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爱情,友情也同样是一场你来我往的博弈

联动书匠 2018-11-09

01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E · 洛克哈特的新书《说谎的女孩》中,讲述了一段致命的友谊,在这场充满博弈与较量的友情背后,是两个女孩一死一逃的悲惨结局。

《说谎的女孩》书封

在书中,来自穷人家的女孩朱尔在阴差阳错下被富家女孩伊莫金的妈妈错认成了自己女儿的高中同学,而被认错的朱尔并没有戳穿误会,反而同意了伊莫金妈妈的计划——监督伊莫金,向她汇报女儿的动向。

于是,朱尔带着别有用意的目的接近了伊莫金,并成为了她的好朋友。

在朱尔和伊莫金的日常相处中,朱尔迅速爱上了这里的一切,不愁生计有吃有喝,还有一直未曾得到过的朋友的关爱,简直是理想中的生活。

她开始模仿伊莫金的所有,用她一贯的套路麻痹自己,编织出更好的故事匹配想象中的生活,同时配合伊莫金的喜好,委屈自己的情绪,将不光彩的过去统统掩埋,为自己编造了高等教育经历、杀手父母的故事。

然而,她在说谎的时候,发现伊莫金也同样在说谎。明明是伊莫金先移情别恋,却要说前男友鄙视她导致两人感情破裂;明明背着现男友去和别人幽会,却说是和另一个女孩布鲁克打羽毛球,还让布鲁克帮她掩盖谎言。

朱尔和伊莫金在发现对方说谎时,都选择了忽视,前者是因为珍惜和好友的感情,一味委曲求全;而后者确实因为根本不在乎,她只要自己开心,怎么样都行。

她们之间的友谊,夹杂无数谎言,一个不管不顾地奔跑,一个埋头努力地追,这样不对等的关系最终造成了海上的争吵和谋杀。

这是一场友情悲剧,也是一场个人悲剧。

02

朱尔和伊莫金的暗黑友谊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同样是关于友谊但博弈方向完全不同的电影——《七月与安生》。

七月与安生的友情,更贴近我们青春期时的样子,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看到的曾经,也许未必像她们那样惨烈,但蕴藏其中的那些心照不宣和暗中流动的汹涌较量一定都有过。

年幼时相识,相交至青春期时单纯的心思起了变化,当两人的世界不仅仅存在友情,还要面对各自的爱情时,人生的轨迹也就悄悄延伸到了不同的方向。

直到安生与程家明的感情暧昧不清,直到七月对安生的呼喊视而不见,两人从青梅时就交好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但又因为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她们默契地选择了粉饰太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后来,充满江湖气的安生和一如既往是乖乖女的七月经历各自的成长再相聚时,发现时光将她们之间的差距拉扯得越发宽阔,风从这破洞中呼啸而过,刮得人迷眼流泪,刮得人脸颊生疼,刮得她们站立不稳也无法再触碰对方的双手一起前行。

再后来,安生搬到了七月男朋友的家中,被七月撞见,少年时的不平,成年后的隔阂,在此刻悉数爆发,她们终于撕破了维持多年的假象,将曾经心照不宣的欲盖弥彰丢掉不要,把手里的毒箭射向最好的朋友。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究竟有多变化无常?才能使人书于纸上时下笔无言?就像在一切尘埃落定后,怀孕的七月和安生再次相遇时,平静相望,于人潮中沉默对立。两人恍若隔世,将过往的一切心碎愤怒按下不提。

到了夜深人静时分,白天的一切喧嚣归于平静后,安生问她:你恨我吗?

七月说:我恨过你,可我也只有你。

她们之间较劲了这么多年,曾经阻挡她们的,并不只是那个一起爱上的程家明,而是她们太过珍惜不敢蒙上一点尘污的珍贵友情。

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在问题出现时,少年时她们选择了逃避而不是面对,选择了沉默而不是宣之于口,往后多年,这个种子慢慢发芽壮大,成为了她们互相较劲甚至是伤害的一个导火索,最终拉开了这一场漫长却无硝烟的战役的帷幕。

这也是跟《说谎的女孩》中截然不同的一点,七月与安生是属于尚有温情的较量,她们关心着对方珍惜着这段友情,而朱尔和伊莫金的关系却是不对等关系下的暗暗博弈,最终相看两厌。

其实任何一段好的友情,都是经年累月随着时间沉淀下来的。人都是会变的,环境、年龄、职业、交际圈等都是能影响一个人变化的因素。两个好友能一直走下去,并不是她们之间的友情没有变,恰恰相反,是它一直在变化,在适应已经改变了的她们,在努力跟得上她们的脚步后,才最终成为一个比较稳固的状态,成为那段让人感慨来之不易的 " 友谊地久天长。"

在这样一个变化过程中,作为连接友谊的两个主体,自是要在经历过一系列较劲、衡量、成长之后才能得到最终的结果,才会知道多年后陪伴在你身边的是否还是当年的那个 TA。

03

在《说谎的女孩》一书中,实际上多有铺垫了朱尔来自一个并不富有的家庭,她所有的故事包括杀手父母、高等教育经历以及三个前男友都是她杜撰出来的,而这一切,都源于她内心的自卑。

父母的确双亡,但并不是杀手,而是标准的人生失败者;超高的武力值也不是因为被杀手组织训练而得,而是因为青春期被侵犯后为了自我保护进行的锻炼;收养她的姨母并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爱。

不幸的家庭背景使朱尔建立起一套严密的自我防御机制,学习不同地区口音、健身提高武力值、运用聪明的头脑掠夺资源等都是自我保护的手段。

当她遇到熟稔于笑脸迎人的交际高手伊莫金时,为她拥有的一切而沉迷,她的爱,她的富有,她从不寂寞的房子,这些都是朱尔羡慕并想拥有的梦想。

于是朱尔和伊莫金的友谊开始了一段扭曲并充满谎言的友谊。

这段友情,从开始就注定是场悲剧。朱尔从小缺爱缺钱,为了朋友可以心甘情愿委屈自己的情绪,以伊莫金的需求为先,然而伊莫金并没有给予相同的回报并残忍打破朱尔的幻想,最终导致朱尔扭曲心理,走向罪恶深渊。

她们的友谊,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她们之间的博弈与较量,充满了火药味,像是一场于细微之处蔓延开的森林大火,最初也只是迸溅几颗小火星,等到发现大火烧毁树木时已经太晚。

七月与安生是为对方着想,小心翼翼避开伤口,反观伊莫金和朱尔的友谊却自始至终都只是各自为政,她们之间的感情太多伪装和面具,以及最不应该呈现出的失去自我。

一个人一旦失去自我,在友谊中势必要处于弱势的一方,待到后来情绪爆发时更容易铸成大错。朱尔的机智、脆弱的心理、强悍的自我保护意识,使她对伊莫金抱有过高的期望被摔碎后最终走向了歧途。

虽说电影和书里描写的友情会作艺术化处理,但未必不能作警示。七月与安生、朱尔与伊莫金两段友情,就为我们呈现除了友情之间博弈与较量之平衡的重要性。

并且我们应当清楚,每段感情都不会是平平安安岁月静好的,交过心、认真努力经营的就一定会有冲突,有冲突就意味着会产生矛盾和碰撞。爱情的碰撞如此,友情的碰撞更如此,没有细腻的付出和经营,没有将博弈和较量转化成健康的发展,永远留不住真朋友。

文章节选自《说谎的女孩》

配图源自网络

相关标签: 前男友 美国

联动书匠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