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爱情档案丨是谁打动你的心 让你伤痛到如今

ZAKER吉林 03-14

这个晚上,我把我的爱情连同我自己,一起献给了他。这个晚上,我们没有承诺,也不需承诺;我们不谈婚姻,也不可能谈婚姻。我们都明白,我们仅仅像那本小说说的,在 " 遭遇激情 "。

北方的深秋,总是不经意间给人以无端的伤感。和大侠对面而坐的女孩儿英子苍白的脸色和忧郁的神情,更令大侠隐隐心痛。英子久久地望着天上的白云,用一种悠远的声音给大侠讲述着她自己的故事 ……

现在想来,当时的情景,就像我们在电影里再熟悉不过的一个情节或是镜头,然而从此我就再也无法逃脱命运安排我的这张情网。

英子坐在省文化活动中心的花坛边,腿上放了一本《知音》杂志,那楚楚的样子,使她的讲述,充满迷幻和沧桑 ……

那是 1996 年的一个晚上,正在读大一的我,为了给弟弟找一份工作,带着守寡多年的母亲和弟弟的全部希望,去找一位同学的父亲帮忙,结果没能如愿 ……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一份失望和愧疚,走在大街上的。当时已是晚上 9 点多钟,我路过的地方,路灯很暗,但路两旁到处都是燃尽的纸灰,有的纸灰被急驰而过的汽车带得漫舞起来,有一种阴森的感觉,我这才意识到,这是农历七月十五,是民间所说的 " 鬼节 "。

连鬼们都在过节了,而我却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中,想着这些不觉黯然神伤。正恍惚地低头走着,忽然感到眼前一黑,一辆大汽车载着高出它本身差不多一倍的货物,如一个庞然大物向我劈面扑来,我尖叫了一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英子讲到这里埋头像是在回想什么,半天才把头扬向远处,接着往下讲: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辆车里,而我竟依靠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我刚要挣扎,只听那个男人急切地对司机说:" 不去市医院了,直接去省医院 !" 我知道我遇见好人了,想说一句谢谢,可是说不出来。

那男人这时轻轻地换了个姿势,一只手轻托在我的颈上,另一只手揽在我的腰上。我动了一下儿,男人赶忙低下头,观察我。

我依稀看出这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棱角分明,充满阳刚,他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我感到除了一种温热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令我神迷的东西 ……

这年我刚刚 19 岁,从没如此近地接触异性。我当时十分渴望把脸埋向他的怀里,可事实上,我是猛地抬起头,把身子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我听到了他惊喜的声音:" 停车,她醒了 !"

车停下来,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地将身子撤到一边,问我哪儿疼,并开始帮我查找伤处。

我在座位上半站起来,发现我并没有受伤,他有些不解,我也很惊讶:我没受伤为什么会昏迷过去 ?

当我跟他讲了刚才的过程后,他安慰我说一定是惊吓的,并问我家在哪里,要把我送回去。

我极力推辞,他坚决不肯: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街上走很不安全。我就同意了。

我家住在郊区,所以要走很长时间的路。我们都不说话,车里一片寂静,我想向他说点儿什么,以表达对他的感激,可不知如何开口,便有些坐卧不安。

他一定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向我微笑了一下儿,主动问我,这么晚了为什么一个人走 ?

我连忙跟他讲了给弟弟办工作的事。

为了有话可说,我还很细地讲了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两个孩子生活的艰难,讲了弟弟为了供我念书,在找工作过程中受到的种种委屈,讲着讲着,我自己竟忍不住掉下心酸的眼泪 ……

他见我哭了,就很长时间不再出声,当车停在我家破旧的房屋前时,他下车给我开了车门。

我见他高高大大风度翩翩的样子,不觉心里一动,并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依恋。我邀请他到家里坐一会儿,他不肯,在上车前跟我握了一下儿手,我还没反应过来,车已经开走了。

我望着远去的车,这才想起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我有些怅然地往屋里进,这才发现我的手里竟攥着 500 元钱 ……

英子这时伸出白皙的手指,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仿佛那手上还留着当时的感觉,而她的眼里,竟闪烁起奇异的光芒 ……

说来奇怪,我对母亲和弟弟的歉疚,竟因这个中年男人的意外出现,而变成莫名的喜悦。

当我把钱交到母亲手里的时候,甚至还为邂逅了这样一个神秘的男人而有一些骄傲。

弟弟的工作虽然毫无着落,可我的心情却特别好,我差不多每晚都想着这个男人的模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这种莫名的兴奋才过去。

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我正在跟弟弟商量打工的事,一辆吉普车停在我家门前,我一眼认出就是那天晚上的那辆车,兴奋地跑了出去。

车上只有一个司机,我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激动不已。那个司机告诉我,我的弟弟可以收拾一下儿东西,跟他去上班了。

我问是那位先生帮的忙吗 ? 司机笑了一下儿,未置可否。

当弟弟诚惶诚恐地坐车走了的时候,我才猛然想到,他们要是拐骗了弟弟该怎么办 ?

我拼命地去追汽车,哪里追得上 ? 我甚至连车牌号都没有记下。

这天晚上,我和母亲不知是怎么度过的,真是一半欢喜一半忧。

好在三天后,我弟弟就回来了,告诉我们他在一家大公司上班,月薪 800 多元。

我问弟弟看见那位帮我们大忙的人了吗 ?

弟弟摇头说没看见,只说公司里的人对他都很客气,那意思好像是老总安排的。

我又激动又不安,激动的是那个人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再一次清晰出现的时候,我感到脸上一阵发烧,不安的是我怎么会对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有这种奇妙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我认为有必要跟弟弟去见见他,也好当面向他谢恩。于是我就跟弟弟一起去了他们的公司。

在秘书的引领下我穿过长长的走廊。

我不自觉地两手相握,暗暗断定这个即将要见到的老总,就是那个高高大大的人,所以我一直很紧张 ……

当我站在老总面前时,老实说我非常地失望,因为那是一个 30 来岁的年轻人,我喃喃了半天,才说明自己的来意,那位老总听后爽快地一笑,说不用谢他,他是受哥哥之托才收下我弟弟的。

我当时就如在水中又看见了岛屿一样,急忙问他的哥哥在哪里 ? 那人又笑了笑,给了我一个传呼号。我紧紧地把传呼号攥在手里跑掉了,甚至没对他说声谢谢。

这时的英子话语变得急促起来,可能是激动,脸也变得红红的。

我在电话亭打了传呼后,心里就像揣着小兔子一样,怦怦跳着,等着回话。每一次振铃我都抢着去接,结果都不是他。

当电话再响起的时候,我都有些不敢接了,可偏偏这个电话就是他的,我对他说了些什么现在记不准了,大致是想见见他,可他只是反复说着一句话:他没有时间出不来,那件事不算什么,不用记在心上。

后来就搁了电话。我万分失望的同时,眼泪不自觉地淌了出来。

英子的语调终于又平缓起来,神态变得很不经意的样子。

后来的日子中,我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抑郁,被同学们称为 " 施美人 "。

他们说我本来就是一般的漂亮,多了这一层忧郁,平添了几分气质,就不是一般的美人了,有西施之美了 ……

后来就有几个男同学开始对我下功夫了,可我对他们一点儿不动心,反倒是一想起那个高高大大的中年人就心神不定。

那种成熟与稳重,悉心与呵护,是我的男同学们无论如何都没有的。

但我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女孩,我知道我的爱人一定是这一群人中的一个,而不可能是别的,所以,我同意和其中的一个男生相处了

我们相处了两个多月后,我的男朋友提出分手,他的意思不说我也明白,他嫌我太不性情了,太压抑了

我无话可说。我的第二个男友是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的那种人。跟我一相处,就首先占领主动权。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停地给我讲幽默,希望我能跟他一起放纵地笑,可我偏偏笑不起来。

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在新华书店选书,他又习惯性地给我讲起笑话。

讲着讲着,我冲动地叫了一声,他还以为我是为他而叫,而事实上,我是看见了他——那个高高大大风度翩翩的男人 ……

我毫不犹豫地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儿摇着,急切地跟他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

他开始显然没认出我,明白过来后,我注意到他的脸竟也红了一下儿。这时我的男朋友走过来,还没等他张口,我就告诉他,我要跟这位先生出去吃饭。

男朋友打量我俩一秒钟后,说了句 " 原本性情啊 ",就头也没回地走了。

男朋友走了以后,我才意识到,我根本不清楚,留下来到底要干什么 ?

他看出我的尴尬,就笑了一下儿,说:" 不是说吃饭吗 ? 你点店名,我请客。"

我们来到红旗街一个饭店,一个服务生不由分说地把我们让进了一个小包房。我和他都挺不自然的,可谁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这晚,我们喝了一些酒。我是那么开心,我想我一直都是眉开眼笑的。开始他还正襟危坐,后来也随便了许多。

我向他讲了那天晚上以后对他的依恋,开始他默不作声,后来他给我讲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那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男人世界。

我每提出一个问题,他都像对孩子一样,无奈而又宽厚地一笑后,温和地讲给我。我感觉他就像一座大山,让我有依有靠。

他没能制止住我的最后一杯酒,而我差不多已是半依在他的怀里,我听到了他有力的心跳 ……

他是用吉普车把我送回学校的。下车前,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儿。

也许他是以兄长的身份吻的我,可对我来说,那却是第一次被男人吻。

我感到与他的距离一下子近了,我让他答应我,国庆放假时一定再见面。他微笑着点头,并说送我回家。

我再次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轻轻地拍了下儿我的脸说,保密 !

度日如年的两天过去了,当我坐在车里,两人相对一望后,我们同时垂下了眼晴,我们都清楚彼此已经坠入爱情的误区,却又都身不由己。

我们默默地坐在车里,就像我们初遇的那天晚上一样,没有话说,只能听见转向灯不时地咔咔响 ……

当车就要开出城去,驶向我家时,他忽然刹住车,向我投了一个寻问的眼神。

我不知道我给了他一个什么样的启示,他猛地把车头掉过来,驶回城里,把车停在一个停车场后,我和他徒步走了很远,来到一个宾馆 ……

这个晚上,我把我的爱情连同我自己,一起献给了他。

这个晩上,我们没有承诺,也不需承诺;我们不谈婚姻,也不可能谈婚姻。

我们都明白,我们仅仅像那本小说说的,在 " 遭遇激情 "。

此时的英子仿佛进入当时的情境中,脸上呈现着幸福、无奈而又一往无前的复杂表情。

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没马上告诉他,我怕给他带来负担,而是自己去医院处理完后,才给他打了传呼。

他听说后,让我立刻到学校请假几天,然后等他来接我。

我请完假后,果见他在校门前等我,但他这次没开吉普车,而是打的出租,他把我送到一个宾馆包了一个房间,拿出各种高档营养品后,告诉我他必须马上回去,抽空就来看我。

我嘴里让他赶紧回去,可心里却十分难过。当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我忍不住掉下泪来。大约过了半夜,他来了。他没有打开床头灯,而是在幽暗的光线中,轻轻地坐在我的床边,深深地打量着我。

良久,才帮我往上拉了拉被。我再次闻到了他身上诱人的气味,忍不住伸手拉住他,他就势垂下头,轻轻地向我说了句 " 对不起 ",我的眼泪又一次流出来。

我肯定,我不是抱怨他,而是为自己难过,为这样的一个让我深深依恋的男人,却不能成为我永远的爱人而难过。

他一定是误会了,竟也掉下泪来。我慌忙给他擦泪,他握住我的手,半天才说:" 你是这么年轻,是我自制力不够,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病好后,安心上学,毕业我会帮你找个好工作,将来选个年轻的爱人 ……"

我猛地坐起来,我觉得他像念悼词一样,让我心痛。

我尖声地告诉他,我只爱他一个人,别的谁也不爱。他怕别人听见,连忙用手捂我的嘴,我越喊声越大,他把我推倒在床上,连身子一起压在我的身上,我们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

英子忽然不讲了,只把眼睛茫然地盯向人民大街川流不息的车流,好像所有的故事都定格在这里。

过了足有一分钟,她才像转过神来。

3 年很快就过去了,这期间我的弟弟被他安排去当了兵,我家的旧房子也被他翻新了。

我的母亲曾拒绝他的帮助,认为他是对我别有用心,而我自己知道我爱他有多深,在我们的关系中,我一直占着主动地位。

他所做的一切,用他自己的话是,无论怎样,都回报不了他所感受到的炽热的爱情。

可是不久前,他的妻子知道了这件事,并向我说出了他的职业。

通牒我,如果不离开他,就等于毁了他。

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最怕的就是他从事着这样的职业,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他意味着什么,我只好在大哭一场后,决定放弃他已为我找好的工作,离开这座令我伤痛的城市。

我离开的那个早晨,他在电话里说给我的最后几句话是 " 亲爱的宝贝,快快长大,让一切烦恼都随风漂流去吧;亲爱的宝贝,快快长大,你是我一生一世永远温暖的家 ……"

那是他最爱哼唱的两句歌词,我哭着挂了电话,我不是孩子,我早已长大,我一直明白得很,只是我爱上一个爱不起的人 ……

英子走的时候,正逢一阵秋风刮过,掠起她脚下的几片落叶。

她走了很远还向大侠招手,并做了一个微笑。大侠虽然看不很清,但已用心感知了那份凄婉,大侠也是想向她微笑一下儿的,可不觉中眼睛却湿润了,大侠惟愿英子这份苦情也能被秋风慢慢掠去 ……

(原载于《新文化报》1999 年 10 月 22 日 第 11 版)

作者:大侠

整理:菲凡

插图:于鹭鹭、网络

编辑:无双

值班主任:高震

原创稿件,未经书面授权禁止网站、APP 以任何形式转载,改编,违者必究

相关标签: 男朋友 档案 母亲 我的爱

ZAKER吉林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