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无古人!中国快把毛乌素沙漠消灭了!

共青团中央 11-09

这几天,一条微博刷屏了。中国又要干成一件前无古人的事了,毛乌素快要被灭了!

等等,你说什么毛?什么乌素?

满天飞沙,大漠苍茫。中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漠,又被称为鄂尔多斯沙地,位于陕西和内蒙古两省区交界处,总面积 4.22 万平方公里。1959 年以来,人们大力兴建防风林带,引水拉沙,引洪淤地,开展了改造沙漠的巨大工程。

到了 21 世纪初,已经有 600 多万亩沙地被治理,止沙生绿。80% 的毛乌素沙漠得到治理,水土也不再流失,黄河的年输沙量足足减少了四亿吨。由于有良好的降水,许多沙地,如今成了林地、草地和良田。在沙漠腹地,榆林市还累计新辟农田 160 万亩,榆林这座 " 沙漠之都 " 变成了 " 大漠绿洲 "。

网友留言:这片绿洲是我每天偷能量偷出来的吗?

网友观点:这是国家和一代代当地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实实在在的沙漠变森林。坚守荒漠植树造林的人功不可没!

黄沙曾让陕北人民尝尽苦头

在新中国成立前近百年,流沙已越过长城南侵 50 多公里。解放初期,榆林全市仅残存 60 万亩天然林,林木覆盖率只有 0.9%,流沙吞没农田牧场 120 万亩,沙区仅存的 165 万亩农田也处于沙丘包围之中,390 万亩牧场沙化、盐渍化、退化严重,沙区 6 个城镇 412 个村庄被风沙侵袭压埋,形成了沙进人退的被动局面。由于水土流失日益严重,榆林每年因水土流失输入黄河泥沙高达 5.3 亿吨,占中上游入黄泥沙量的三分之一。

当地有句顺口溜," 山高尽秃头,滩地无树林。黄沙滚滚流,十耕九不收 "," 吃糠菜,住柳庵,一件皮袄四季穿 " 是陕北大地和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66 岁的定边县 " 治沙英雄 " 石光银回忆说,小时候无边无垠的黄沙梁上,西北风从早刮到晚,村里的几亩 " 跑沙地 " 是 " 光下种,不捉苗,种一葫芦打一瓢 ",群众生活苦不堪言。

陕北治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争

陕西省是中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危害较为严重的省份之一,也是阻止西北风沙东越南进的重要防线,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然而,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的 99% 都集中在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的陕北榆林。

三北防护林工程、全国性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以及陕西省开展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和全面治理荒沙行动,极大改善了毛乌素的生态环境,也使沙漠南缘的陕西省榆林市实现从" 沙进人退 " 到 " 绿进沙退 " 的转变。

▲治沙一线榆林市以及毛乌素沙漠位置

地处防沙治沙第一线的陕西省榆林市,60 多年来持续开展大规模" 北治沙、南治土 "的治沙造林运动,将全市林木保存面积、林木覆盖率分别由新中国成立初的 60 万亩和 0.9% 提高到现在的 2157 万亩和 33%,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由荒山秃岭到绿满山川的转变,陕西的绿色版图因此向北推进了 400 余公里。

▲曾经的毛乌素沙漠现在充满植被

图片还原真实的毛乌素沙漠

毛乌素沙漠

又称鄂尔多斯沙地

位于陕西、内蒙古两省区交界

是中国的四大沙地之一

总面积 4.22 万平方公里

寸草不生的大沙漠

在人类 40 年顽强对抗后

30% 的沙漠覆盖了植物

80% 的沙漠得到了成功治理

5000 万亩地水土不再流失了

黄河年输沙量也因此减少了整整 4 亿吨

沙漠变成绿洲

可以说是了不起的壮举

可是毛乌素沙漠

并不是天然沙漠

甚至在 5 世纪(魏晋南北朝)

还是一片水草肥美的大草原

居住着游牧的匈奴民族

一面是牧民不加节制地开垦

一面是民族间战乱的冲击

人类的活动痕迹破坏着大自然

终于在唐朝时期

毛乌素变成了一块小沙地

然后就像传染性的皮肤病

沙地一点一点扩大

草皮被一点一点无情吞噬

那时候的人们只知道逃走

去下一个草原继续放羊

不就好了吗

陕西榆林

也曾逃了三次

半个世纪前

这里的人们一出生

便要忍受沙灾

遮天蔽日的沙尘暴

反过来冲击着房屋和人群

眼里嘴里满是沙子

洗澡早就成了奢侈

连饮用水都要省着喝

一旦出门

就要用铁锹

击碎堵住大门的黄沙

摇摇晃晃的小屋

一不留神就可能会被沙暴吞没

▲治沙英雄殷玉珍的住所

这样的沙尘暴

还会蔓延到北京、上海

天津、南京 ……

几亿年形成的生态系统

被几百年的现代文明破坏

想用几十年把它恢复

谈何容易

今天的毛乌素又怎样了呢?

↑ 在毛乌素沙漠上不断推进的植被

↑ 毛乌素沙漠上的新兴绿洲

↑ 曾经的毛乌素沙漠和现在的耕地

↑ 榆林市榆阳区榆溪河公园(2018 年 8 月 2 日无人机拍摄)。

↑ 陕西榆林市靖边县东坑镇新建村绿色包围中的农家小院(2018 年 7 月 31 日无人机拍摄)。

↑ 蓝天白云映衬下的榆林市镇北台(2018 年 8 月 1 日无人机拍摄)。

↑ 汽车行驶在榆(林)靖(边)高速公路上(2018 年 8 月 1 日无人机拍摄)。穿越毛乌素沙漠的榆靖高速,是中国建成的第一条沙漠高速公路。

那些在治沙一线的 " 愚公 " 们

新中国六十多年的治沙探索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开出了 " 中国药方 ",为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这个世界目标提供了 " 中国方案 ",为推进人类可持续发展贡献了 " 中国经验 "。

如此令世界瞩目的成就固然离不开政府的投入和带动,但更离不开沙区人民与沙漠、与贫穷抗争的坚韧。

他们之中,有些人出名了,被评上了 " 治沙英雄 ",还有更多的人,仍在默默地,用一棵棵小树苗在沙漠里为自己写传。

◆治沙女排:几辈都是治沙连的民兵

补浪河乡地处沙漠腹地,20 世纪 70 年代,全乡 80%的土地被荒沙吞没,一年四季风沙不断。近百公里的风沙线上,除了星星点点的骆驼刺,几乎见不到绿色。沙夺良田,沙进人退,许多人迫于生计远走他乡。

1974 年 5 月 14 日,为了改变恶劣的生存环境,54 名平均年龄只有 18 岁的女民兵积极响应 " 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 的号召,以消除沙害、绿化家乡为己任,在风沙侵蚀最为严重的补浪河乡黑风口安营扎寨,开始了搏战风沙的艰难历程。

民兵连的姑娘们住柳笆庵子、吃苦菜,硬是靠人拉肩扛,在毛乌素沙漠上织出一片绿色,推平沙丘 800 多座,营造防沙固沙林带 33 条,治理荒沙 14400 亩,开辟出 2 万多亩沙漠绿洲,使昔日寸草不生、人迹罕至的荒漠焕发勃勃生机。

10 余名女民兵正在进行冬季到来前的树木例行管护。周拥军指着一位正在给大树打杈的女民兵说:" 她就是民兵连连长席彩娥,她家几辈都是治沙连的民兵。"

↑ 榆林市榆阳区补浪河乡治沙女民兵连的队员们在修剪树枝(8 月 2 日摄)。新华社发(刘继远 摄)

如今,除了治沙造林和日常管护外,民兵连的姑娘们还负责连队展览馆的讲解工作,向成千上万慕名前来参观见学的人们讲述治沙故事,传播 " 治沙精神 "。

◆石光银:生命不息,治沙不止

石光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全国治沙英雄,他从小在沙窝里长大,饱尝风沙之苦。从 20 岁担任生产队长开始,他便带领群众投身于治沙事业中。

1984 年初,国家鼓励个人承包治沙,石光银成为陕西省榆林市个人承包治沙造林的第一人。为了筹集买树苗的钱,他不顾妻子哭闹阻拦,把自家赖以生存的 84 只羊和一头骡子赶上了集贸市场。在 " 上面太阳晒、下面沙子烤、饿了啃干馍、渴了喝冷水 " 的艰苦条件下,他带领群众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治沙战。

为了使治沙能长久地坚持下去,石光银成立了全国第一个 " 联合农户治沙 " 的农民治沙公司。公司依托 " 治理荒沙,开发利用荒沙 " 的总体发展战略,走 " 公司 + 农户 + 基地 " 的路子,把治沙与致富紧密结合起来。

这样的 " 治沙英雄 " 还有很多,他们大多数人治沙的初衷很简单,那就是 " 不叫沙给欺负死 ",他们的故事无不震撼人心。

但是话说回来,治沙是全人类共同的难题,不能仅靠 " 英雄 " 的力量。科技都这么发达了,还一味地靠 " 愚公 " 治沙,显然不够。我们必须运用新技术、新武器解放劳动力,提高治沙效率。

请允许我们向那些著名的 " 治沙英雄 "

以及还没有来得及认识的 " 治沙英雄 " 致敬!

为治沙英雄点赞!

为这项生态奇迹点赞!

相关标签: 榆林 无人机 陕北 陕西 黄河

共青团中央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