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之死:房地产完成了历史使命?

雪球 2018-09-19

生活不是越来越好吗?

为什么爷爷奶奶有房子住,我就没有房子住了?

埋头在电脑前敲代码的王石伟,正是大时代变迁下的小人物缩影。他苦思冥想,改动了一个参数,终于使一款 500 万人使用的 APP,支付跳转快了 0.1 秒。但这,连浩荡历史中的一粒尘埃都不是。

小人物的房子

龙瀛,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北京城市实验室创始人。在一个晚上,重复性地做了 5 万次 Ctrl+C、Ctrl+V,统计到了一个数据:

那天晚上我就问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中国的秘密?我们发现的结果是什么——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人口密度在下降,或者是说有一万多个乡镇和街道办事处的人口 2000-2010 在流失。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吴康教授用最近的一些统计资料,经过一些技术的处理,也发现 2007-2016 年间中国有 80 个收缩的城市。

其中包含原本靠林业来发展的伊春,受经济危机和产业升级影响的义乌,大城市周边的城市三河、高碑店、都江堰等,边境城市额尔古纳、哈密、根河等等。

在城市人口争夺战中,一个城市的人口逃亡对面必然是另一个城市的蒸蒸日上。

北京人口 10 年间 1364 万—— 2173 万。

上海人口 1609 万—— 2420 万。

王石伟所在的北京,16 年增加了 6 个马鞍山或是 2 个太原的人口。除去本地人口自然增长,从全国各地涌来的人口有的被榨干了青春,就像浮萍一样又漂到下一个落脚点,而留下来的,工作、生活、生养,用 6 个钱包在国家放水的神助攻下开始买存量并不多的房子。几年前,王石伟当老师的父母卖掉县城的房子,加上自己的积蓄,还能勉强凑上首付;而现在,这些钱连首付的一半都不够。

王石伟说,曾经有一个小姑娘到公司面试,他认为小姑娘做事不踏实没有录用。结果一次租房时,碰到的房东竟然是这个小姑娘。小姑娘的家原来在西三旗,赶上了拆迁,家里得了三套房子,还有几百万。

最近,县城青年王石伟租的房子,租金涨了 800。在鸡蛋、香菜涨价前,谁也没有料到先涨价的竟然是一二线城市的房租。房东觉得房租挣得太少了,而你只想有个家。

还好,房价涨不动了。

楼市之变

房租高歌猛进的背后,是房价的持续阴跌。租售比难道通过这种路径日趋合理?根据贝壳研究院 Real Data 数据库显示,6-8 月链家实时成交量环比持续明显下滑,8 月降幅达 20.9%,仅次于 6 月降幅,与 2018 年 5 月成交峰值相比下滑 46.2%。

当然,土地市场也不妙。今年前 7 个月,全国房地产市场的土地拍卖流拍 796 宗,接近 800 宗,其中一线城市土地流拍共有 13 宗,创下 2012 年以来的新高。

土地也难卖了,地方政府没钱,城投可以破产。

房子不好卖了,个人怎么办?要知道,能变现的才叫投资,不能变现的叫消费,没有流动性就没有投资价值。

2015-2017 年楼市涨幅的最大成就可能是彻底把社会游资热钱全部锁在了一二线楼市房产上。把政府的杠杆转移到了买房人身上。卖房、换美元、逃出去,怎么可能?

当然,这轮楼市上涨也让王石伟们彻底放弃了在一线城市买房的念想。

财富的缝隙

房地产交易是个零和市场,所有被套牢的买家对面一定有一个拿钱跑路的卖家。每一次的楼市上涨或是下跌,都在进行一场财富转移。

在改革开放最初的十年里,大家在劳动致富的轨道上一路奔驰,没有渠道做理财,老百姓就像勤劳的老鼠,源源不断的将劳动所得存入银行。

后来,人们又被时代裹挟着把钱纷纷变成钢筋水泥。

财富的每一次变迁,大门都会短暂地向拥有灵敏嗅觉的人敞开,又迅速关上,把后知后觉的大众拦在门外。而每次时代变迁,率先看到财富缝隙并采取行动的人,获利最丰。越往后,收益越低。股市、楼市、比特币……莫不如此。

如今,我们似乎又站在了时代的变革点。我们这一代人,或许有机会能见到一个新兴超级大国的强势崛起,也或者会见到一个大国的轰然倒下和痛苦挣扎。

而房地产,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还是,

2019 年还值得我们继续对它心怀期望?

如何找到 2019 年的财富缝隙,明天上午 11:30,微信群讲座。免费通道加微信:b91577 或是 i91577,仅限 100 人。

参考:

房产大象:土地流拍创造历史峰值,房地产的新周期要开始了吗

北京青年报