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动丨给学生减负须“线下线上”同步

ZAKER泰安 01-22

" 减负 "" 规范校外培训机构 " 可谓贯穿 2018 年全年的教育大事。在中央的三令五申下,违规招生的培训班关门了,违规举办的竞赛关闭了," 提前学 "" 超纲学 " 的现象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扼制。但是,对不少家庭来说,培训的计划并没有随着治理整顿而停下脚步。一种新的培训形式又出现在学生和家长面前,这就是线上培训。从线下触网走到线上培训,有哪些特点,会否成为校外培训的另一战场,监管又该如何跟上?

火爆:课外培训 " 线下 " 转 " 线上 "

近年来,网络在线教育市场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用两个数据说明培训机构的火热。" 我国的中小学校总数大概 51 万所,线上线下培训机构的数量是中小学校的两倍。粗略估算,培训市场一年的利润有 3.4 万亿。供求关系就是如此。" 而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以年均 20% 左右的速度增长,到 2019 年规模或将超过 2600 亿元。

线上培训,是指学生在手机 App 上做题或教师以视频指导的方式授课,他们的主打是 " 一对一 " 和 " 灵活高效 ",在一些 App 上,还出现了 "AI 教师 " 授课等高科技手段,标榜能够提高学习效率、为学生 " 减负 "。

可事实上,为了方便孩子能够随时随地上课,在线教育机构的上课时间一般延续到比较晚。如 gogokid 的上课时间为早 9 点到晚 9 点;VIPKID 的上课时间为早 9 点到晚 9 点半;vipJr 的上课时间为早 8 点半到晚 11 点;51talk 的上课时间跨度更大,为早 6 点到晚 11 点半 …… 如果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结束时间不得晚于晚 8 点半的规定,线上的大多数教育机构都是不合规的。

乱象:退款难、无资质、" 超前教 "

火爆的产业背后是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的无资质办学,资金不受监管,而超前、拔高的学科类教育也严重误导了消费者。

许多在线教育平台培养了大量电话销售人员不遗余力地推销课程,以及要求学员充值消费。多位家长反映,机构通常都要求预交一年甚至三年的学费,有的还把预付费包装成具有融资功能的理财产品,称预交越多的费用就可以得到越多的利息,以利息来抵扣学费。过程中缺乏对教育机构办学、营业资质的审核,一旦出现问题,消费者不仅退款难,还面临征信风险。而近年来,已发生多起培训机构把预交学费挪作他用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事件。

据教育培训行业内部人士透露,当前全国范围内在线教育企业缺乏办学资质比较普遍,较之线下培训机构只会更甚。主要由于在线教育企业申请办学资质尚无专门法规依据,轻资产办学的线上机构几乎不可能在校舍面积、教学设备等硬件上达到要求,而且热衷 " 超前教 "。

破题:设定准入门槛、加强监管是关键

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不断发展、人们学习方式日趋多元的背景下,在线教育培训存在 " 刚需 ",但不能任由其野蛮发展。维护网络在线教育市场的正常秩序,迫在眉睫。

首先要加强监管。网络在线教育是一个新生事物,是 " 互联网 + 教育 " 的新兴产业。怎么管、谁来管、管什么等一系列问题,尚待厘清。当务之急是在立法等制度设计层面,针对网络在线教育的特点出台相关管理规定,划定相关准入门槛。重点解决合法合规办学、课程质量提升、高素质师资队伍三大问题,但不宜一刀切,可采取分类管理模式,促进这一新生教育业态良性发展。当然,家长也要对在线教育多留个心眼,对提前充值等容易出现问题的做法保持警惕,主动了解平台老师的相关证件、学历等,在孩子的教育上,家长永远是第一道筛选关口。

总而言之,减负不能 " 摁下葫芦浮起瓢 ",不然培训班的火热就不能分线上线下。应着重在改革考试评价制度、转变教育观念、改变教学方式、增加学生自主权等方面下功夫。

热动:

法制日报:在线教育监管不能 " 离线 "

广州:网络在线教育在发展过程中必须逐步提升透明度和规范性,只有达到了家长和消费者的期待,这个行业才能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上海市政协委员、互联网教育从业者张礼明指出,教育主管部门原本针对传统线下经营性培训机构的设立、审批、管理所依据的条例和法规,并不适用于互联网教育机构。在线教育没有校址场地,教师与学生身处异地,与传统业态有着较大差异。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认为,监管部门还应对线培训机积极探索建立专户管理、风险保证金制度等,提高企业违规成本。

【最泰安全媒体评论员 安静 编辑 程蓉】

相关标签: 在线教育 培训机构

ZAKER泰安
以上内容由“ZAKER泰安”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