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丨满广志的这个翻身仗,是怎么做到的?

解放军报融媒体 09-21

军营故事:满广志的翻身仗

满广志(资料图)

当军长从越野车上下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满广志和身后一群晒得黑乎乎的兵。行完军礼,满广志跳过一切形式的寒暄,抢在众人面前是一句没头没脑的军令状:" 请首长放心,今年我们一定要打个翻身仗。" 军长没说话,微一颔首,径直向作战会议室走去。

满广志原地稍作调整,感觉阳光热烈,如同周围的目光。

一年前,也是这个季节,也是这个地方,也是这般热烈的阳光下,军委、总部首长现地观摩,全军第一支新型机步师在全军重大演习中首次亮相。而满广志,则作为临阵受命的新型机步团团长,率部参加了那场备受各界瞩目的实兵演习。参演官兵不负重望,在最后的演练中,以 " 行动精确到秒,射击精确到点,单车控制到线 " 的标准赢得指挥大厅满堂喝彩。

但貌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军长却并不是特别满意,自始至终,脸都绷得紧紧的。军长不满意的原因,满广志自然心知肚明——在势如破竹、旗开得胜的宏观背景之下,微观层面、个别细节离军长的期望值尚有差距,部分环节不够 " 信息化 ",新型装备的优势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新型部队的战斗力没有达到最完美的展示。果然,年底的集团军党委会上,军长对演习给出了 " 结果很圆满、过程很艰辛 " 的评价。尽管没点名,但谁都知道说的是机步师。会议现场满广志觉得芒刺在背,几乎不敢抬头往台上看。

让他抬不起头来的,是组织上对他一贯的信任。当时临阵换帅,师常委成员齐力签名推荐:我师红军团作为新型机步团,团长的不二人选唯有现任师松骨峰英雄团团长的满广志。而满广志自己也清楚,调他来就是让他搞信息化的。从那年组建全军第一支信息化装甲合成营,他被抽调到装甲师信息化办公室当参谋开始,到我军第一支信息化机步师组建时任团长,满广志可谓亲历了陆军部队转型的蹒跚起步、艰难摸索以及急速蜕变的全过程。

因此,信息化装备的优势最终没能在演习中完全发挥出来,他说不过去。" 打翻身仗 " 的念头即从那时起便埋在了心里。

这是第二次露脸。这次他们参加的是全军战法创新活动,规格不比上次低。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军区唯一的参演部队,不仅代表师里、军里,还代表军区。满广志认定,为新型机步师战斗力 " 正名 " 的机会到了。

紧跟军长的脚步,作战会议室里,满广志拿起教鞭,在沙盘上向军长及参谋长汇报自己精心准备的 " 快速精准作战 " 构想。

" 这个方案无法全部展示出信息化部队的优势,如果侧面突然遭遇敌情,你怎么打?你如何实现发现即摧毁?" 参谋长一连串的发问让满广志有些措手不及。参谋长接着说:" 我们的新坦克能够实现 360 度全方位射击,如果你的部队能够把这个性能发挥出来,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咱们可以搞一个随遇破击的战法,随时遭遇敌情,随时摧毁目标。"

话音刚落,军长拍案定下:" 好,就这么办!我们以前是被动游击,现在要主动游击。"" 那我再问你,你的部队战术素养怎么样,大角度侧打行不行?"

满广志张大的嘴,停住了闭合,最后还是没敢拍 " 胸脯 "。眼看正式演练迫在眉睫,全军部队同在一片地域训练,能够用于实弹侧射的场地不多,场地协调十分困难。而坦克大角度侧打,最终要靠实弹 " 喂 " 出来。

午夜,红军团指挥所里研究讨论还在继续,讨论、争论、争吵。阻力来自部分营连主官,他们的理由很充分:按照团里原有的安全风险评估,这些课目都不太符合安全规定,冒这么大的风险,没必要。而满广志的 " 主理由 " 只有一个:立足实战,有必要。这绝不是蛮干," 主理由 " 之外满广志还有若干 " 子理由 " 支撑:新装备具备这个性能,部队的训练基础也已达到。

安全问题依然重要。方案刚一敲定,满广志就带领机关和分队进行详尽的风险评估,排除不可预知的自然因素,训练的 " 死穴 " 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前方坦克冲击带起的烟尘容易影响后方驾驶员视线,在射击中容易造成撞车和超越剐蹭,甚至误击;二是由于炮塔全时处于 360 度的搜索状态,乘员只能通过潜望镜观察,视野狭小,容易在陌生地域 " 找不着北 " ……

训练就是实战。满广志反复向部属们灌输他的 " 冒险 " 理念:" 即使倒下,也要当块铺路石。"4 天的实弹射击训练时间,满广志几乎是读着秒度过。

满广志在一线指挥部队(资料图)

第一天初练,中规中矩。第二天,增加后退射击、急转弯射击、向后射击等课目,各个直击训练 " 死穴 ",依然平安无事。第三天,在原有的机动距离上尝试增加射击频率,虽未一蹴而就,但也未出纰漏。一帆风顺中,谁都没料到问题会在最后一天集中爆发。

" 出事 " 的先是坦克三连。当时,指挥所里除了坐镇指挥的满广志及机关人员,还有前来协调场地交接的某师装甲团参谋长。该参谋长是个 " 老装甲 ",对新式装备仰慕已久,谈妥交接,便提出了观摩新式坦克训练的请求。

" 看看最先进的坦克训练是什么样,我们学习学习。" 参谋长显得很谦虚。

" 也就那么回事。" 满广志显得更低调,一脸的云淡风轻。但云淡风轻很快就转为乌云密布:第一个出场的三台车从待机地域一出来,就 " 跑偏了 "!

满广志抓起电台,用口令指挥带队的排长闫孟军纠正方向。当着 " 客人 " 的面,他尽量保持着正常的语气和语调。但适得其反,年轻的闫孟军一听到团长的声音,更加紧张起来。跑偏几辆的坦克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弯,掉头直奔指挥所而来,三台车,整齐划一,步调一致,黑森森的炮口直指满广志和他身边的装甲团参谋长。

坦克兵最大的忌讳和笑料就这样毫无预兆地上演。" 挺好挺好。" 极度尴尬中,参谋长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停车!" 满广志对着电台一声吼,指挥所和训练场的空气同时凝固……

那天中午,热腾腾的饭菜已经热了好几遍,可从团长到营长再到连长,谁也没有胃口。午后的阳光异常毒辣,全营官兵的心却如坠冰窖。而更多的还是担心,官兵们担心满广志会因此重新考虑方案,至少先叫停训练,然后整顿,教育。这是以往处理事故的一贯套路。

" 出了险情,就要长记性!训不在危中施,兵不在险中练,部队就打不了胜仗。" 满广志饿着肚子,到集结地域督促部队轮流开饭。射击场的训练一刻也没有停,炮声继续轰轰地响着,伴随着官兵们的咀嚼声、吞咽声。

下午,与营连主官再次徒步勘察现地后,满广志提高了训练难度,由排规模实射升级到连规模实射。

此后的训练,小情况不可避免,但大问题再没出现。满广志和他的红军团经过反复研究和试验,总结出 " 额头紧贴潜望镜,平稳滑车要记清,全车协同反复磨,火炮校正下苦功 " 的侧向射击要领,极大提高了射击速度和效率,解决了射击技术难点。满广志信心爆棚,决定增加射击波次,加大火力密度。他给坦克营定的新目标是,在 1500 米内行进间射击的频率,必须增加到 6 个波次。

" 在 1500 米内行进间打 4 个波次,平均每一个波次用时 14 秒已经是极限了!" 营长孟宏伟表示难度很大。

" 别忽悠我,炮长李磊一次射击 9 秒就能完成,抓落实去吧。" 李磊的 9 秒,是满广志亲自用秒表卡出来的,而这 9 秒可是全团最优秀的坦克炮长完成一次火炮实弹射击的最佳成绩,按照这个标准,满广志提出的 "6 个波次 " 训练目标确实可以实现。可演练场地形起伏很大,这 14 秒,对坦克营来说,已经很不容易。满广志却坚持,上次火力毁伤效果一般,火力密度必须加大,否则信息化的优势要打折扣。

"1.5 公里、4 分钟、6 个波次…… " 孟宏伟不停地念叨这组信息,与营长在演练场地推演的官兵跟着念叨。倒推时间是孟宏伟想出来的法子。刨去机动时间,瞄准时间可以更短些;驾驶员平稳滑车,跟踪目标时间也能短一些……一点点倒推过去,车长、炮长、驾驶员人手一块秒表,不停地推算,推出了个精确时间表:什么时间发车,什么时间按装填按钮,什么时间击发……步步精确到秒。

与秒表为伴、全员读秒状态下的合成营,在液晶屏数字的高速跳动中一步步将新装备及新型部队的机动力、火力、协同力推向极限。

凭着毫无争议的表现,满广志领衔的信息化合成营随遇破击战法一路绿灯,并作为全军战法创新观摩活动的压轴戏向来自全军的代表演示展示。演示中,信息化合成营在武装直升机超低空火力的掩护下,各作战单元悉数登场,坦克、步战车、装甲车在五六公里机动距离上长驱直入,4 个进攻战斗队交替横进侧打,协同突进;坦克全程 360 度搜索目标,从发现目标到火炮出膛平均用时只需 9 秒,在 1500 米的距离行进间完成 6 个波次的射击,侧向射击命中率高达 70% 以上。快速的机动,强大的火力,精准的命中,密切的协同,将合成营合成一体,像一只紧握的铁拳,有力地挥向 " 敌方 " 的命门要害。

(军事故事会 · 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相关标签: 坦克 参谋长 火炮 营长 团长

解放军报融媒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搜索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