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地久天长》是否只有影帝影后?

知影2048 03-27

出品 | 知影

作者 | X

编辑 | 小影

(本文涉及剧透,图片来源网络)

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的加持,毋庸置疑地给这部片子增加了很多关注度。但如果只看票房成绩的话,上周末上映至今三千多万的成绩,在这个破亿好像都算不上什么的时代,完全算不上好。

会产生这个结果,一来当然还是得归囿于文艺片的普遍困境;二来,在有演员表演和奖项表现作为很好引流入口的情况下,片子没有能形成口口相传的口碑,也有影片本身表达的问题。

电影长达三小时,时间跨度很大,从故事主人公的青年时代一直延续到老年时代,中间以种种时代大事件作为节点,比如下岗潮,比如计划生育。

创作意图是明显的,想要描绘时代洪流之下小人物小家庭浮浮沉沉身不由己的命运,但因为表达上种种的问题,使得创作者原本想呈现的民族史诗感,变成了很难感受到灵魂的制式。

故事本身很简单,王景春和咏梅所饰演的刘耀军王丽云夫妇,和同事沈英明李海燕夫妇原本是关系极佳的挚友,甚至很巧的连孩子都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男孩刘星和男孩沈浩,顺理成章成为一起长大共同举办生日宴会的发小。

本来生活岁月静好,但有一天意外突然发生,两个小孩在河边玩耍的时候,在沈浩的反复撺掇下水的刘星意外溺水身亡,刘家夫妇的伤痛,沈家一家人的愧疚和罪责感,两家人之间的关系和各自的命运走向发生了变化。

电影在表达上的差错,最先能感受到的是人物台词上的违和感。电影的主角们是北方某工厂的国企工人,而台词上却很难让人感受到人物身份,甚至很多讲起来都很拗口,完全不像日常口语。

比如说这一段,王丽云在乘船时和跟丈夫有婚外情的沈茉莉擦肩而过,敏锐直觉让她产生怀疑,回家之后跟丈夫讲说在江上好像见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接下里的对话是这样(大致意思,字词上可能有出入):

" 人有的时候是会这样。"

" 就好像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感觉上辈子好像来过这。"

如果这种对话只是个别情况的话还好,但片子的很多台词都基本上是这种模式,出口甚至让人觉得突兀,充满了日常生活里的人根本不会这样说话的感觉,就更不用提能够契合人物身份了。

电影比较显著不同的还有剪辑手法,本身其实很简单的故事,因为被打乱的时间线变得有点扑朔。

电影的叙述在时间和空间不断的穿插和跳跃下进行,且在剪辑上并没有用效果或者字幕进行任何的提示。于是在前半段的观看过程里,在还没有适应这种叙述方式的情况下,会有点容易搞不清状况。

时间被斩断,事情发展顺序被置换,和创作者本身所想要表达的时代变迁之感其实是背道而驰的。这样的观感其实并不如用按时间顺叙的同类电影。

从导演王小帅本人的访谈来看的话,这种手法其实还是囿于时长和技术。

" 这三十年的跨度要是用非常传统的方法去结构他的话,可能会非常庞杂,可能更像一部电视剧了,会有好多集去展现。这样的话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首先电影的时长多多少少还是有一定的限制。"

" 还有就是说它,在中国现在变化这么大,全部都是起新楼了,老房子要拆光了都没有痕迹的情况下,你要完完全全去复原,这个也是很困难的。

(内容来源德国之声)

于是电影对于故事主人公经历的浮沉跌宕,进行的都是切片式的处理方式:堕胎、失子、下岗、上一代逝去、下一代出生……创作者只能依靠重要节点,容纳下故事主角在时代变迁下的三十年。

也恰恰是这种导演本人所提到的 " 技术考虑 " 下的处理方式,让电影看起来充满了例行公事的意味,时代看起来很潦草,个人的情感和伤痛更没有得到足够的表达。

电影其实有很多可以进行仔细描写的对象和情感,但没有一个得到了这样的处理或者对待。比如说电影里两个小孩的心理和成长——

一个是在自己的小孩意外死亡之后,被刘耀军王丽云夫妇领养回家的男孩。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替身,长得像原本的刘星,名字也一模一样地沿用下来。

他在电影里一露面就是一个极端叛逆的青少年形象:偷东西、不上学、离家出走……我们可以猜想到他的心路历程——被当成替代品以及青少年的叛逆敏感其实是可以构成这个人物个性的合理性的。

然而电影却只有这对夫妇和孩子之间激烈的矛盾冲突,没有微妙和细节的变质过程,只剩下了莫名其妙反叛的小孩和莫名其妙哀愁的父母。

间接造成刘星意外的沈浩就更不必多说了,只安排了一个幼时道歉路上的逃窜,和一个成年之后的坦白和忏悔,中间这近二十年的漫长成长历程,完全被隐没。让这段本该很有力量的对话完全没有应有的表达效果。

其实把电影所提到的任意一个切面放大着重叙述,都会有值得发挥的表达空间。但在 " 史诗感 " 和 " 变迁感 " 的表达诉求下,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蜻蜓点水。

而面面俱到的结果就是浅尝辄止和面面不到。

另外一个有点不太舒服的地方是片子最终走向。

电影想把主角的伤痛归咎于时代,故事内容里也有牵连,但悲惨的命运巧合也占了很大的因素比重。

而如若抛开这一点,顺着它原本的思路来讲,刘耀军和王丽云夫妇的伤痛由他人和时代造成,失独痛苦,下岗漂泊,在当时的时代和他们本身的价值观之下,膝下无子和居无定所是极端重击;电影的最终态度——用容忍、原谅、和解来营造一种 " 都挺好 " 的氛围,就是纯粹的和稀泥了。

刘耀军王丽云夫妇,因为李海燕患绝症而回到家乡。在李海燕临终前聆听了她的忏悔,李海燕去世后,又再接受了沈浩的。彼此之间心知肚明的情感芥蒂被捅破,他们之间达成了多年以来的和解,所有曾经经历过的苦痛好像也就随之消弭。

王丽云这个角色则最为明显和最有代表性,在和丈夫承受了同等的苦痛以外,她在婚姻里还将隐忍和自我牺牲发挥到了更极致:清楚丈夫的出轨,清楚出轨对象就是挚友夫妇的妹妹沈茉莉,背着 " 传宗接代 " 的枷锁,在长久的年月里把这些都一一吞下。

最后在看到沈茉莉的孩子是确定和自己丈夫没有血缘的混血的时候,反应是长舒一口气——如果是的话她也只能忍,但还好她不必再容忍更多了。

我们的国民性格和处事方式也许就是这样,描述本身没问题,但电影最后的走向却也在同时呈现了态度和立场:最后半小时里,接连而来的忏悔和解原谅释然太过密集和堆积,养子浪子回头家庭复合的情节尤为画蛇添足。这种制造出来的合家欢大团圆,于人物而言好像是好的结局,但却也完全抛下甚至反对了对这种传统的思考和讨论。

时间和原谅,并不能用来回答一切问题。

往期推荐

相关标签 幼儿园南京
知影2048

知影2048

值得阅读的深度影评!品味独特的佳片推荐!有趣有料的八卦内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