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公布这个消息后,都想为中国点赞

中国新闻周刊 02-21

三北防护林工程、全国性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以及陕西省开展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和全面治理荒沙行动,陕西毛乌素沙漠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沙漠南缘实现从 " 沙进人退 " 到 " 绿进沙退 " 的转变。

地球重新 " 变绿 " 背后的中国奇迹

文 / 张田勘

本文首发于总第 887 期《中国新闻周刊》

2 月 12 日,美国航天局(NASA)发了一条推特:好消息,过去 20 年中,世界变得越来越 " 绿色 " 了。NASA 的卫星观测到,过去 20 年来,地球表面共新增超过 200 万平方英里(约 5.18 亿公顷)的植被面积,相当于多出一块亚马逊雨林。陆地面积和数据显示,地球上这些增加的绿地的三分之一,要归功于中国与印度——特别是中国的植树造林工程与两国共同的农业集约化管理。

NASA 的研究结果既能直观看到,又有实锤证据。自 2000 年开始,NASA 通过安装在两颗近地卫星上的 " 中分辨率成像光谱仪 " 观测海平面 500 米以上地区的植被情况。相比 2000 年左右,地球上新增的绿地面积超过 5 亿公顷,增加了 5%。这些新增的绿地有三分之一是由只占全球陆地面积 9%的中国和印度贡献的。其中,仅中国就占全球绿化面积净增长的 25%

NASA 的研究报告说,中国的绿化主要体现在森林(42%)和农田(32%)上,但印度的绿化主要来自农田(82%),森林的贡献很小,只占 4.4%。也就是说,中国为全球绿化进程作出的贡献中,有 42%来源于植树造林工程,这对于减少土壤侵蚀、空气污染与气候变化发挥了作用。

肯尼亚的旺加里 · 马塔伊由于创建和启动了 " 绿带运动 ",带领人们在肯尼亚种植了近 3000 万棵树,曾获得 2004 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近 30 年来参加义务植树的人次就有 115.2 亿,植树 538.5 亿株,成为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成效最好的植树运动,成就远超肯尼亚。

中国的荒漠化从 20 世纪初就开始了,对荒漠化的研究和治理设想则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初。尽管如此,中国的荒漠化还是突飞猛进,荒漠化面积每年扩展 1.04 万平方千米。到 2004 年,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为 263.62 万平方千米,占国土总面积的 27.46%,覆盖 18 个省、区直辖市。荒漠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过度放牧、过度农垦、过度樵采、水资源利用不当、环境保护不力等。

1999 年,中国决心全面治理荒漠化,实施以退耕还林还草和天然林保护为核心的生态治理工程。现在,中国的 " 三北工程 ",即在中国西北、华北和东北建设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的初步成就是,三北工程区年均沙尘暴日数从 6.8 天下降为 2.4 天,重点治理的黄土高原年入黄河泥沙减少 4 亿吨左右,工程区年均增产粮食 1057.5 万吨。

毫无疑问,中国的植树造林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正面榜样。而苏丹的例子则表明,荒漠化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生态环境问题,还会演变为经济与社会问题,给人类带来贫困与战争。

很多人都记得获得普利策新闻图片奖的《饥饿的苏丹》这张照片,是南非的自由摄影记者凯文 · 卡特拍摄的,刊登于 1993 年 3 月 26 日的美国《纽约时报》。照片上,一名苏丹女童饿得奄奄一息,跪倒在荒漠化的沙地上,一头兀鹰正在女孩后方不远处,虎视眈眈,等候猎食即将死亡的女孩。

这张震撼世人的照片也引来诸多批评与质疑,认为卡特只顾抢新闻而没有伸出援助之手,这样的批评也导致卡特后来自杀。事实上小女孩手上有绳圈,表明她有人照看,而且她的妈妈也在身后不远处领粮食,是人们错怪了卡特。

不过,这场灾难后面的真正原因,以及导致后来的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的人道主义危机的根源却很少得到重视,即荒漠化。在非洲,苏丹是荒漠化最大的受害者。这个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位于非洲东北部,其北部为沙漠地区,属热带沙漠气候,向南过渡到热带草原气候,最南端边缘地带属热带雨林气候。

其实,在 1960 年代以前,苏丹一直风调雨顺,水草充沛、土地肥沃。但是,从 1960 年代末到 1970 年代,苏丹人口膨胀,为满足人们的衣食需求,粗放化的放牧日益过度,导致和加剧了北方的荒漠化。习惯于逐水草而居的阿拉伯牧民为了生计,不断南迁,在争夺绿地和水源时与当地黑人部落发生冲突。

祸不单行,从 1980 年代中期到 1990 年代初,苏丹又发生大干旱,粮食歉收,阿拉伯牧民与当地黑人部落之间因争夺土地和水源武装冲突进一步加剧,也就演变成了长期不断的战争和混乱。卡特的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其实,联合国在 1990 年代就已经意识到全球荒漠化的严重后果,造成战争冲突、和平不保以及粮食安全问题。目前,全球有 12 亿多人受到荒漠化的直接威胁,其中有 1.35 亿人在短期内有失去土地的危险。

而中国的经验体现为,治理荒漠化要有长期不懈的行动,也要有充足的资金,还有统一的行动。在这几个方面,中国有独特的优势,而具体的行动则是植树造林、退耕还林及围栏封育。

中国的 " 三北工程 " 显然是一个创举。从 1979 年到 2050 年,历时 71 年,分 3 个阶段、7 期工程进行,规划造林 5.35 亿亩。到 2050 年,三北地区的森林覆盖率将由 1979 年的 5.05%提高到 15.95%。现在已经进入第 5 期的三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 3014.3 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 1977 年的 5.05%提高到现在的 13.57%。

比起美国的 " 罗斯福工程 "、苏联的 " 斯大林改造大自然计划 " 和北非 5 国的 " 绿色坝工程 "," 三北工程 " 都更胜一筹,被誉为 " 世界生态工程之最 " 和 " 绿色万里长城 "。同时,中国和印度的植树造林成就也被联合国和 NASA 誉为农业集约化管理的成就。这种成就显然为非洲,尤其是苏丹提供了经验。

NASA 的研究不只是对中国和印度植树造林成绩的肯定,也证明了,通过一个国家的通盘部署与执着努力,以及在各国的共同协作下,曾经荒芜贫瘠、沙化严重、寸草不生的地球某些局部,完全可以慢慢复苏,而且可能恢复到地球上生命诞生之初的植被规模。这种复苏甚至比任何国家与民族的复兴还更有意义,是整个地球生态的复苏,将让人类和其他生物更加安宁地生于斯长于斯。

相关标签: nasa 植树造林 卡特 非洲

中国新闻周刊
以上内容由“中国新闻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