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兄弟会是个什么神秘组织?

利维坦 2018-12-31

利维坦按:《美国恐怖故事》第五季中出现过吸血鬼电影《诺斯费拉图》(Nosferatu),其导演茂瑙(F.W. Murnau)据说就是 " 先知会 " 的成员。德国神秘主义传统由来已久,在埃克哈特(Meister Eckhart)看来,上帝被认为是不可思议、不可规定和不可通过逻辑来证明的精神实体,他存在于个人的沉思默想和神秘直观之中,人通过灵魂的火花(" 心灵之光 ")与上帝相融合。灵魂的最高职责是认识,认识包括三种能力:记忆、理性和意志,其中意志是最高的能力。

" 神秘主义 " 一词是从拉丁文 occultism(意为 " 隐藏或隐蔽 ")派生而来的,其基本含义是指能够使人们获得更高的精神或心灵之力的各种教义和宗教仪式。神秘主义包括诸多经卷和主观验证方法,例如玄想、唯灵论、" 魔杖 " 探寻、数灵论、瑜伽、共济会纲领、巫术、星占学和炼金术等。这许许多多的神秘主义对西方文明已经产生影响,而且还在继续产生影响。

文 /Haley Ray

译 /Carlyle

校对 / 火龙果

原文 /narratively.com/inside-the-secret-society-that-inspired-the-new-age-movement/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 Carlyle 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利维坦立场

穿着黑色带帽丝绸长袍的人,走过有守卫把守的门后消失不见。看守者身佩长剑,确保无人闯入。今夜,一项仪式将在土星兄弟会(Fraternitas Saturni)的小屋中举行,这是德国最为古老的神秘术之一——门后发生的一切都是秘密。

土星兄弟会的符号标志。图源:wikipedia

当会员们在前厅为仪式做准备时,空气中弥漫着肃穆安静的气氛,新成员在正厅里指定的座位就坐。蜡烛点亮了,学徒们开始向房间左侧聚集,资历更深的会员则在右侧,主席招呼大家屋子前面祭坛后方有位置。当全体成员在中庭集合完毕,兄弟会魔法链便在他们之间形成。他们有节奏地呼吸,为召唤来自土星的能量做好准备。

三声锤子叩门的声音响起。

" 灵室开启!" 第二位看守人宣布。

第一位看守人正在对参与本次仪式的兄弟姐妹们说些什么,并邀请他们在焚香的烟还没弥漫整个房间之前进行冥想。彼时,音乐响起,听起来像是莫扎特的经典作品《魔笛》。

司仪开始吟诵:

太古的毒蛇,

巍峨的巨龙,

那些过去的、现在的,

走过亘古岁月的,

将与你的灵魂同在。

三根土星的蜡烛被点燃,司仪使用魔法匕首,将这个星球的运动轨迹在空中描绘三次,以示今天工作的开始——这个轨迹就像两个交叉的字母 "V" 被一条直线从中间一分为二。房间里有吟唱的声音与节奏稳定的敲锣声,兄弟姐妹们终于落座,开始从精神层面将土星的力量传递给不在场的成员们。

土星兄弟会的创始人格雷戈尔 · 格雷戈里乌斯(1888-1964)。图源:O.T.O. Phenomenon

在召唤泰勒玛(Thelema,译者注:是一种衍生于西方神秘主义的社会性或灵性哲学,被视为一种宗教,也被视为一种哲学,其背后根本法则为 " 行汝意志,即为全法。爱即是律法,爱在意志之下 ")的神灵哈迪特(Hadit)后,仪式即告结束。哈迪特的蜡烛被认为是永恒再生的象征,它在祭坛上燃烧着,成员们用蜡烛小火焰发出的光充盈自己的内在力量。他们齐声吟诵:" 它存在于我们的灵魂!它存在于我们的心灵!它存在于我们的行动!RA-HOOR-KHUIT!"

这是早些时候他们开启灵室的方式——在希特勒时代、战争时期和创始人去世之前。

土星兄弟会建立于 1928 年,那是 19 世纪末席卷整个欧洲大陆的神秘主义复兴的最后时刻,而他们至今仍是中欧最古老、最受尊敬的魔法小屋。土星兄弟会的创始人是格雷戈尔 · 格雷戈里乌斯(Gregor A. Gregorius),从一开始,成员们便致力于召唤土星的黑暗能量和崇敬路西法——这是理性与启蒙思想的体现。

图源:O.T.O. Phenomenon

尽管曾被纳粹封禁,创始人去世后因内部矛盾而分裂,还被批评者指为 " 性邪教 ",土星兄弟会依然影响深远。在新时代里,灵性信仰被重新包装,脱胎换骨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法健康产业;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组织,为 20 世纪的神秘主义的定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它的地位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 * *

19 世纪末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引领了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也促进了铁路、煤炭、纺织等行业的蓬勃发展。德国和美国后来居上,无论是工业化还是现代社会生活的异化都超过了英国。在这样沧海桑田的巨变中,神秘学派和异教学说生根发芽。

"他们对全世界都太清醒的状况感到失望," 斯泰森大学研究历史的埃里克 · 库兰德(Eric Kurlander)教授说," 作为回应,许多高知人士与科学家——比如威廉 · 詹姆斯(William James)——都曾尝试过用超心理学、灵学与通神学的方法,尝试将魔幻的东西重新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因为传统的宗教已经不起作用了。"

德国 " 全知会 " 的领导人海因里希 · 吞温肯。图源:O.T.O. Phenomenon

土星兄弟会的诞生,也经历了这样神秘而魔幻的酝酿。1925 年,灾难般的一战过后,一群魔法师在德国黑暗的森林深处碰面,他们讨论了 " 泰勒玛法则 " 的命运,其核心观点强调了个人主义,并呼吁信徒依照自己的真实意愿生活。泰勒玛法则由著名神秘学家阿莱斯特 · 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提出,他也是著名神秘组织 " 东方圣殿骑士团 " 的领军人物。这场在森林中进行的会议后来被称为 " 魏达会议 "(Weida Conference),其组织者海因里希 · 吞温肯( Heinrich Tr ä nker)是德国 " 全知会 "(Pansophical Lodge)的领导人。会议旨在探讨在克劳利的领导下统一各个神秘组织派别的可能性,以及对 " 泰勒玛法则 " 到底是应该接受还是拒绝。组织助理格雷戈里乌斯是克劳利的随行人员,他表达了对克劳利战线的支持。

著名神秘学家阿莱斯特 · 克劳利。图源:HeadStuff

格雷戈里乌斯原名尤金 · 格罗舍(Eugen Grosche),出生于德国里萨的一个贫困家庭。他对文学抱有浓厚的兴趣,这促使他搬到了柏林,在那里,他成为了一名杂志编辑,并最终开了自己的书店。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他是个自恋狂,可在个人书信中,他拥有另一种饱满鲜活的形象——既痴迷权力,又为家庭、友谊关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操碎了心。

格雷戈里乌斯很早就对神秘学表现出兴趣,但直到他遇见了同为书商的吞温肯后才沉迷其中。当时,有一个专门促进神秘学发展的组织叫作 " 神智学会 ",吞温肯是这个协会的秘书,他交给格雷戈里乌斯一个任务——在柏林建立个 " 全知学会 "。

魏达会议并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当克劳利要求每一位与会者奉他为 " 救世主 " 时,魔法师们认识到他们做的事不过是关起门来说大话。休会期间,克劳利在森林中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徒步,对各种自然元素的魂魄和树灵进行了问候,至少格雷戈里乌斯是这么说的。

会议最后,吞温肯改变了主意,对克劳利宣称的绝对领导权提出了异议,这使得部分 " 全知会 " 成员公然反对克劳利。克劳利离开了德国,两个神秘社团产生了巨大的裂痕,最终导致了 " 全知会 " 分崩离析。余波终了后,格雷戈里乌斯创立了土星兄弟会,这个魔法协会接受克劳利的指导,却并不对他作出回应。

凭借自己倔强、炽热的性格,克劳利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影响深远而争议巨大的足迹。尽管崇敬他的教诲,格雷戈里乌斯仍渴望脱离反复无常又具有传奇色彩的克劳利,这是非常正常的。格雷戈里乌斯坚持自己的组织不对任何人作出回应,这种对独立的渴望与他的信仰是紧密契合的——土星," 这个太阳系中代表最高智慧的行星 ",是协会的最终精神领袖,而不是克劳利。这也是土星兄弟会成员情谊建立的动力。

格雷戈里乌斯为定制魔镜打印的广告。图源:O.T.O. Phenomenon

1928 年一个春天的下午,格雷戈里乌斯坐在打字机后面给克劳利写信,书信措辞考究,在寻求寻求师父的帮助和在请求许可之间小心平衡。当时,神秘学家常见的曲折隐晦的文笔帮了他很大的忙——尽管外行人读起来像如同垃圾。

" 我们深刻地认识到,重建中世纪尘封的‘土星家园’是一项庄严的事业,而它已经无迹可寻长达几个世纪。我们同样知道,千难万险,道阻且长,我们终将面对临界点的守卫者萨图尔努斯(Saturnus)," 他在进入真正棘手的部分之前这样写着," 现在,我们诚挚地希望您,尊敬的大师,慷慨地将您的仁慈赐予我们,让我们得到您的精神支持。"

日耳曼神秘主义、阿斯特鲁(Asatru)的支持者斯蒂芬 · E · 弗劳尔斯。其身后是如尼协会(Rune-Gild)的标志。图源:youtube

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克劳利回复了这封信,但格雷戈里乌斯却宣称已经获得了克劳利的首肯。1928 年复活节的周六,土星兄弟会小屋正式建立,也许彼时他们也进行了与文章开头的描写类似的仪式——这些说法来自于斯蒂芬 · E · 弗劳尔斯(Stephen E. Flowers,译者注:一位美国神秘学、灵智学研究者与支持者)的《土星兄弟会》。很快,它就改变了欧洲神秘主义发展的进程。

格雷戈里乌斯的小屋独具特色地将苏格兰共济会、路西法主义、占星学和印度的瑜伽系统融合在一起,并以信徒所坚信他们能从土星的暗面获取的神秘力量为重点。以格雷戈里乌斯在柏林的书店为根据地,小屋的会员们体验了高频声波和电磁场的神奇力量——他们用这些技术制造出了一种名为 "Tepaphone" 的仪器。他们相信,足够大的魔法意念主宰着这件仪器,使之能够杀死身处远方的人。

图源:Charles Cosimano

这里的会员是最早涉足现代灵学基本原则实践的一批欧洲人:冥想、占星、研究 " 七轮 "。但是,小屋最为持久的财富是它的信念:魔法的益处,要靠严格遵守自律、勤奋等特质来获得——今天,这种观点被称为 " 自助 "。

"主要的问题是,你不喜欢的东西可能恰恰对你来说特别重要," 一位长期会员拉夫 · 泰格迈尔(Ralph Tegtmeier)说," 所以,你必须将它安顿好,否则,你将永远受制于它,无论你是不是真的意识到了它的存在,这种意识,就是‘土星兄弟会’真正想要告诉我们的。"

这种意识就是土星兄弟会的成员谈起的 " 土星真知 "(Saturn Gnosis),即吸收遥远星球的能量来使自己在现实困难中站稳脚跟的能力。用泰格迈尔的话来讲,这是一项 " 严肃而严格的准则 ",也是组织即使与纳粹 " 第三帝国 " 纠缠不休时也不断前进的动力。

纳粹党对神秘学的热衷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党卫队首领海因里希 · 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凭借他自己的势力创立了一种抗衡基督教的宗教,这一宗教有自己的婚礼仪式和以北欧传说和异教符号杂糅产物为基础的神话故事。他经常向自己的私人占星师威廉 · 伍尔夫(Wilhelm Wulff)请教战争的战略。他还创立了灵摆研究所,雇佣了占卜师和灵摆寻宝人帮助纳粹军队定位敌舰。

那些进入纳粹帝国内部圈子的神秘界人士找寻到了权力、金钱与尊重,圈外的神秘界人士面临的选择也很简单:顺从、逃脱或者死亡。1937 年,希特勒颁布了对一切神秘学组织的禁令,格雷戈里乌斯关掉了书店开始逃亡。他先到达瑞士,然后逃到了风景如画的意大利湖畔小镇坎内罗。1943 年,他被捕后被遣返德国,被羁押一年后未经审判即得到释放。这意味着他也许选择了顺从,或者纳粹党人并不把土星暗面的力量视为不可忽视的威胁。战争结束了,土星依然等待着他,格雷戈里乌斯从一片废墟中开始重建他的小屋。

受苏联占领德国的影响,土星兄弟会耽搁了五年才重新开张。格雷戈里乌斯将小屋迁回西德后,组织便恢复了其纸质神秘学刊物的频繁出版,并在德国的其他城市建立了更小的小屋——这是土星兄弟会的快速发展时期。

* * *

插画:Micky Walls

小屋里的会员们聚集在祭坛前,看着主席邀请一位女祭司上台。其他成员看着这两个人做爱,并等待着关键时刻的来临——在那时,人们将杀死一只黑色公鸡,将其血液涂抹在主席的身体上。

弗劳尔斯的著作记叙了土星兄弟会自创立到 20 世纪 60 年代末期的历史,书上说,这种仪式叫作 " 五重阿尔法 "(Five-Fold Alpha),是在克劳利的学说鼓舞下发展出的魔法性爱仪式。尽管仪式的细节是淫秽的,但对它们的描述是精确的。

弗劳尔斯的报道并不是在进行无意义的曝光,而是一部基于土星兄弟会公开的文件和对其成员(包括泰格迈尔)的采访而写就的著作。著作描述了这个处于早期维多利亚神秘主义,与后来成为 70 年代标志性事件之前的 " 低调灵学 " 之间的组织。现在,组织鼓励会员们创立他们自己的仪式——比如,用葡萄酒代替鸡血——因为他们能够找到自己利用 " 土星真知 " 的方法。

图源:O.T.O. Phenomenon

  泰格迈尔说:" 现在,我们有不同种类的会员,因为人们也在变化。" 他将现代的土星兄弟会形容为一个为满足其会员需求而不断发展的组织。"20 世纪 20 年代,美国精神中的‘听从自己灵魂的意愿行事’的观念,还没有给国际与全球文化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尽管已有逾 100 年的历史,土星兄弟会仍然处于现代灵学的前沿。它依然是一个神秘的欧洲组织(你要会说德语才能加入),但它的影响力存在于世界各地许多著名的神秘主义作家和思想家的作品中。

目前为公众知晓的协会成员只有 6 名,这使定位协会内部有影响力之人的身份变得困难重重。但是,土星兄弟会对许多知名神秘学家而言是 " 必经之路 "。有些人在加入其他组织前曾在土星兄弟会有过简短的会员经历,其他人也许只是与土星兄弟会的成员有一些交流或争论。无论哪种方式,都使得土星兄弟会的信仰与实践渗透进入艺术、文学与日常交流,传递给下一代的神秘主义运动者和改革者。

" 在美国的亚文化中,有仪式魔法、混乱魔法、庆典魔法,它们都受到了欧洲神秘主义复兴的深刻影响。"《美国神秘主义》(Occult America)的作者米奇 · 霍洛维茨(Mitch Horowtiz)说。霍洛维茨认为,没有最先的 19 世纪神秘主义复兴和应运而生的土星兄弟会一类组织的影响,如今的 " 灵学 " 就不可能存在。泰格迈尔则认为,他们的组织最持久的影响力,是他们强调成员获得的土星能量只能被用于完成 " 自助 " 的过程。

他说:" 同路西法和‘土星真知’保持联系能改变人的生活,至少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因此,格雷戈里乌斯在创始组织时坚信土星的力量存在,坚信黑暗中孕育着光明,在今天仍然影响着芸芸众生。

他写道:" 当个体的灵魂向前发展,来到了土星的黑暗之门前面时,它就成熟了。它能够跨越这道门槛,获得更高水平的认知,这种认知被安放在这个星球的背面。接着,临界点的守卫者萨图尔努斯,因果报应的主宰者,就会熄灭死亡的火把。"

往期文章:

" 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微博:利维坦行星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湖畔书店 利维坦古旧市场:好奇与企图 小程序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利维坦
以上内容由“利维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