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者许鸿飞,奔跑者许鸿飞

新快报·ZAKER广州 10-22

新快报《收藏周刊》记者潘玮倩报道

南京长江路是一条很有历史的道路,纪念馆林立,宏大叙事的背景,让游人习惯了神情庄肃。所以,当一位年轻观众走进江苏省美术馆,迎面 " 撞上 " 个手拿桂花鸭的肥女时,他不由一愣,他大出意料,随即,他 " 哈哈哈哈 " 笑出声来。

众生皆想得乐,他就送出欢乐

一路欢歌——许鸿飞雕塑世界巡展第 29 站,10 月 20 日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像此前的每次展览一样," 肥女 " 的出现叫人诧异、失笑,然后流连。

" 她这么胖,但又感觉轻盈得很咧,我一看她就开心 ",广场上,六十岁上下的一对夫妇,互相拍照正欢," 来,靠近她一点 "。

本次展览共展出许鸿飞 " 肥女 " 雕塑 111 件,其中大型作品 27 件,架上作品 84 件。除了一如既往的高效筹备和布展," 每次展览必有新作 "的习惯也延续到了南京。桂花飘香,作为江苏三宝之一的南京板鸭风味正好,所以,新作品 " 桂花鸭 " 赶在了展览前夜 " 鸭轴登场 "。"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创作完毕 ",面对记者,许鸿飞戏称鸭梨山大,但他坦言,这是送给南京市民最好的礼物。

众生皆想得乐,送什么都不如送欢乐。

" 以快乐题材作为切入点,是许鸿飞创作的最大特色之一 ",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对记者说," 唐朝时虽以胖为美,但如今再论丰满,则是逆社会审美主流而动,对艺术家挑战巨大。许鸿飞很有眼光,他对美、对公平正义有自己的理解——肥女可以很美,只要心地善良;开朗积极就好,管她高矮胖瘦"。

作品更加灵动,增加群像组合

江浙沪的文化底蕴深厚,从 2015 年至今三年内,许鸿飞一口气在上海、杭州、南京接连举办了三场个展,这样的频率和规格,能比肩者似乎寥寥。

" 这场展览非常重要 ",开幕式现场,广东省美协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永对记者说," 首先我们看到,经过多年探索,许鸿飞凭借肥女形象,已经建立起具有个人标识性的风格,这点对艺术家极其重要。其次,以肥为美自古有渊源,许鸿飞借助巡回展,无形中传递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点。第三,江苏与广东同为美术大省,这场艺术交流对两省乃至中国美术都有积极作用。"

5 年,29 站,在这密集得令人难以想象的进程之中,艺术家的创作又有什么新的突破?对于记者的提问,许鸿飞认真回答:" 我尤其发现,通过江浙沪三地这三年的个展,我的作品中‘动’的元素增多了,从先前静止的形态,到后来奔跑的肥女、飘逸的裙裾,越来越灵动,这一点,在‘水系列’,以及《飞行》《仙乐飘飘》《突围》等雕塑中展现明显。"

除了动态元素的加强,近三年来,许鸿飞雕塑中另一个明显变化,是出现了更多的群像组合。" 他以前的作品是个体、对话,随着创作的深化,难度的增加,产生了很多场景。艺术创作主题的对象,变成了很多个,变成了组合——这个难度,比单纯塑造一个肖像个体难得多。许鸿飞延续了创作的路线,同时加入了新的概念。关系、对话、组合、组团,现在都是他所关注的。" 策展人王绍强如是评价。

加速度向前奔跑,绝不回头

不停世界巡回,不停在展览中创新,就是许鸿飞这五年的常态。这样的常态,相对于大多数艺术家来说,已经是超负荷的非常态。他的动力究竟源自哪里?

" 许鸿飞是一个很幽默的人 ",中国《雕塑》杂志执行主编宋伟光,谈及自己的这位老朋友深有感触。他说:"一个艺术家找到自己的方向,是一生的事情,当他找到了之后,拼命去做,这是肯定的。为什么可以这么一种巨大的能量,就因为他喜欢。他本来就是很幽默的一个人,让他干严肃的事情,他不干,不喜欢循规蹈矩。当他发现了这种跟瘦逆反的状态,他能够运用表达自如之后,他就会拼命地去追寻,甚至赋予这种追寻以‘加速度’。"

在许鸿飞身上,很明显地体现了艺术创作进入自身合适轨道之后的超强加速度。无论是五年内 29 个巡回展,还是三年内创作形式的轮番更新,抑或是只需要三天就能办出一个展览的高效," 他的生产力相当厉害,对时间的管理有过人之处 ",王绍强这样感慨。

" 而且我从不计算到今天为止共创作了多少件作品,从不搞什么回顾、总结 ",当问及过往的数据,许鸿飞明确表示这不是他的 style," 什么情况下才会回顾、总结?结束的时候,不再进行的时候。我,则往往是这个展览还没结束,下一个展览已经在筹备了,比如下一站埃及,已经在紧锣密鼓进行。每一场展览,每一个地方,都会给我新的创作灵感,停不下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两眼亮了起来,那热切又沉迷的表情,好像在说:" 你看我的样子,像有时间停下来往回看吗?不可能的。"

" 文化应有高原,也应有高峰 "

静止的肥女在奔跑,沉重的肉身,却能拉动起空间的加速度。肥胖和轻盈,凝固和灵动,传统和奔放,这是一组互相对立又和谐共存的平衡。

许鸿飞却能把这些平衡 " 玩 " 得很好。外界曾经尝试为他在美术史上找到一个对应,却发现似乎无法复制。" 并不能用一个概念往艺术家身上套,尤其对于许鸿飞,这点我非常坚定 ",宋伟光说。

"许鸿飞是在树立他个人,树立他个人的创作风格,这点很重要很关键。他是特立独行的。正如 20 世纪初的毕加索,他发现了一些问题,于是来了立体主义,之前没有人这样做,所以你能不能从美术史上找一个人(流派)来对应?同理可证,许鸿飞也是这样的。他的东西有来源,来源是他的基本训练,但是,他最吸引人的,就是不按格套来办事,什么古典的、现代的都不管,就是组织、排列、力之间的关系。他是在树立他本人。"

" 我们的文化,不仅应该有高原,也应该有高峰 ",幽默者许鸿飞、创新者许鸿飞、奔跑者许鸿飞,再一次重复了这个观点。

说这话的时候,他望向了窗外,窗外是 10 月的南京。

他望的应该不止是南京。

(编辑:陈颖雅)


新快报·ZAKER广州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