拉斯在《情人》的扉页中说:"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

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无论哪个时代,从来不缺风华绝代的美人。

而俞飞鸿的美,无人能及。那是一种历经岁月沉淀后的冷静与沉着。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喧嚣,她的内心却始终如一的平静。

美人在骨不在皮。流年过处,她的眼神仍清澈如往日,尘埃不染。

世俗是那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而俞飞鸿却在自己的乌托邦,活得真实而淡然。

就如同她之前所说:" 没有人需要让别人一辈子记住。当然,人生是我自己的,何须靠他人获得满足感。"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这个纷繁复杂的时代,她太清楚自己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她的平和与坚韧,就像一株风中的芦苇,仿佛随时都会折断,却永远不会。

年近半百,看尽世间繁华,她说:" 感谢上帝赐我平庸 "。

世界与她,彼此而已。

— The End —

相关标签: 俞飞鸿

最人物
以上内容由“最人物”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花荣月颖
04-08
单身首先是有实力,而且要内心强大,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
妈宝男太多,渣男成堆,结婚有风险啊
卫锋
04-04
愿女神一直幸福!
硕果累累无事生非
04-08
男人看女人的时候只记住了美貌忽略灵魂
日增肥肉三百斤
04-08
人躲在被子里哭会跟你说吗?
ZAKER用户xlcj8766
04-08
“为自己而活”真好!
逼岸小清新
04-05
自由总是有代价的
春风亭—老朝
04-08
真的算是惊鸿仙子[嘘]
青椒土豆丝_wechatUser
04-08
见过天地的人,认识到自己的渺小,眼中有敬畏,包容于她只是本性。
伟大的西西大人
04-08
找不到想爱的人,单身确实是最爽的选择。看一组对比就明白这个道理了,未婚的俞飞鸿vs已婚但老公频频出轨还要强颜欢笑且行且珍惜的女星们,谁幸福呢?
为耀
04-08
这才是有气质的美,越来越喜欢她了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