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出生率为什么创新低?市民称想生不敢生,两个养不起

ZAKER潇湘 01-22

2018 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不包括港澳台及海外华侨)13.95 亿人,比上年末增加 530 万人。全年出生人口 1523 万人,人口出生率为 10.94 ‰;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3.81 ‰。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 71351 万人,女性人口 68187 万人,男性比女性多了 3164 万人。

1 月 21 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上述数据。人口出生率创新低意味着什么,性别比是否失衡?专家接受了潇湘晨报记者专访。

图 / 视觉中国

与 2017 年出生人口 1723 万人相比,2018 年出生人口 1523 万人,减少了 200 万人。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以来,2016 年、2017 年出生人口分别达到 1786 万、1723 万,创 21 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2018 年这个数字已经连续第 2 年微缩,人口出生率创了新低。究竟这是什么原因,该如何应对呢?

出生人口减少和育龄妇女减少有关

如何看待 2018 年出生人口在三年内继续下降,人口增长率、出生率创新低?1 月 21 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发布会上表示," 人口的数据不是只看一年,要长期观察,历史上我们有过人口高峰,现在人口的结构变化也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所以,不必过度解读。"

" 我们知道,出生人口的规模受到育龄妇女的规模的影响,我国 15 — 49 岁育龄妇女的规模 2011 年达到顶峰,之后一直是下降状态,相应的出生人口也进入下行通道。最近受到政策调整的因素,还有龙年、羊年等生肖选择的影响,波动也是在加大的。育龄妇女除了规模下降,年龄结构也在变。2015 年数据显示,育龄妇女一半以上都在 40 岁以上。包括结婚的情况,2017 年全国结婚人数大概是 1063 万,同比下降 7%。还有一个因素是婚育的推迟,近三年以来,平均的初育年龄和平均生育二孩的年龄都往后推了一岁。"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的副教授陶涛 1 月 10 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市民坦言想生不敢生,两个养不起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教授方向新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新生儿数量偏低与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有关,主要是二孩政策出来后,有相当部分育龄夫妇不愿生育。其中原因虽多,与不少育龄夫妇收入不高、无人带小孩颇有关联。当务之急,应该是设法提高社会服务化水平,大力发展幼教事业,为青年夫妇排忧解难。

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两个家庭。33 岁的李先生家住长沙,是一名上班族,每月工资 6000 元左右,家中有个 5 岁的女儿,妻子也是一名普通上班族,每月工资 4000 多元。李先生说,现在女儿上幼儿园,每个月费用要 1500 元,除此之外,还给女儿报了两个学习班,画画一年要近 5000 元,英语一年要 1 万多,这还不算衣服和游玩。" 平均一个月花在孩子身上要三四千。" 孩子的开支占了近一半的家庭收入,这还不算生病住院的钱。" 现在是想生不敢生了,两个更养不起了。"

王淼家住宁夏银川,是一名全职太太,丈夫是一家路桥公司的老板,由于家庭经济条件较好,37 岁的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分析

性别比例偏高,但社会能自我调节

男性比女性多了 3164 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 104.64(以女性为 100)。比例是否偏高?

方向新教授表示,人口性别比虽然和近些年相比有所下降,但依然偏高。考虑到女性平均预期寿命高于男性,这一数字意味着处于青少年阶段的人口性别比更高。" 这与近 20 年来出生性别比升高的积累效应密不可分。" 方向新建议,应该加强对新生儿性别比的监测和分析,必须杜绝通过 B 超等人为选择性别的行为。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钧表示,笼统地讲性别比例失调意义不大,讨论这个问题可能要分年龄层次。譬如分为新生儿、青少年、育龄阶段、中年和老年阶段。对老年人,年龄越大,肯定女性比男性越多,因为女性寿命普遍比男性长。对新生儿,就是看看放开二孩政策后,性别比例是否趋向正常。对青少年而言,可能受到以前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生孩子时会出现性别选择,从而造成性别比例失调。

" 性别比例偏高是个问题,但不像某些媒体说得那么夸张,好像这就决定了将来会有多少人找不到对象。社会有自我调节能力,可能再过一两代,在对外开放背景下,大家都是‘国际人’,就不存在一个国家或地区之内性别比例失调问题了。"

劳动力资源波动,但仍有人口红利

16 至 59 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 89729 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 64.3%;60 周岁及以上人口 24949 万人,占总人口的 17.9%,其中 65 周岁及以上人口 16658 万人,占总人口的 11.9%。人口红利是否会提前消失?

" 我们的人口红利仍然存在,劳动力资源近 9 亿人,有一些波动,但这个规模仍然巨大。我国劳动参与率在世界上不算低,我们 9 亿人当中有 7 亿多在就业,还是有空间。" 宁吉喆回答。

唐钧表示,计划生育 30 年,这一段时间出生的人现在正好进入劳动年龄,所以这个年龄段的人口肯定会下降。

唐钧表示,现在随着高科技、信息化,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经济发展已经不是靠人力比拼了,所以他认为要同时看人口、劳动力、就业、老龄化和社会保障等多个因素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趋势,理性考虑。

记者张树波实习生王瑞佳

去年 GDP 增长 6.6%,突破 90 万亿

初步核算,2018 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 900309 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 6.6%,实现了 6.5% 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90 万亿 " 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数据," 但是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有着标志性的作用。首先有一定的鼓劲和打气的作用。就像马拉松长跑中的距离示意牌,提醒着参赛选手离终点还有多远,或是爬山过程中半山腰的一个休息亭,让旅者暂休片刻整装待发,尤其是在如今提倡创新驱动的时代,这个‘破九’尤其能为今后经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和力量。" 他认为," 人均 GDP 达到一万美元只是时间问题。"

具体到湖南,我省的经济发展有何特点?湖南省政府经济规划专家组成员、省政府参事朱翔介绍,目前湖南经济增势较好," 更加注重质量和效益。" 农业方面主要向绿色生态转型," 不是盲目追求产量,而是注重质量和生态。" 工业方面,向智能制造等方面转型。传统产业方面,基础性的产业有所下降,智能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明显提高。此外,服务业方面,人工智能服务业、电子服务等均发展较快。朱翔认为,应继续推动湖南经济向 " 高质量发展 " 转型," 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提高 GDP 的含金量,从而让经济得到更好的发展。"

潇湘晨报记者张沁 张树波 实习生王瑞佳

相关标签: 湖南 新生儿 国家统计局 人工智能

ZAKER潇湘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